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的议论声落入年轻人耳朵里,年轻人的脸色也愈发的难看了起来,心中大为着急。

他将目光放在李天身上,问道:“大哥,到底能不能救活我爷爷?”

“应该能……”

李天随口回答一句,还没从疑惑中反应过来。

他刚检查了下,老爷子的心脏已经恢复了跳动,按照道理来说,现在应该是要苏醒了才是。

但此时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肯定是哪里出了点小问题。

从一开始李天的自信,到现在不确定的“应该能”,却让年轻人对李天彻底没了信心。

眼镜男抓住了机会,又跑了过来,查看老爷子的身体情况,结果让他倍感震惊。

原来已经骤停的心脏,此时竟然恢复了跳动!

这说明李天的针灸和推拿确实有奇效!

但眼镜男很厌恶李天,决计不可能把这实情说出来。

这个世界上就有这么一类人,自己没本事,还见不得别人好!

空灵气质水瓶座美女柔美朦胧感写真

他抓住了机会,只要心脏还在跳动,就有复苏的希望!到时候,他救活这个病人,对自己的声望,绝对是一个极大的提升!

“依我看还是赶紧送医院为好!只要送到医院,我有八成把握救醒老爷子!”

于是,眼镜男连忙出声建议。

年轻人也顾不得想,怎么样都行,他只想救醒自己爷爷。

正在这时,李天脑子里灵光一闪,忽然一动,一把将老爷子扶起,飞起一掌拍在老爷子后背上。

“做什么!”

年轻人惊跳而起,没料到李天会这么做,这可是他爷爷,怎么能让人这样打!

“咳咳……”

忽然,耳畔边传来咳嗽声,年轻人扭头看去,便看到老爷子吐出一口浓痰,缓缓睁开眼睛。

“爷爷,……终于醒了,刚刚吓死我了。”

年轻人当场回魂,神情激动地抱住老爷子。

“小俊,轻点,再摇两下,我这老骨头就要交代在这儿了!”

老爷子在鬼门关走一遭,倒是保持着冷静,还有心情开玩笑。

这话一出,年轻人才连忙松开老爷子,仔细打量,确定他爷爷没事,才长长舒了口气。

老爷子则是转过头来,以为是距离他近的眼镜男救了他,很是真诚地说道:“是救了我吧?大恩不言谢,我就不多说什么感激话了!从今以后,就是我的朋友!”

这话说的,好像能成为他的朋友,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

“爷爷,救您的不是他,而是这位大哥!这大哥医术实在是太高明了,只用了几根针,便把您救活了!”

年轻人反应过来,指了指李天,话语间对李天很是推崇。

老爷子先是一愣,旋即反应过来,面露几分尴尬神色。

但毕竟见惯了大场面,很快老爷子便回过神来,将目光转移到李天的身上。

看李天这么年轻,心里颇为诧异,但他没表现在脸上,和善地看着李天,说:“小伙子,年纪轻轻就如此了得,以后可谓前途无量,这次……”

说到后面,老爷子不由语塞,刚刚他认错人,将感谢的话说给眼镜男听,再重复很是不妥!

李天看出了老爷子的纠结,笑了笑,“老爷子,运气不错,不过随时都有复发的可能,建议早日做手术为好!行了,这也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一步。”

说完,李天转身要走。

老爷子正准备要怎么感谢李天,却没想到对方直接就要走,连忙用眼神示意自己孙子。

年轻人心领神会,凑到李天身边,抱歉道:“大哥,刚刚我的态度不是很好,还请原谅。”

“不会,也是心系爷爷病情。”

李天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放心上。

而围观的人,见李天真的把人救活,一下就改变了风向,是赞扬声。

“还是咱们老祖宗留下的中医厉害,随便几下,就把人救活了!”

“可不是,这年轻人了不得啊!我家那杜枫,要是有人家一半我死也瞑目了……”

“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年纪轻轻医术竟然这么高明!听说这中医挺难学的,也不知道他是跟谁学的,我都想去拜师学两手了。”

“……”

眼镜男脸色难看,这些称赞的美好话语,就好像是无情的耳光,重重地抽在他的脸上!

他之前还嘲讽李天装神弄鬼,又说中医是骗人的鬼把戏,现在老爷子彻底醒来,他没脸在这停留,很是憋屈地钻进人群,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年轻人对李天十分感激,诚心邀请,“大哥,有时间吗?交个朋友呗,一块吃顿便饭,我也好感谢救了我爷爷的恩情!”

“我现在没什么时间,还是算了吧。”

李天对这个年轻人很有好感,孝顺长辈的人,心眼肯定不会坏到哪里去。

但他不想因为救人一命,就理所当然地以恩人身份自居,他治病救人,看缘分。

年轻人见李天一再推脱,知趣没有再说下去。

李天与他年纪相仿,却有着一手化腐朽为神奇的医术,肯定不是一般人。

这样的人物,能遇见已经是机遇,若是强求,反而不美。

想了想,年轻人拿出一张名片,“这上面有我电话号码,大哥有时间,可一定要给我打电话!”

“行吧。”李天无奈一笑。

之后,年轻人还要给李天诊金,但李天婉言拒绝了,年轻人更是无奈,没想到这天下还有这种人,诊金都不要的吗?

李天并不知道他心头所想,交代了年轻人几句老人该注意的,确定年轻人记清楚后,才告辞离去,连年轻人要他留个联系方式都没有答应。

看到李天缓缓离去的身影,老爷子眼里泛起一抹复杂神色,感慨道:“华夏地大物博,果然是卧虎藏龙啊!今日若非是遇到了这等高人,我这老命怕是不保了。”

“可惜,没能留下他的联系方式。”年轻人在旁遗憾道。

“呵呵,这等高人,能遇到便是机缘,既然对方不愿留下姓名,说明是不想与我们结识,强求不得,以后若是有缘,自会相见的!”

老人浑浊的双眼泛起睿智的光芒,而他的心里,更是有一种直觉,这个年轻人,以后必然会再次遇到!

到那时候,再报救命恩情也为时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