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宗是柳家的定海神针!

此刻老祖宗回归,柳氏神山一片欢呼声,族人们在广场上磕头行礼,一个个激动不已。

当柳涛从祖宗塔里走出的时候,族人们呼啦一下子拥了上来,感激又敬畏的行礼拜见。

“族长,你能把老祖宗追回来,我们柳氏家族的大事记上,肯定要记你一功!”

柳六海大笑着说道,神色也非常激动与兴奋。

柳涛得意的捻须一笑,不做解释。

此刻族人们都一脸崇拜的看着他呢,正是竖立族长威严的时候,他打死都不会说其实是老祖宗自己回来的,而且顺路还捎带了他一程。

“大家都好好修炼吧,老祖宗在天之灵,一直看着你们呢!”

柳涛大声说道,族人们当即散去,一个个开始修炼了起来。

但此刻每个人都修炼的格外有力,精气神饱满,仿佛打了鸡血一样。

柳六海见状笑道:“老祖宗一回来,大家就有了主心骨,修炼都有力了!”

这时候,柳二海,柳二泉,柳天河三人也来了,看到了祖宗塔,一阵惊喜,围着柳涛一阵好奇八卦,想知道柳涛是如何追回老祖宗的。

爱动物的小女仆

柳涛大概提了几句星空厮杀,然后潜入天龙神朝伪装大内高手龙卫的事,最后扛走了老祖宗,几人听得心潮起伏,对柳涛这个族长无比佩服。

“咦?大海呢?大海哪去了?”

柳二海忽然问道,左右探头寻找,没有看到柳大海。

柳涛神秘一笑,道:“大海被老祖宗安排历练去了,估计老祖宗要把他培养成大帝吧!”

“嘶!老祖宗好偏心啊!”

柳六海叹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发现我失宠了,大海好像成了老祖宗最爱的崽!”

柳二海眨了眨眼道:“似乎是从地球回来开始……”

柳涛瞪了一眼柳二海,能不能不要补刀,没看到六海这个醋坛子已经翻了吗。

看到柳六海张嘴还要再说些什么,柳涛换了话题问道:“我们没在的这段时间,家族里有没有事发生?”

柳六海闻言,神色一震,兴奋的道:“族长,你们走后,域外高手降临了不少,一个个都想来我们柳氏神山趁火打劫。”

“我一个打三个,杀了一个准帝,打跑了两个准帝,打爆了几十个神灵,一巴掌拍死了几万个降临者,他们这才退兵罢战。”

柳涛听得目瞪口呆,六海这么凶的吗?

他看向柳二海几人求证。

柳二海点头道:“没错,六海的确出了大力!”

柳二泉也笑道:“如果没有六海,只怕敌人现在还在围攻我们柳氏神山呢。”

柳天河认真道:“六海很强!”

看到三人都在保证,柳涛信了,对柳六海竖起了大拇指赞道:“六海,好样的,老祖宗在天之灵看到了,一定以你为傲!”

柳六海闻言,笑得合不拢嘴了。

眼珠子一转,道:“咱们去祠堂拜拜老祖宗吧,一段时间没见老祖宗了,真的好想他啊!”

“而且幽冥入侵,宇宙大乱,不知道老祖宗有没有安排。”

柳涛点头,众人面色变得严肃,急忙往祠堂而去。

远处,血河大帝三人跑来要拜见老祖宗,却被柳六海轰了回去。

“大人有事要忙,小孩子别闹,快回去好好修炼!”

血河大帝三人一阵无奈,眼巴巴的看着柳六海等人走进了祖宗塔,满脸羡慕。

柳六等人刚一走进祠堂,就发现柳东东在盘坐修炼。

在随祖宗塔回来的路上,柳涛便已经见了柳东东,柳六海却是第一次看到柳东东,发现他无碍,顿时放下心来。

“东东啊,以后要努力修炼,谁再敢对老祖宗不敬,你就一拳打死他!”柳六海道。

柳东东躬身点头:“请族长和长老们放心,东东一定好好努力,不辜负老祖宗和大家的期望,守护好老祖宗。”

几人都欣慰一笑。

柳东东看到柳涛等人要开会,当即退了出去。

柳涛一挥手,在祠堂里布置了屏障后,几人走到了老祖宗的神位前,磕头行礼跪拜。

“老祖宗在上,子孙们来看您来了!”

“那日看到恶贼把老祖宗抗走,子孙们忧心如焚,这段时间都瘦了。”

“如今老祖宗安然回来,子孙们又可以睡个踏实觉了,感谢老祖宗!”

“感谢老祖宗!”

几人一起磕头,向老祖宗行礼,送上大大的孝敬值。

便在此时。

祠堂里空气陡然变得压抑,厚重,空气都粘稠了起来,一股浩瀚的威压在弥漫。

几人急忙抬头一看,却不由一惊。

不知什么时候,老祖宗钻出了棺材,无声无息的盘坐在青铜古棺的棺材板上,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这是老祖宗的意念分身,所以面容清晰可见。

柳二泉不知道老祖宗复活的消息,此刻一看到棺材板上的老祖宗,吓得大叫一声。

他惊恐的喊道:“族长,快!老祖宗诈尸了,黑驴蹄子呢?在哪儿?!……”

他连滚带爬,终于在窗户边的桌子下找到了黑驴蹄子。

黑驴蹄子又大又粗,上面还有黑毛。

柳二泉惊喜的抓起黑驴蹄子,一声嘶吼:“诈尸?!看我黑驴蹄子镇压!”

说话间,在柳涛和柳六海等人惊骇的表情中,柳二泉拿着黑驴蹄子,就往棺材板上的老祖宗嘴里塞了过去。

“二泉,住手!”

“不要!”

“快停下!”

几人都吓得脸色大变,柳六海更是急的一掌拍了出去。

轰!

一声响,柳二泉被打飞了,这一掌,柳六海留了力,否则他准帝的一巴掌,足以打的柳二泉灰飞烟灭。

但饶是如此,柳二泉也被打的吐血翻滚。

他起身后,手里还抓着黑驴蹄子,茫然道:“为何打我?!”

柳六海等人不知如何解释,脸色焦急又惶恐的向老祖宗磕头道:“老祖宗在上,请您原谅二泉,他还不知道您老人家已经复活了。”

“啊?!——”

柳二泉惊叫了一声,眼睛瞪大,望着盘坐在青铜古棺的棺材板上的老祖宗,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老祖宗柳凡微微一笑,对柳二泉点出一指,一道温和的气息打入了柳二泉的身体中,柳二泉的伤势顷刻间复原。

“以后,切不可再鲁莽了!否则,老祖宗会打屁屁的!”

柳凡笑道,非常温和。

柳二泉身子一颤,老祖宗真的活着,老祖宗没死!

天哪,那自己刚才给老祖宗塞黑驴蹄子!

柳二泉惶恐了,脸色一白,脑海里急忙闪过无数个急救方案,最后,终于找到了应付此种情况的最佳方法。

只见他“啊”的大叫一声,眼眶蓦然变得通红,泪水哗啦啦流下,从远处边磕头边爬了过来,匍匐在柳凡的脚下。

“呜呜呜,老祖宗,看到你活着,子孙我我我……嗝!”

柳二泉抽噎哭泣,激动的浑身颤抖,话说了一半,忽然身子一抽,面色涨红呆滞,眼皮一翻,啪的一下子晕倒在地。

柳二海一惊,感知了一下柳二泉的身体状况,道:“二泉太激动了,以致于晕了过去,没有大碍!”

说着话,他输气帮助二泉,想要唤醒他。

然而,半天后,柳二泉依旧昏迷不醒,柳二海吓了一跳,手足无措,一副焦急的模样,不知如何是好。

但细看他的眼睛,却发现柳二海丝毫不慌,甚至一副了然的模样。

柳涛和柳六海感知了一下柳二泉的呼吸和心跳,也不由对视一笑。

二泉这个机灵鬼,怕老祖宗责罚,这是在装死啊!

他们也不点破,当做看不到。

毕竟,在座的诸位,谁没在老祖宗的面前演过戏呢,大家都心知肚明,不点破罢了。

棺材板上,柳凡盘坐,看着几个子孙表演,一阵无语。

你们是当老祖宗瞎呢,还是当老祖宗傻。

“去,把二泉的裤子褪下来,揍三百下!”柳凡笑眯眯的道。

“是,老祖宗!”柳六海反应最快,积极表现,挽起袖子,就要动手。

但这时候。

柳二泉忽然悠悠醒来,眼中满是迷茫之色的道:“我在哪儿?我是谁?我刚才做了一梦,梦到老祖宗复活了,然后我对老祖宗不敬。”

“但是,老祖宗非常仁慈,不但没有罚我,还给我奖励了一部功法神通!”

说到这里,似乎终于回神了,“呀”的惊叫一声,转身向棺材板上的老祖宗磕头不断。

“老祖宗真的复活了啊,天哪,我好开心,我好激动,老祖宗,我爱你!”

柳二泉磕头如小鸡啄米,面色激动而兴奋。

这一串表演,精彩绝伦,非常逼真。

柳六海愣住了,柳涛等愣住了。

棺材板上,柳凡也愣住了。

良久后。

柳凡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二泉啊!”

“哎——!老祖宗,小泉儿在呢,这儿呢!”柳二泉急忙大声应道,一脸恭敬讨好的笑容跪着移动,来到了在了柳凡的身前。

柳凡摸了摸柳二泉的脑袋,笑道:“老祖宗想给你颁个奥斯卡影帝奖!”

柳二泉不懂奥斯卡影帝是啥玩意儿,但听到里面带了个“帝”字,顿时惊喜道:“老祖宗要帮我晋级大帝吗?好啊好啊,感谢老祖宗赏赐!”

砰砰砰,又是一顿磕头。

柳凡的手掌,微微一颤,深吸一口气,道:“真是一个机灵的小家伙啊!”

“你的表演天赋和装傻充愣的能力,让老祖宗也感到惊讶!”

“老祖宗送你去一个地方吧,在那里,你绝对可以证道大帝!!”

柳二泉惊喜道:“请问老祖宗,那个地方是什么地方?”

柳凡神秘一笑,道:“那是一个修炼‘演’道的地方……此道修成之后,可另类的无敌天下!”

“演道?那是什么道?”

“演道,就是一身实力全靠演,谁演的像,演的逼真,谁就是高手,对敌的时候,不需要出手,演一演,就无敌了。”

柳二泉大喜,这个他擅长。

于是急忙磕头,求老祖宗送他过去。

柳凡点头,挥手撕裂虚空,然后一把抓起柳二泉,一把丢了进去。

柳涛和六海等人目瞪口呆,吞了口唾沫。

二泉就这么没了?!

看老祖宗刚才的动作,怎么感觉很嫌弃的样子,仿佛在扔垃圾一样?

柳凡察觉到了几个子孙的表情,慈祥一笑,道:“二泉归来的时候,不是大帝,就是祖境,你们放心吧!”

说完后,柳凡表情一肃,道:“宇宙大乱,太虚幽冥入侵,我们要积极备战。”

柳涛等人凝神,大声回道:“请老祖宗下令!”

柳凡道:“上次的六千八百个有不死之身的族人,从中挑选出三千人,给我送来,老祖宗我要重点培养后,带他们去一个地方参加一场试炼。”

幽冥主宰的那场试炼,柳凡打算顶替死灵老祖潜入的时候,让自己的子孙去谋取机缘,夺取造化。

所以,族人的修为和功法,需要短时间内变为死灵之力。

“你们几人也准备一下,进入炼狱空间修炼,尽快提升实力。”

“是!”

几人心神一震,立刻行动起来。

来到了广场上。

一炷香后。

广场上,柳涛已经集合了三千族人。

这三千人,是按照老祖宗的要求,从上次和天龙神朝在黑水平原大战的六千八人中挑选而出,资质和天赋最好的三千人。

同时,他们都身居老祖宗的“铜豌豆咒”,具有不死之身。

三千人中,柳东东,柳美美,柳二蛋,柳齐齐,柳小陶,八名抬棺人,柳一手,柳一刀,柳一剑,大胸肌柳子婿赫然在列。

不知是有意无意,这八千人中,没有段龙豪,也没有康源,也没有其他嫁入柳家的妇女,全身流淌着老祖宗的纯真子孙。

不远处,柳涛,柳六海,柳二海,柳天河均已到场。

广场上,挑选而出的三千族人,一个个抬头挺胸,目露兴奋激动之色。

四周,众多族人在围观,他们都知道了这是老祖宗要培养这些族人,一个个满脸羡慕之色。

这时候,柳涛带着三千族人,在广场上对着祖宗塔磕头,行礼。

“老祖宗在上,族人已经准备好了,求老祖宗显灵!”

“求老祖宗显灵!”

三千族人,同声大喝,面色狂热而恭敬。

“呼~”

仿佛一股风吹过,广场,柳涛等人和三千族人瞬间消失不见。

同时消失的,还有祠堂里的柳东东。

老祖宗不会忘记这个日夜为他守灵的好子孙的。

四周,围观的族人看到了,一个个哗然又激动,而后纷纷努力去修炼,争取也能被老祖宗培养。

青铜古棺里。

混沌地带,柳凡一挥手,掌心里禁锢的死灵老祖被他封印在了混沌地带的深处,隔绝气息,半死不活。

而后,他手掌光芒流转,炼狱出现。

微一沉吟,柳凡攫取混沌之气,逆化为浓郁纯净的死气,打入了炼狱。

顷刻间,炼狱仿佛成了地狱。

黑暗生物在黑黢黢的山脉间纵横,白骨铺地的荒原上,死气沉浮,无数的死灵生物化形出现,扬天咆哮。

柳涛等人和三千族人被老祖宗打入了炼狱,顷刻间开始了魔鬼般的生死修炼。

他们击杀了黑暗生物,有神秘气息钻入身体,提升他们的肉身强度和气血。

他们击杀死灵生物,就会掉落功法秘籍,而功法秘籍,大部分都是死灵殿的死灵功法。

此乃标准的打怪升级,而且还爆功法秘籍。

“这是老祖宗赐予我们的机缘啊,感谢老祖宗!”

族人们在炼狱里激动的大叫。

霎时间,所有人都更加努力拼杀,修炼。

柳二海,柳天河和柳东东三人,也被老祖宗赐予了铜豌豆咒,三人发现自己不死后,也兴奋的开始磨刀霍霍。

外界一天,炼狱里八千年!

老祖宗修改炼狱的时空流速,让子孙们尽快变强,突破。

眨眼间,两天过去了。

而炼狱空间中,已经过去了一万六千年!

柳凡感知下去,发现三千名族人,都已经突破到了准帝境。

他不意外,也不惊喜,表情很淡定。

因为炼狱是他特意布置的修炼圣地,而且是在战斗修炼,突破。

击杀黑暗生物增强肉身气血,击杀死灵生物掉落功法秘籍,试问这世上,还有比这更好的修炼宝地吗?

柳凡感知族人身上的气息,赫然都是死灵之气,和死灵大陆的死灵生物一模一样,阴森,黑暗,充满腐朽与腐蚀之力。

说这些族人是死灵生物,也没有错。

而柳涛和柳六海两人,身上气息如渊,帝威轰鸣,在炼狱空间一万年的时候,已经突破到了大帝境。

另外,柳东东后来居上,也突破到了大帝境!

因为他进来炼狱的时候,发现了一只“公鸡黑暗生物”,他没有杀它,把它带在了身边,陪自己修炼。

于是,炼狱空间一万六千年,柳东东闻鸡起舞一万六千年,他变得更强!

“作为老祖宗王的子孙,如果连个大帝境的子孙都没有,我这个老祖宗未免也太失败了!”

柳凡微笑,目光扫过柳涛,柳六海和柳东东三个子孙,目露满意之色。

再看其他三千个准帝境的子孙,身上战意沸腾,煞气汹涌。

柳凡也一阵欣慰:“这三千个准斗帝啊!”

这三千个准帝级的子孙,就是他的门面,他的招牌。

以后老祖宗出行,三千个准帝开路,谁敢阻拦,通通打死!

“修为已成,便是检验战力的时候了!”

柳凡沉吟,一挥手,被他从死灵大陆带来的三千个准帝级死灵生物,纷纷坠入炼狱。

柳凡心念一动,每个族人一个隔绝的空间,而空间中,没有其他,只有一个准帝级的死灵生物敌人!

“轰轰轰”

战斗就这样爆发了,一个族人对敌一个死灵生物。

三千个族人,看似都是准帝级,但实力差距极大。

如柳东东,一枪刺出,对面的准帝境死灵生物就灰飞烟灭。

柳一手,柳一刀等人,三招就击杀了对面的死灵生物。

而柳美美,柳齐齐,柳二蛋,柳小陶等人,却用了十多招。

其他族人,有的用了数十招,有的用了上百招,但纵观所有族人,基本都在两百招之内,解决了对面的死灵生物。

毕竟这些死灵生物,都是死灵老祖培养起来的高手,其中更有可怕的强者。

但是,和老祖宗以战养战培养起来“斗帝”子孙们相比,相差甚远。

老祖宗强,他的子孙也强,是另类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然而,却也出了一个奇葩的子孙。

这个子孙不争气,竟然只知道苟,偏偏运气好,竟然被他捡人头,捡到了准帝境。

他和黑暗生物、死灵生物的厮杀,少之又少。

此刻,老祖宗检验战力,他露馅了,身居不死之身,却被对面的死灵生物杀得哇哇大叫。

炼狱空间,一座巍峨的大山上,柳涛看到了这一幕,羞怒的问道:“这个族人叫什么名字?”

“他是咱们主脉的柳大飞,是大泉的儿子!”

柳六海尴尬。

挑选族人的时候,恰好被送猪肉上山的柳大泉看到了,于是给柳六海送了两个大猪头,让柳六海对他的儿子柳大飞多多照顾。

柳大飞上次也参加了黑水平原大战,被老祖宗赐予了不死之身。

柳六海看柳大飞长得浓眉大眼,非常机灵,眼珠子一转一转的,以为是个好苗子,就把柳大飞选了进来。

此刻,他万万没想到,这个柳大飞狗肉不上台板,竟然只知道苟!

“哎,都怪我,老祖宗怕是要气死了!”

柳六海叹息,心虚的仰望了一眼黑蒙蒙的天空。

青铜古棺里。

混沌地带,柳凡的确很生气,瞪大了眼睛,自己的子孙里,怎么会有这样苟的一个子孙?!

眨眼间,已经到了第三天。

柳凡心念一动,柳涛,柳六海,柳二泉,柳天河几人,被老祖宗丢了出去,掉落在了祠堂里。

而后,又是扑通一声,柳大飞也被丢了出来。

他“哎呦”一声痛叫。

柳涛看到了,一把抓了过来,开始收拾他。

柳大飞委屈的道:“我爹说,他杀猪的时候,那些叫的最欢的猪,往往都死的快,那些往后面躲,苟的猪,都活的时间长。”

“所以,我爹说,做人要跟做猪一样,能苟则苟,苟到最后,活到最后!”

柳涛愣住了,眨了眨眼,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

但旋即,他一摆头,吹胡子瞪眼怒斥道:“狗屁道理,咱们体修,修的是肌肉,不服就干,干就打爆,哪里有苟之一说!”

“老祖宗江湖称号推土机,就是推推推,怎么到了你这里,就是苟苟苟,啊?!你这个不争气的家伙!回去把你爹给我叫来!”

叫家长了!

好害怕!

柳大飞一颤,急忙点头一溜儿跑了。

这时候,柳涛耳边,传来了老祖宗威严的声音……

“九座道场,老祖宗我均已打开,这段时间,让族人多在道场修炼,提升实力!”

柳凡留下一句话,而后带着三千族人,悄无声息地破开虚空而去。

三千族人,缺了一个柳大飞,补充了一个柳东东。

……

虚无中。

时空紊乱,虚无之力缠绕。

空尘祖佛和道祖悬浮,在静静地的等待着死灵老祖。

片刻后,一道流光出现。

“死灵老祖来了!”

两人心神一震,都抬头看去。

片刻后,一个白骨王座出现,柳凡变化而成的死灵老祖端坐,微微一笑,道:“二位道友,走吧,跟我一起去面见幽冥主宰大人!”

“好,劳烦死灵道友带路!”

“阿弥陀佛!”

道祖和空尘祖佛大喜,三人化为流光,瞬间消失……

&nbsps:3章合1发了,晚上8.30前,还有加更。

感谢“我自己给我自己”大佬的豪赏,明天为你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