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羿辰抬眸,正好看到李梦涵咬着筷子,一眼不眨看着自己。这画面似乎有些眼熟,但模糊的记忆也只是一闪而过。他没有纠正李梦涵吃饭不雅的毛病,反而将一大碗米饭通通吃光,很饱足的放下筷子,擦了擦唇角。

李梦涵知道他吃饭的时候不喜欢说话,见他吃饱了,她也跟着放下筷子。

“的米饭还一口没动。”陆羿辰淡淡道。

“为了减肥,我已经有一年多不吃米饭了。”李梦涵笑弯一双清水的眸子,他是在关心她吗?

“女人做事业,很辛苦吧。”陆羿辰的目光忽地就有些飘远,声音悠长,不知想到了什么。

李梦涵点点头,“确实辛苦,不过若善于走捷径,也很轻松。”

她目光略带深意地看了一眼陆羿辰,他那俊美到完美的容颜,比偶像明星还要帅气英俊,虽然已有三十七岁的年纪,完全还是刚到三十的样子,年轻帅气,稳重内敛,成熟男人的气息,才是最致命的诱惑力。

陆羿辰赞同的点点头,“似乎成功的女人,很多都是走捷径。”

那么她……也走了捷径是吗?

“陆少,有没有听说过设计师曼蒂?”李梦涵忽然问的这句话,引起了陆羿辰浓烈的兴趣。

“没有。”他违心地道。

“她可是当下最炙手可热的设计师,在服装界很出名!许是陆少从不关注这方面,才会不知道吧。她不仅仅在国内很有名,在国外也很有名气,拿了许多国外的大奖。”

水手服长发女神海边放飞热气球

“拿了国外的大奖就很有名气!崇洋媚外。”

“……”李梦涵见他脸色不好,就不敢说话了。

“不过是故弄玄虚,让人觉得神秘,便多了关注度罢了!我看她也没什么本事,设计的那些东西,也没见有多出奇。”

“……”

陆羿辰发现李梦涵怔愣地望着自己,他便收起了眼底的冷意,恢复了惯有的淡静,目光清凉,一片平静无痕。“忽然提起她做什么?”

“……”李梦涵抿唇,水波似得眸子闪了闪,他方才明明说不知道曼蒂的,可看口气好像不但知道,还很了解。她咬了下唇角,小心翼翼地开口,“现在很多圈内的人,都想找她设计服装。就连顺达娱乐的林以陌,也是费尽心思地拿了夏沐的代言人,就是为了认识曼蒂。我下周有个电影首映礼,我想……”

李梦涵收住了声音,目光水汪汪地望着陆羿辰,期盼她能懂得她的暗示。

“想找她给设计首映礼的礼服?”

李梦涵激动地点下头,随后又很失望地凝起水眸,“就是不知,曼蒂会不会答应,她很难请的,花钱也不一定能请得动。”

“这么大牌!”陆羿辰不知怎的,忽然唇边多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李梦涵没想到陆羿辰很爽快地答应了,她高兴地捂嘴笑起来。只要下周的首映礼,她能穿上曼蒂设计的服装,且不说是否抢眼,就凭曼蒂回国第一个给她设计服装,且还抢在林以陌的前头,那么就足够噱头了。

陆羿辰端起餐后的茶水,小口啜了一口,幽深的目光慢慢变得深远。

很难请?

他倒是要看看,那个女人有多难请……

乔轻雪找了小王子许久也没找到,完全不知这个小魔头又钻到哪里作恶多端去了。打了小王子的手机无数遍,那头都没人接听,乔轻雪真的着急了。

一边抱怨顾若熙的不负责任,将那个魔头丢给她受苦受罪,一边赶去警察局报案。

到了警察局,跟那几个大腹便便的警察说了基本情况,小王子是在机场失踪的,说去上厕所,她要带他去女厕,他却羞于进女厕,就自己去了男厕。她在外面座椅上等了许久,小王子也没出来,等她实在着急冲入男厕的时候,里面只有几个上厕所的男人,根本没有小王子。

乔轻雪想到当时冲入男厕被几个英国佬当成另类,随后又打口哨起哄的窘迫,就发誓这辈子再也不要和小王子再扯上半点关系。等找到小王子,就是跪地磕头求饶,也要将小王子丢给顾若熙。

当警察调取了飞机场的监控录像,又调取了出入境的资料,告诉乔轻雪,小王子已经跟一个男人搭了下一班的飞机去了中国,乔轻雪整个人都差点疯了。

小王子已经上了飞往中国的飞机!

还是跟一个男人!

她本来还不放心小王子一个人回国,特地也买了机票打算送小王子一起回国。一下子自己变成被抛弃的那一个,乔轻雪欲哭无泪,最后哭笑不得,最后无处泄愤一阵抓狂。发泄之后,又担心小王子被人拐了,赶紧飞奔去机场改签最近的航班。

“兔崽子,别让我逮到!”

……

小王子坐在头等舱里,一手撑腮,漂亮如黑曜石般的大眼睛,时不时瞥向身边带着眼罩的英俊男人。

他是在男厕所遇见这个男人的,儿童便池和成人便池紧挨着,所以他很自然就看到了那个男人的……所以他也很自然地就说了一句。

“等我长大了,才不要这么丑。”

男人对那个“丑”字表示很伤害自尊,就怒目睨向他这个有一口流利英语的中国小孩。

小王子看到了一双很漂亮的蓝色眼睛,但他不是白皮肤,而是和自己一样的黄皮肤。小王子深度觉得那双蓝色的眼睛很眼熟,很像小笑笑的眼睛。

但凡和笑笑相似的,小王子都没什么好感。提了裤子,发现拉链拉不上,这里又只有这个男人一个人,就请求他的帮忙。

男人很嫌恶地盯着他,一副不愿屈尊帮忙的样子。

“我只是说丑,又没说短,不要这么仇恨。”

“……”男人唇角猛烈抽搐一下,小小年纪竟然能说出这种话,还是直接将男人自尊打击得七零八碎的话!那个女人就是这么教小孩子的?

“我妈咪说了,短点好,穿裤子好看。”小王子天真无邪地眨了眨黑漆漆的大眼睛。

“……”男人的唇角,抽搐的更加厉害。

“妈咪的思想,真的很肮脏。”想到那个女人,曾经指着他的鼻子,骂他灵魂都是肮脏的,如今看到纯真的小孩子被她教成这样,她才是最肮脏的那一个。

“嗯,她的生活也很肮脏。”小王子想到妈咪总是懒散地到处乱丢东西,整天头发乱蓬蓬地插着两支铅笔,昼伏夜出的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很赞同地点着小脑袋。

“们要去中国?”男人真的很愤怒,这个漂亮的男孩子居然有个那样的母亲,孩子幼小的心灵都被玷污了。

“我妈咪要将我打包寄回去。”小王子经过自己的努力,终于将拉链拉上。

“一个人?”

小王子点下头。

“她放心?”那个该死的女人,当年可是那么在乎腹中的孩子,现在居然这么不在意,还在走秀上跟别的男人当众亲吻,自己的儿子就站在旁边,也不知羞。

“她说她很放心,她讨厌死我了,恨不得我立刻消失。”小王子耸耸肩,表示自己很无奈也很无辜。

男人更加生气了,就带着小王子直接离开了男厕所,出来的时候,还看了一眼不远处在座位上低头摆弄手机的乔轻雪。

小王子没出生,男人也没出生,就那样安静地一前一后走了……

小王子正看得出神,那个男人忽然一把摘下眼罩,蓝色的眼睛紧紧盯着他那张漂亮的脸蛋,问了他一句。

“爹地呢?”

“什么是爹地?”小王子表示不知道什么叫爹地,小笑笑也不知道,被人问到这句话,都会很迷茫地反问一句。

“就是爸爸!”

“爸爸?只种地不养苗的混蛋?”这话是在电话里头,听到夏紫木说的,他就记住了。

“……”殷凯再一次唇角抽搐得牙齿都在哆嗦。“这是妈咪的总结?”

小王子很认真地点下头,大眼睛锃亮锃亮的,都是纯真无邪的光芒。这是夏紫木妈咪在电话里头喊过的一句话,他在一旁听见,就记住了。

“从来没见过爸爸!”殷凯仔细辨认眼前男孩子的脸,总觉得很眼熟,而且十分熟悉,就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他不得不拿出手机,照一下自己的脸,然后和男孩的脸蛋,仔细地对比一下,最后总结完全不像。

那个该死的女人,果然在当年怀了别人的孩子!

殷凯生气归生气,但面对这个漂亮得比女孩子还好看的小男孩,实在没办法讨厌。

“叫什么名字?”

“小王子。”

“大名。”

“大魔头。”

“……”

“姓什么?”

“什么是姓?”

“……”殷凯最后还是决定睡觉。

小王子对戴上眼罩继续睡觉的殷凯撇撇嘴,心下暗道,干嘛告诉,万一是骗子怎么办。

陆羿辰让赵默联系夏沐公司,要求设计一款礼服,酬金很高,点名让曼蒂亲自设计,并且要求当面谈设计细节。夏紫木接到这个消息很吃惊,想都不用想顾若熙肯定会拒绝。但辰光给的酬金实在丰厚,还提出有意向投资夏沐,壮大夏沐的品牌。

如此诱人的条件,夏紫木心动了。

但顾若熙却很坚决地拒绝了,她是绝对不会再和辰光扯上任何关系,那个人,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