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小子,你……你……咳!咳!咳!”

白老爷子一口气没接得上来,气得连咳几声。

“我的亲爷爷,您老儿悠着点儿呢。”

白默连忙放下碗筷冲了上前,给白老爷子顺着胸口;生怕白老爷子一个不得气,给气昏厥了。

“臭小子,你娶了朵朵,给我当孙媳妇还差不多!”

白老爷子借机将自己心头所想给说了出来。也想试探一下他们两人彼此之间的所思所想。

“娶她?呵呵,那我宁可去搞基,或是当光棍儿!”

白默痞气不羁着腔调说道。

可说者无意,听者却有心了。

袁朵朵原本就有着一颗自卑的心,听白默这么一说,她的心尖狠狠的一疼。

她憧憬过麻雀变凤凰的美梦,也希冀着自己这个灰姑娘能被一个高贵的王子看上,可当面对白默的这一刻时,袁朵朵才意识到:暗恋上一个高贵的王子,这灰姑娘的心该得有多疼!

见白老爷子朝自己看过来,袁朵朵立刻低下头来喝汤。她知道白老爷子是真心对她好的,只是……

甜美冬日漂亮美眉户外沁人心脾写真

“臭小子,你从小就口是心非,你当爷爷不知道啊!”

白老爷子故意打圆场道。他心疼袁朵朵听了白默的话会难过。

“那您想让我怎么证明‘口是心也是’?您要非逼着我娶她,我挥刀自宫好了!这样总可以表达我的真诚了吧?”

白老爷子越是使劲儿的撮合,白默就越发的叛逆。说出的话也就不堪入耳。

袁朵朵满嘴的牙都快咬碎了。

她知道白默不喜欢她,但却不知道白默这么的厌恶她。

他能跟她坐在一个餐桌上吃饭,想必完是为了讨好白爷爷吧。

“爷爷,我吃饱了……要回去了。爷爷晚安。”

跟白默坐在一起,袁朵朵如坐针毡。白默的每一句话,似乎都狠狠的扎在她的心尖上。

“这就饱了?你还没怎么吃呢。”

白老爷子能够感受到袁朵朵的殇意。

“靠,袁小强,你该不会是被我的话给气饱的吧?这么小心眼儿?还自称自己是打不死的小强呢!”

白默又是一声挖苦。

“放心吧,你的话气不到我的!我宁可给麦维民当情一妇,也不会嫁给你这种纨绔子弟的!”

袁朵朵真的是被白默给气糊涂了,才一时口无遮拦的在白老爷子面前说出这番话的。

麦维民在二婚之后,曾经来搔扰过袁朵朵几回。在看到袁朵朵依旧还是单身的小姑娘时,竟然不知廉耻的提出让她给他当情一人。被袁朵朵狠狠的扇了一耳光拒绝了。

袁朵朵知道,自己不应该如此狼狈的跑出白公馆的,那样只会让白默更加的看不起。同时也会让白老爷子觉得她是个不干不净的女孩儿!

都已经不重要了!自己已经不需要在白老爷子面前维系什么良好的形象了。

倒不如让白老爷子认为自己是个心机又肮脏的女人好了!

其实在白公馆的那些日子里,袁朵朵也能隐隐约约间感觉到白老爷子想撮合自己跟他的爱孙。

估计是觉得白默做了那种对不起她的事,对她表示愧疚,想用这种最古老的将错就错的办法来弥补什么。

可是白老爷子的好意,袁朵朵真的要不起!

******

昏暗的豪包里,一字儿排开着十多个或浓妆艳抹,或不施粉黛,或清水出芙蓉的女人。

太子爷今晚要选妃子,那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可以一步登天,从麻雀变成凤凰。

所以整个夜莊都轰动了。各种环肥燕瘦济济一堂。

一瓶拉菲入喉,白默到不是很醉,或许是很长时间滴酒不沾的缘故,恰好的醉眼迷离。

他看到了一个女人,一个身穿雪纺裙,且长及脚踝的女人。

白默记得袁朵朵喜欢穿长裙,而且都是这种长及脚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