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初云决定寻找慕容兰。

不是冲动的决定,而是一直以来,都一直有这样淡淡的念头。

只是之前,一直都没有决定下来,也是没有真正忘记当年慕容家的背叛。

但现在……

有些东西,似乎都已经看淡了,有些事也不那么在乎了。

人的心境真的很奇怪,或许在觉得有一些东西更重要的时候,原先一些看重的,不可原谅的人和事,就也都变得淡化了,也可以轻易改变自己的想法了。

穿上衣服,开车出去。

他直接驱车去了乔轻雪的住所,坐在车里,没有下车,静静看着亮着灯火乔轻雪家的方向,沉默无言。

从那个女人,离开陆羿辰那里的时候,他就知道她的藏身之处。

一直没有出现,没有将她从那里带走,不是真的害怕被记者拍到,而是……

他在那个女人面前,真的已经没有勇气去面对她的抗拒和抵抗。

他已经害怕了她的伤心难过,害怕见到她那一双不开心的眼睛。

衣袂飘飘身段优美跳舞女孩唯美图片

“为什么我就不能放下?”他忽然问自己。

“难道我真的要放下?”他又问自己。

“可真的不想放下。”

忽然启动车子,调转方向,离开了这里……

夏紫木刚刚离开公司,就看到乔沐风等在公司外面,还主动和她打招呼。

“刚回来,怎么就工作这么晚?还没吃晚饭吧,我带去。”

乔沐风打开车门,夏紫木却站定脚步,看着乔沐风,不说话。

“怎么了?还不饿?”

夏紫木还是不说话,她的头发长长了,已经到了耳际,更多了几分女孩子的温柔。

只是夏紫木的目光,总是冷冷的,让乔沐风很不能适应,但也都笑着面对。

“紫木,公司的事不要太拼,还是身体重要。”

“我晚上就不吃了,已经过了吃饭的时间。”都晚上十一点了,这个时间吃饭,对身体,对身材的保持,都是大忌。

虽然从前她从不会在意这些,但是现在,她想要改变一下自己。

“多少总要吃一些,不能将身体累垮了。”乔沐风还是温声软语地劝她。

夏紫木却转身,脚步走的很稳很慢,只有这样才不会被人看出来她有瘸拐。

“去哪里?”

“我自己有开车的。”

“我带去吃饭,然后送回家,明天早上再去家接,送来公司。”乔沐风追上去。

“不用了,还要忙公司,我不想麻烦。”

“和我非要还这么客气!”

“晚上我不吃东西了,我的体重现在有点超标,我要减肥!”最近一直都在养身体,她真的胖了很多。

“减什么肥,谁说胖了!”乔沐风拦下夏紫木。

“我自己说我自己胖了,自己看着不好看,我自己想要减肥,跟谁说我,谁用什么眼神什么目光看我都没有关系!”

夏紫木的话说的很冲,当即让乔沐风不知道该说什么。

“紫木……”

“现在顾顾的情况很不好,怎么不去看看她?还有,顾顾的胃口也不好,应该去给她送饭才对,大晚上跑到我公司楼下来等我,很不应该。”

“紫木!”乔沐风真的有些恼了,“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这么固执!”

“对!我就是这么固执的人。”

夏紫木冷声喝了一声,紧接着,她的声音忽然软下来一些,“沐风,现在陆羿辰进去了,顾顾正是孤单难受对时候,现在真的应该去陪陪她。”

“沐风,知不知道,顾顾现在真的很需要人陪伴,这个时候去陪着她,她会很感动的。顾顾的性格,我很了解,她对那些在她最艰难的时候,陪在身边的人,总是感激的恨不能一辈子偿还。”

“当年陆羿辰出现的时候,就是在她最艰难的时候!说当年,努努力,不那么优柔寡断,犹豫不决,不那么总是顾及她的想法,什么都不敢做,当年出现在她身边的人就是啊。”

“那就根本没有陆羿辰什么事了!他们才认识多久,还是们的感情稳固长久,们可是青梅竹马……”

“紫木!清不清楚,现在到底在说什么?”

“我当然清楚我在说什么!难道就没想过吗?当初在阿姨生病的时候,顾顾缺钱的时候,总是要帮顾顾,却因为顾顾的拒绝,怕顾顾觉得是可怜她,怕她想太多,畏首畏尾,什么都不敢做,最后呢?却给了陆羿辰乘隙而入的机会,他英雄救美,俘获芳心,抱得美人归,就没有后悔过?就没有悔不当初!”

夏紫木质问得乔沐风说不出话来了。

“机会不会一直等着,爱的人也好,还是爱的人也好,一直都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的时候,那么将来也就一直可有可无,永远不会有真实的存在意义!”

“紫木,说这些话,到底什么意思?”乔沐风拧眉等着夏紫木,忽然有些察觉了,这么长时间,夏紫木好像一直都在撮合他和顾若熙。

话里话外,都是在怂恿他去找顾若熙。

原先,他觉得夏紫木是说气话,但现在看来,是夏紫木确实有这个想法了。

“我不想干什么,也没什么意思!就是想敲醒,让明白,谁才是真正想要的!不要因为愧疚,因为想要偿还我,一直出现在我的身边,浪费的时间!”

“的机会现在来了,就在面前,现在就应该出现在她身边,而不是站在这里要带我去吃宵夜!”夏紫木说完这番话,忽然觉得心情很轻松,脸上也多了点笑容。

“还不快去吗?她现在就在乔乔家里,现在去,正好可以安慰她。”

“夏紫木!我们现在是夫妻的关系,跟我说这种话合适吗?”

“合不合适,我都说了,也正是我最真实的想法!们跟就应该是一对不是吗?正是我的出现,我那该死的单,才毁了们一段好姻缘!如果没有我,很可能们已经在一起了!”

“我之前不知道喜欢我,若熙也不知道!可我们还是没有在一起!这一切怎么能和有关系!不要将所有的过错都归咎到自己的身上,这样的想法,很可怕知不知道!”

“或许之前,们是有缘无份,但是后来顾顾离婚,们在一起虽然没有见面,还一直有联系,那时候,我知道的,顾顾要不是顾及我的想法,很可能就接受了!”

“不要再说这种话了!”乔沐风多一句都听不下去了,但夏紫木还是要说。

“现在顾顾和席初云的婚礼也毁了,陆羿辰也进去了,这么好的机会还不抓住,要干什么?难道不喜欢她了?不想跟她在一起了?乔沐风,是不是傻了!这么好的机会,还不抓紧抓住!”

夏紫木忽然喊起来,“我已经做了那么多了,就是希望们能在一起!不要让我失望!我造成的结果,我来弥补!”

“我希望们在一起!希望看到我在意的人,能够幸福!错误从我开始,从我结束!”

乔沐风吃惊地看着几乎失控的夏紫木,忽然有一些东西在心里渐渐清明。

“这么长时间以来,紫木跟我说实话,祁少瑾和若熙的照片,还有那些网上诋毁若熙的言语,还有陆羿辰和若熙在花店的照片绯闻,是不是都是发出去的?”

乔沐风虽然这么问着,但心中已然肯定了这个猜测。

夏紫木瞬时脸色煞白,讷讷地看着乔沐风,没有否决,也没有承认。

但她的这个表情,就已经给了乔沐风肯定的答案。

“原来,真的是。原来真的是!”乔沐风低吼起来。

夏紫木努力地仰起头,努力不让自己失去站在这里的力气,努力让自己依旧倔强地坚强。

“是我!确实是我!是我知道陆羿辰经常去花店,才让狗仔埋伏在那里!没想到顾顾也去了,正好就都拍摄了下来!都是我做的,确实都是我做的!我那么了解顾顾,我当然知道,她真正爱的人是谁!我当然全都知道!都是我,都是我!”

“夏紫木,是不是疯了,是在害的好朋友,的好姐妹!”乔沐风也失控了,真的不敢想象,一直都将顾若熙当成小孩子保护的夏紫木,会做出那么伤害顾若熙的事。

“我就是要毁掉她的婚礼,同时也毁掉她和陆羿辰,这样才有机会啊!们的关系才有机会缓和,们才有机会在一起!我做的这一切,也都是为了们!为了们!”

乔沐风一把抓住夏紫木的肩膀,用力的摇晃她。

“是不是疯了!我们怎么可能还在一起!是不是疯了,才做这一切!”

“或许吧,我是疯了,在明知道心里真正爱的人是顾顾的时候,我还选择嫁给的时候,我就是疯了!不对,在我明知道一直爱的人都是顾顾,我还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的时候,我就是疯了!”

“夏紫木,我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人!”

“抱怨我?我也是为了挽回一切的错误,希望们能在一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