“根本就不喜欢殷凯,想和他结婚,只是想寻找一个归宿感。”顾若熙道。

“结婚本就是找个家。殷哥哥我从小就认识,妈咪又当我是亲生女儿,嫁给殷哥哥是很好的选择!”

“但不爱他。”

“若熙,我很爱殷哥哥的。”

“那是亲情。”

“亲情也是爱啊。很爱的儿子,难道那不是爱?”

“可馨,这是什么思想?”

安可馨耸耸肩,“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有的时候经常想,亲情的爱和爱情的爱,有什么不同?都是爱!只是最主要的差别在于,不能上床而已。”

“……”

顾若熙服了,彻底不知道该说什么,纠正安可馨的思维。

“总之,可馨,我不会让破坏殷凯和轻雪的关系!”

“我为什么要破坏?现在不同意乔轻雪和殷凯结婚的人,是妈咪!不是我!”

甜美女孩小碎花裙俏丽生机写真

“所以到底做了什么?”

顾若熙盯着安可馨的眼睛,虽然安可馨矢口否认,但直觉就是告诉顾若熙,安可馨一定做了什么,不然完全不附和安可馨的个性。

安可馨看向门口的方向,很多佣人都奔过去,恭敬迎接。

“若熙,我哥回来了。”

顾若熙回头,便看到陆羿辰身材高俊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目光寻找一圈,之后落在顾若熙身上。

陆羿辰对顾若熙一笑,张开双臂。

安可馨凑近脸颊羞红的顾若熙,“还不过去?打电话不是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都十多个秋了,还不快点扑上去。”

顾若熙走向陆羿辰,一直忍着,不要当众太让人笑话,在靠近了他,清楚嗅到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时,还是没忍住,直接扑上去,一把抱住他。

“总算回来了。”

“不过才四天。”

“可我觉得好久好久了。”她靠在陆羿辰的肩膀上,双手紧紧搂住他性感的窄腰。

一旁的佣人都低着头笑,徐阿姨赶紧对佣人们挥挥手,大家便赶紧各忙各的去了。

陆羿辰笑着附在顾若熙的耳边小声说。

“我也是,感觉过了好久好久,每天都盼着早点结束工作,能早点回家。”

“赶紧上楼洗澡换衣服,殷伯母来了,我们开饭。”

“这么着急吃饭,想要晚上的时候……”他的话没有说下去,薄唇轻勾,带着坏笑。

顾若熙脸颊一红,嗔怪瞪他,“就不能正经一点。”

陆羿辰搂着顾若熙的纤腰,一步步上楼。

“就只跟不正经。”

“这个样子,经常带着各路美女团队出门,我怎么放心。”

“陆太太不放心,随时欢迎二十小时跟踪查岗。”

“我才不要,像个怨妇似的。”

一进门,陆羿辰便拥抱住顾若熙,急不可耐地吻上她的娇唇,抒发几日不见的深深思念。

顾若熙也热情回应他,恨不得将所有的思念,都用这个缠绵的深吻全部发泄出来。

一直到彼此都气喘吁吁,才不舍放开对方。

他还拥着她的腰肢,靠在墙壁上,声音沙哑蒙上情欲的味道。

“我真想,现在就要了。”

顾若熙脸颊烧红,目光也迷离暧昧,“都在等着我们吃饭,还是不要了。”

陆羿辰笑起来,在她的脸颊上,轻轻啄一口。

“老婆在家等着吃晚饭的感觉,超赞的。”

顾若熙抿嘴一笑,推着陆羿辰去浴室,“快去洗澡了。”

顾若熙正要转身去帮陆羿辰找干净衣服换,手腕一紧,直接被陆羿辰拽入浴室。

“天气这么热,一起洗。”

“……”

晚上的时候,顾若熙香汗淋漓地伏在陆羿辰的怀里。

她低声对他说。

“我总觉得,可馨在殷凯和乔乔这件事上,好像做了什么,悄悄探探话。”

“她能做什么?”陆羿辰不解。

“我也不知道,总觉得,可馨好像有什么事瞒着大家。”

“嗯,有时间,我跟她谈谈。”

次日一早,顾若熙和陆羿辰一起去了公司。

顾若熙要重操旧业,她本身也十分喜欢服装设计,陆羿辰便准备为她开一个服装设计工作室。

陆羿辰将顾若熙的工作室,设在他办公室的同一个楼层。

他说,“这样我们就天天能见面了。”

“见的太多,不腻的慌?”

陆羿辰慎重想了想,“如果我们长寿的话,还有40年的时间,也就是14600天。”

见陆羿辰数学张口就来,顾若熙还是觉得小王子的数学天份,很像陆羿辰的。

“一万四千多天,实在太少了。”

“或许我们还能再活个50年。”

“那也不过才多三千多天。”

顾若熙不禁笑起来,“陆大少爷不会想长生不老,做老妖精吧。”

“就是老妖婆。”

陆羿辰也笑起来。

这个时候,有人敲门。

陆羿辰将脸上的笑容收拾干净,恢复一贯严肃又冷冽的神情。

顾若熙便也坐到不远处的沙发上,看着陆羿辰草拟的工作室成立的一些策划。

进来的人,竟然的米米,她拿着一份辞职报告,走到陆羿辰面前。

米米知道,顾若熙在这里,故意选择这个机会,为自己洗白。

“陆总,我已经写好了辞职报告。”

米米将辞职报告放在陆羿辰的办公桌上。

陆羿辰冷着脸,看都没看米米一眼,“嗯,知道了。”

米米有些尴尬,“既然陆太太在这里,我就先出去了,不打扰了。”

顾若熙站起来,走到陆羿辰的办公桌,拿起辞职报告,笑着走向米米。

“米米。”

米米停下脚步,“还有事吗陆太太?”

顾若熙笑着将辞职报告还给米米,“陆少不接受米小姐的辞职。”

“为什么?”

“因为还没找到合适的韩语翻译。”

“昨天找来的韩语翻译,已经上班了。而且,我家里那边,也在等着我回去接手生意。”

“米小姐应该更想历练吧。”

米米没说话,精致的五官上带着一种有些尴尬,又有些为难的表情。

“回去上班吧,米小姐,我们大家今后还都是朋友。”

米米看了顾若熙一会,有些落魄地转身出门。

陆羿辰靠在老板椅上,望着顾若熙,“熙熙,太善良了。”

顾若熙回头,对陆羿辰大大一笑,眸子里好像坠入阳光一样的明亮。

“善良吗?”

“她之前那样算计我们,还原谅她。”

“我有说原谅她了吗?”

“那是?”

“她不是喜欢吗?想鸠占鹊巢,将我从陆太太的位置上赶下去?我就要她天天看见,我们一起上下班,在一起如胶似漆的样子。”

“……”

陆羿辰脸色木讷地望着顾若熙。

“别问我怎么这么腹黑,和学的。”

“……”

陆羿辰越来越觉得,这个小女人,有点要脱出掌控的敢脚。

“熙熙,我还是觉得,我们现在开工作室可以延后,不如先要个老二更重要。”

顾若熙想了想,“我们要老二也有一段日子了,明天陪我去医院做下体检吧。我有些担心,会不会因为上次小产……”

顾若熙的声音,轻轻颤抖了一下,努力笑着说,“或许身体还没恢复好。”

陆羿辰心疼地拥抱住她,柔声对她说。

“好,明天陪去医院看看。”

本来想第二天去医院做检查,顺便再看看慕容兰,听说她住院了,还因为精神方面的病。

顾若熙很担心,是不是席初云对慕容兰做了什么过份的事,才导致慕容兰精神方面受到了创伤。

没想到,哥哥的花店出了事,被人一直闹。

有个客人在哥哥的花店摔了跤,头正好撞在楼梯扶手上,破了一条长长的口子,去医院缝了针,对方以毁容的名义,要求哥哥给一笔钱补偿。

“若熙妹妹,对方要十万块,不然就堵在店门口不让做生意。哥的意思是,那里有没有钱?先借我用一下,我会还给的。”

“十万块?借?哥,爸爸留给的钱呢?”

顾若熙更关心,父亲留下巨额遗产,哥哥会拿不出区区十万块钱?

“这个,那个……存起来了,死期。”

“哥,别说谎!我现在去店里,我们当面说。”

陆羿辰开车带顾若熙去了花店,就看到不少人堵在店门口,为首的人头上还包裹着厚厚的纱布。

那男人还嚷着,“谁不知道,们家很有钱,会拿不出十万补偿?妹妹可是陆太太!豪门阔太。不拿钱,我们就这样耗下去。”

“既然知道他妹妹是豪门阔太,们还敢闹事!”

陆羿辰阴恻恻的声音传来,吓得围堵的人群,当即让出一条路来。

陆羿辰和顾若熙走过去,陆羿辰冰冷的目光横扫了一眼众人。

男人当即换上恭敬的笑脸,口气也缓和不少,抚摸头上的伤口说,“我还没娶媳妇,现在破了相,总要给我一些补偿吧!何况是在店里摔的跤,店里完全有责任。”

顾若熙看着顾若阳,顾若阳赶紧低下头。

“哥,的钱都哪里去了?”顾若熙低声问。

“真的存起来了。”

“冰冰!说。”

沈美冰紧紧挨着顾若阳,也低着头,“我不知道,若阳哥哥管的钱。”

“那么大一笔钱,到底做什么了!快点说实话!”

顾若阳抓紧沈美冰的手,心虚地低着头,就是不肯说。

“真的,真的存了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