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初云强行将慕容兰带回了席家。

一进门,席初云就牵着慕容兰的手上楼。

林世军和几位长老,赶紧簇拥上来。

席初云不给林世军开口的机会,直接将慕容兰塞入她之前的房间中。

席初云转身正要出门,慕容兰冲上来,拦住他。

“是将我撵出去,为何又带我回来?”

她真的很想问清楚,席初云总是左右矛盾,前后不一,到底为了什么。

“折磨我吗?这个样子,真的会将我折磨成精神病患者!”她大声喊,就怕席初云听不清楚。

席初云不怒,反而笑了。

“难道不想再见到关关了?”

“……”

席初云的眼底,一片浅色流光,犹如春日里的泉水,水波涟涟。

青春的纪念册

慕容兰在他这样目光的包裹下,渐渐舒缓了心口中的火气,神色也缓和了下来。

关关,她当然想见。

做梦都想见到关关,和关关在一起。

是席初云的所作所为,让她不得不抛下关关,一个人逃避起来。

“别想着在离开,这一次,我不放手了。”席初云清淡的口气,无比的郑重。

慕容兰心口一颤,看着他目光一片惊诧。

他说什么?

她出现幻听了吗?

席初云见她一脸懵然,缓缓靠近一步,唇角带着一抹浅薄的笑容,眼底却异常的柔和。

“我说,我不会再放手了,高兴的不会说话了吗?”

“……”

“怎么了?一脸茫然的样子,要让我以为,想拒绝了。还是说,我的话,让激动的不会了反应。”

慕容兰猛地回神,一摇头,惊惧地看着他。

“是不是,又在打什么主意?又要开始和我玩新的游戏吗?规则是什么?”

“……”

席初云无语。

“不告诉我规则也好,我会自己摸索。但在我战斗力还没被掏空的时候,我还是不会轻易认输。”

她的神色有些惶惑,一时间根本无法接受,席初云说的“不会放手”。

她不会再轻易相信他,他已经不止一次否认,对她已经动心。她也不会傻傻地认为,他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已经喜欢上她。

这个男人,只是还没玩够,只是觉得她还有被他戏耍下去的价值而已。

席初云见慕容兰这样说,先是有点哭笑不得,随即便微愠起来。但转念,他又将那一丝不悦压制了下去。

这个女人能再次回来,回到他的身边,他很开心,不想再让她有任何理由选择逃避。

他不想再品尝一次,失去她消息的彷徨,感觉整个世界都空了,那滋味真真难尝。

“这确实是一场很好玩的游戏,想玩,我也奉陪到底。”

他抬起宽厚的掌心,轻轻抚摸在慕容兰的脸颊上,拇指在她的脸颊上缓缓摩挲。

“我会征服。”

他轻轻开口,一字一顿,铿锵有力。

慕容兰心口倏然颤抖的厉害,想要逃开他的掌心,却又不禁沉迷他掌心的温度。

“我会等着,彻底臣服的一天。”他贴近她的脸颊,在她的唇角上,轻啜一口。

见慕容兰紧张的脸色煞白,他勾起唇角,邪魅雅然一笑。

她浑身又是一颤,四肢百骸都变得麻木,知觉迟钝,鼻端只有满满的席初云的味道。

她抬起水蒙蒙的眸子,声音兀地沙哑,“……臣服?想要什么样子的臣服?”

席初云想了想,却没告诉她,唇角只带着更加深邃的笑容。

“我的心……是肉做的,经受不起一再的枪林弹雨……”她闭上一双明眸,眼角眉梢盈上一层痛彻心底的哀伤。

她这个样子,让他心口不期然一颤,双唇蠕动,心口深处传来丝丝扯痛……

“小兰。”他叹息地呼唤一声。

他张开双臂,一把将她拥入怀中,想慰籍她因他而受到的所有痛苦。

慕容兰的双手,抵在他的胸口上,想要推开,却又忍不住贪,掌心便软软地熨贴在他的胸口上。

属于他的怀抱,能陪伴她多久?

可是她值得拥有的温暖巢穴?可是她慕容兰值得抓住一辈子的最终避风港?

一切的答案都是不确定的。

在这个男人,玩腻了她之后,会不会又一次将她冷漠推开?

就好像猫捉老鼠的游戏,他是猫,她是老鼠,直到她筋疲力竭,才被他彻底一口咬死,再无生机。

她害怕那一天的到来。

也真的害怕他在给自己一次千疮百孔的伤痛。

“小兰……”席初云声音低沉,顿了顿,又道,“关关很想。”

“……”

慕容兰的娇躯,明显一阵剧烈颤抖。

“就算为了关关,安静地留下来。”他的声音更加低沉,隐约之中,带着一点点祈求。

慕容兰惊骇地张大明眸。

她抬眸看他,只见他抱着她,深深闭着一双眸子。

这个男人,高傲的不可一世,天下唯我独尊,居然也能用类似哀求的口气对她说话。

“这个家里,还是有的存在,才更充实一些。”他缓缓道。

他讨厌极了,回到家里,即便到处都是人,还是觉得家里空空如也的感觉。

那个时候,才恍然发现,只有慕容兰的存在,才能让他心底最深处空荡的位置,瞬间填满。

席初云见慕容兰一直不说话,缓缓睁开眸子,低头望着她的眼睛,声音轻缓。

“关关天天吵着找,实在太烦了。”

“……”

好吧,慕容兰知道,他只是为了关关,才将她执意找回来。

“再不许偷偷跑掉!”席初云转而又霸气道,“即便跑到天涯海角,我还是能找到。别白费力气!”

“……”

席初云浅色的眸,好像能看穿慕容兰的心事,“只要乖乖听话,我不再限制接近关关。”

慕容兰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眼底也泛起一层晶亮的光彩。

“但有一点,必须答应我。”席初云道。

“什么?”

“别想着,偷偷带关关走!”

“呃……”他竟然又看穿了她的心思。

“这里才是们的家,不管走到哪里,那都不是们的家。”

慕容兰不知为何,心里一暖,化开层层涟漪,却在不经意间,热泪盈眶。

她赶紧低下头,努力笑着,忍住眼角的热烫。心中一直挥之不散的阴霾,竟然渐渐散开,心情一下子明朗不少。

“我知道了。”

席初云放开慕容兰,正要出门,慕容兰唤住他。

“那个,司海他……”

她很想问,他打算如何对待司海。

“我们之间,真的没有私奔,也什么事都没有,他是无辜的,不要……”她看到席初云看过来,愠恼又霸气的目光,她的声音顿住。

这个男人,似乎很忌讳她在他面前提起任何别的男人,之前的宋秉文也是。

“能让我开心,他自然没事。”席初云低喝一声。

“……”

好吧,她承认,席初云很善于抓住人的弱点,加以利用,操控别人的自由。

“我相信,不是不知是非的人!”慕容兰道。

“人都有冲动的时候,没有理智,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席初云声音阴沉。

席初云开门出去,独留下慕容兰一个人在房里。

席初云大步下楼,林世军赶紧迎上来。

“云少,这个用枪口指着的女人,怎么能又带回来!我们各位长老还商量着,要如何处置慕容兰!”林世军道。

席初云却是一笑,“之前和各位长老就说过,这个女人,精神状态不太好,刚刚出了医院。”

“既然精神不好,就更不能留在云少身边!云少的安危关系整个家族的存亡,让她留在席家,对云少太危险了!”

“我的安危岂能被一个女人威胁到!”席初云虽然浅笑着,口气却沉了下来,显然已经不悦。

林世军虽然有些畏惧,但还是道,“云少,不能一意孤行!总要照顾到整个家族!她既然有精神病,万一再用枪口指着云少,未必有上次没有子弹那么幸运!”

“正是因为她有精神病,才要带回来亲自看着!不然,在外面惹出什么事,也是我们席家照看不周的责任。”

席初云缓步走到林世军的面前,高颀的身影,居高临下,“这个女人,恨透了宋秉文的抛弃,一直喊着要去宋家报仇。我真的很担心,她一时发病,冲去宋家,伤了秉文和宋老。”

“秉文的孩子刚刚出生,可经不起任何风波,还是暂时将她留在席家,我亲自照看,才更放心一些。”

席初云含笑的声音,无波无澜,不冷不热,却让林世军心口悬的老高,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席初云故意在他面前提起宋家,便是察觉到,他和宋成安私下联手的事。

林世军明显感觉到席初云眼底的危险,挣扎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来。

“林长老竟然想在席家一直住着,就不要过多插手我的私事,不然我会生气的。”席初云拍了拍林世军的肩膀,笑着转身而去。

林世军兀地双腿一软,差一点栽倒在地,赶紧从怀里将降压药拿出来,塞了两片药到嘴里。

席初云仰头看了一眼楼上慕容兰房间的方向。

这个女人,还不知道,宋成安一直暗中派人四处抓她。

若不是他先一步找到她,她早就落入宋成安手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