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不多吧!反正从今往后,他也是我家的一员了!”

看向婴儿床里的小可爱时,林雪落是满眸的慈爱。感觉就像是上天馈赠给她的礼物一样。

随后,又转过身来朝走进客厅的袁朵朵叮嘱一声,“你嗓门小点儿,别吓着孩子!”

袁朵朵走向婴儿床,仔细的打量着正酣睡的小婴儿;

不看还好,这一看,袁朵朵立刻替林雪落感到悲哀起来:这分明就是封行朗的小翻版啊!

其实也不全像封行朗,只是带着‘私生子’的有色眼光,所以就觉得这孩子特别的像封行朗!

“林雪落……你觉得你自己还……还正常吗?”袁朵朵试探性的问。

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林雪落还没知道真相!只是沉浸在喜当妈的愉悦之中!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林雪落已经知道了真相,但选择哑巴吃黄连,主动收养了这个孩子!就像自己当年那样,不得不把嘟嘟从福利院里领回来养!

林雪落侧头回瞪了袁朵朵一眼,有些莫名其妙的反问:“我就收养个孩子而已……怎么就不正常了?”

“林雪落,你看,你细看……看看这孩子长得像谁?”袁朵朵引导的问。

“像我家行朗呗!冉冉也说像我家行朗!”

清纯美女韩雨嘉甜美迷人图

林雪落答得相当的轻松随意,“很好的说明:这孩子跟我们一家有缘!”

袁朵朵愣怔在原地,犹豫不决着:自己是不是要当着林雪落的面儿捅开这层窗户纸?

“林雪落,你这是要步我的后尘吗?”袁朵朵叹息一声问道。

“你的后尘?什么后尘?你怎么了?又跟白默吵架了?”

林雪落有一句没一句的跟袁朵朵聊着。

“林雪落,你装傻是不是?”袁朵朵有些急了。

“我装什么傻啊?袁朵朵你今天怎么神神叨叨的啊?该不会是封行朗派你来当劝客的吧?”

林雪落哼嗤一声,“谁来都不管用!封太太我想做的事儿,谁也拦不住!”

“林雪落,你是不是缺心眼儿啊?当初你怎么说来着?”

袁朵朵是真急了,“你说你家封痞子要像白默那样,你坚决离婚也不会接受一个背叛感情的产物!”

“……什么跟什么啊?”

林雪落看着激动万状的袁朵朵,有些摸不着头脑,“袁朵朵,你有话快说,没话就走!神神叨叨的,别吵着孩子了!”

“行……行!林雪落,你横……”

袁朵朵深呼吸再深呼吸,“好吧,那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有没有怀疑过,这孩子极有可能是你丈夫封行朗的私生子?”

“……”林雪落愣住了。这才意识到袁朵朵东拉西扯了老半天,就是为了提醒她,这孩子是丈夫的私生子?

“天呢……天呢……我听到什么了?哈哈哈……封行朗竟然搞出了个私生子?!哈哈哈哈!”

刚进门的白默,就听到了妻子袁朵朵说出的这番话。

林雪落还没来得及制止又叫又笑二傻子白默,‘哇……’的一声,婴儿床上的小家伙就被白默给吼醒了。

“白默你有毛病吧?把孩子都吵醒了!!”林雪落呵斥一声。

新请回的月嫂已经将啼哭的小家伙抱了起来,并拍抚安慰着。

“林雪落啊林雪落,你怎么能忍得了的啊?”

白默是真的看热闹不嫌事大,“赶紧跟我朗哥闹离婚啊!还等什么等啊!”

袁朵朵阻止口无遮拦的丈夫,以免他伤了林雪落的心;可兴奋的白默俨然不受控制了。

“我帮你请申城最好的律师,让我朗哥净身出户!连裤衩子都不给他留!让他光P股出门儿……哈哈哈哈!”

白默那叫一个激动,忍不住狂笑不止。

林雪落是真想把吵吵嚷嚷的白默给轰出去。

不过没等她动口,袁朵朵已经动手去薅白默的衣领了,“白默,你胡说八道什么啊?有你这么搅和的么?”

“林雪落,我要是你,就有点儿骨气!一定要跟我朗哥离婚!”

白默接着起哄,“你要做新时代的女性,要对丈夫的出轨勇敢的说‘不’!林雪落,你要不离婚,我都看不起你!”

“白默,你要再这么胡说八道,我就抽你大嘴巴丫子了!你信不信!!”

袁朵朵恨不得找个胶带把丈夫那张吐不出象牙的狗嘴给封起来。

“林雪落,一定要跟我朗哥离婚哦……我看好你的!坚决不给朗哥留裤衩!”

被袁朵朵推搡出客厅的白默,依旧不死心的朝客厅里的林雪落嚷嚷了几句。

“白默,要你这么说,我得先劝袁朵朵跟你回去离婚!自己还是猴子的红P股呢,还好意思说别人?!”

忍不可忍的林雪落终于趁白默被推出去之前,怒怒的怼了他一回。

本以为林雪落会悲伤欲绝的,却没想她看起来特别的淡定。竟然跑去看月嫂怀里的孩子有没有接着睡。

等把白默关在了别墅外,袁朵朵才朝雪落走近过来。

似乎,她看到了当初那个不得不领养嘟嘟的自己!

“雪落,你想要收养这个孩子啊?”袁朵朵弱声问。

“那当然!今天来了一堆的劝客,都被我打发走了!”

林雪落瞟了袁朵朵一样,“你要是也想劝我,麻烦你还是早点儿走吧!”

“哪怕这孩子是封行朗的私生子……你也会义无反顾的养他?”

袁朵朵长长的叹了口气,“林雪落啊林雪落,你怎么不好,偏偏要步我后尘呢!”

林雪落这才意识到袁朵朵和白默又吼又叫了半天,究竟想表达的意思了。

“呵,呵呵!袁朵朵,你什么时候成八婆了?”

林雪落嗤声哼笑起来,“就因为这孩子长得像我家行朗,就成我家行朗的私生子了?你这也太八卦了吧!简直唯恐天下不乱!!”

被林雪落这么一反讥,袁朵朵着实一呛。愣是没能接话怼上。

“林雪落,你就自欺欺人的装傻吧!等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有你哭鼻子的时候!”

袁朵朵也是一片好心来给林雪落撑腰打抱不平的;却没想她是一点儿都不领情。

“我家行朗是什么样的男人,我这个妻子比谁都清楚!如果他真弄出什么私生子来,别说我了,我那三个孩子都不肯放过他的!”

林雪落是相信自己丈夫的。像这样原则性的错误,他绝对不会犯。

因为以丈夫的睿智,他清楚的知道如果他犯了原则性的错误,等待他的将是妻离子散!到时候,他就真成孤家寡人了!

“林雪落,你就这么自信吗?”袁朵朵叹了口气。

“是封行朗给了我这样的自信!”

林雪落淡淡一笑,“行了朵朵,你可别像冉冉那样,自己当了后妈,就感觉这世上所有的男人都会出轨一样!至少我的男人不会!”

听着林雪落这般信心满满的话,一时间袁朵朵也无法可说了。

“但愿如此吧!我也希望封行朗能成为好丈夫、好父亲的典范!”

袁朵朵拍了拍林雪落的肩膀,便又看了看刚吃饱饱又睡着的小家伙。

却越看越像封行朗!

她本想提醒林雪落:要不要给这孩子和封行朗做个亲子鉴定,可话到嘴边,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袁朵朵希望林雪落幸福!所以她便没有提!

“对了,你家那三孩子,是什么态度啊?”袁朵朵又问。“我家诺诺,当然是舍不得这么大年纪的母亲大人辛苦;可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辛苦的!小虫嘛,大概应该是只要妈咪开心就好!至于晚晚……有这么个活生生的大玩具给

她玩,她当然同意了!总比养小猫小狗有意思!”

总的来说,林雪落是个称职的母亲,她能大概猜测出自己三个孩子的内心想法。

“那封行朗呢?”袁朵朵再问。

“我家行朗……他跟我家诺诺一样,舍不得我辛苦!”

雪落淡淡的叹息,“其实收养一个孩子,要远比自己生一个孩子轻松多了!”

就在林雪落跟袁朵朵聊天之际,一辆警车停在了封家别墅门外。

“孩子……孩子……我的孩子啊……”

警车刚停稳,一个穿着廉价睡衣的年轻女人就朝别墅冲了过来。

邢十四直接拦下了那个女人。

“我们是警察局的!”

从警车上下来了两个警察,其中一个向邢十四出示了证件,“这个女人报警说:今天一早,她男朋友把她刚生下没几天的孩子送来你们家门口了!我们带她来认领一下!”

“你就是孩子的亲生妈妈?”

邢十四紧张了起来。说真的,他很不想小家伙被自己的亲爸亲妈重新领回去。

年轻女人没作答邢十四的问话,而是哭天抢地的朝着别墅客厅跑了进去。她的穿着和打扮,像极了正在坐月子中产妇。

“孩子……孩子,我的孩子……”

冲进别墅里的年轻女人,眼力劲还不错,直接就朝婴儿床奔了过来。

“喂……喂!你干什么?你谁啊谁?怎么乱闯别人家里啊?”

护子心切的林雪落立刻起身拦住了那个哭天抢地的年轻女人。

“我是这孩子的亲生妈妈……这位太太,谢谢你收留我孩子……谢谢……谢谢!”

‘噗通’一声,年轻女人就给林雪落跪下了。

“你……你这是干什么啊?”林雪落被年轻女人这一跪给跪慌神了,连忙伸手来搀扶她,“有话好好说,你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