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玩着手机的封行朗,根本无心办公。

丛刚那狗东西竟然弄出了个女儿?他怎么就弄出了个女儿呢?就他那作妖又作死的生活态度,这完不科学啊!

这个叫安安的小女孩子,该不会是丛刚领养的吧?!

难道说这毛虫子已经爱心泛滥到可以替任何人养孩子的地步了?他这是要开幼稚园的节奏么?

可小儿子又说,安安是大虫虫的心肝宝贝,跟他这个亲爹和晚晚一样的关系!

封行朗犹豫着要不要给丛刚打个电话去询问一下?可似乎面子又挂不住!

上回在洗手间丛刚袖手旁观着封行朗被严邦‘欺凌’,封行朗还是耿耿于怀的!

是因为见他没有生命危险,就可以袖手旁观?

而是说他想看到自己被‘欺凌’的糗样儿?!

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封行朗都觉得身为近身保镖的丛刚是不可被原谅的!

可不给丛刚打这个电话吧,封行朗又好奇之极。他到是挺想知道:那个叫安安的孩子,是怎么弄出来的!

在一阵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封行朗还是拨通了丛刚的电话。

高贵新娘红妆粉黛高清图片

对于耗耐心这样的事,丛刚向来都是赢家。他有耗不完的耐心和意志力。直到封行朗主动来搭理他。这也是某人最咬牙切齿的地方!可又奈何不得!

手机在作响了两三秒后便被接通了。这回到是没摆架子拒接。

“我封行朗。”

“嗯,听出来了。”丛刚的应话轻浅而随意。

“听虫虫说,你搞出了个女儿?”封行朗直奔主要话题。

“嗯,是的。”丛刚浅应。

“你是怎么搞出来的?”

封行朗的问话中满染着疑惑和浓重的不解。

或许在他看来,丛刚弄出了个女儿,着实是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儿。

手机里默了一会儿后,丛刚才缓声作答:“你女儿是怎么搞出来的……我家安安也差不多就是那么搞出来的。”

这回答……很丛刚!

“还真叫安安呢?”封行朗嗤声冷问:“真是你亲生的?”

“是。安安是我亲生的。”

丛刚淡声作答。似乎他没预料到封行朗的反应竟然会如此之大。

“什么时候搞了个女人?别藏着掖着了,带出来给我们瞧个新鲜呗!”封行朗带着不屑的口气。

“你见过的。叫lia。”丛刚依旧淡声。

“lia?那个女人不是已经死了么?”封行朗坐直了上身。

“嗯,死了!”丛刚又是一声风轻云淡的浅答。

“是她死之前生下的?那……岂不是跟虫虫差不多大?”封行朗估算出了一个大概的时间。

“安安是冷冻卵婴儿,才十六个月大!”丛刚平声静气。

“冷冻的?”

封行朗似乎释怀了许多,幽声哼叹:“原来是个没妈的孩子。”

丛刚没有接话。

“对了,我明天早上去一趟你那儿……你准时接驾!”

即便是自己主动给丛刚打来的电话,但主仆尊卑是不能乱的。必须保持着他一个主子该有的高姿态。

“好。”却没想丛刚也很配合。

封行朗就喜欢这样低眉顺眼的丛刚。感觉心情在一瞬间就能放飞起来。

等挂断电话之后,封行朗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忘记问丛刚有关他袖手旁观的事情了!

也没关系,明天面对面的谈岂不是效果更好!

……

翌日的晨,封行朗早早的便被妻子给叫醒了。

“行朗,都快七点了,赶紧起吧!安婶给安安打包了很多吃的,一会凉了口感就不好了!”

等封行朗下楼之后才发现:要去启北山城看丛刚父女的,竟然有一堆的人。包括妻子和大儿子,还有凑热闹的莫冉冉。

不仅有人,而且还有一大堆的打包食物。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封行朗惊讶的问。

“亲爹,亲儿子想去看看大毛虫家的小安安啦!”

原本封林诺是想偷偷行事的。却没想妈咪也要跟着一起去。

寻思着妈咪要跟着一起去,那这事情就更好办了。因为一般情况下,亲爹是不敢违抗妈咪意思的。

“行朗,丛刚有女儿了,我们说什么也应该去看看他们父女俩的啊!当初他为我们一家付出了那么多,现在他有女儿了,我们也得对他女儿视如己出的!”

“雪落姐去了,也不差多一个我嘛!”莫冉冉插话。

封行朗也真够无奈的:怎么丛刚有任何的动静,总会有这么多的人对他感兴趣?

“行了,你们先都别激动!我已经约过丛刚了:明天周末,我们一起聚聚!家庭式的聚会,可以把孩子们都带上!”封行朗玩出了一招儿缓兵之计。他知道丛刚性格怪异,不喜欢闲杂人等去他的老巢。指不定车开到启北山城盘山路口,他就会给你来几个破胎器。到时候不但麻烦,而且

还尴尬。

“行朗,你真约到丛刚父女了?”雪落惊喜的问。

“亲夫出马,什么时候让林小姑娘失望过?”封行朗悠哼反问。

“那……那我们今天还去不去啊?”莫冉冉追问。

“今天呢,你们先计划着给丛刚的女儿买点儿见面礼什么的,等周末带着送给小安安不是更好?”一般情况下,封行朗一个人的智商,就能搞定这一大家子的人。

“对对对,我都忘了给小安安买见面礼了呢!”

某人的几句话,就打消了女人想一出是一出的想法。

林诺知道亲爹最近在跟大毛虫冷战,亲爹有没有真约到大毛虫父女俩,还真不好说。但他还是选择了相信亲爹,便乖乖的没有拆台。

拿着给小安安打包好的食物,封虫虫小朋友格外兴奋的坐在了亲爹的宾利。

如果自己能长上翅膀,小东西早自己飞去启北山城。

“虫虫,你女朋友漂亮吗?”行驶的宾利里,封行朗悠声问。

“漂亮。”小家伙认真点头。

“那你女朋友肯定不像大虫虫了……因为丛刚长得那么挫,是不可能生出什么漂亮女儿的!”封行朗这话听着酸味儿十足。

“比晚晚漂亮!”

小家伙这淡淡的一句,好似直接打了亲爹封行朗的脸。

“比我女儿漂亮?呵呵!绝对没有这种可能!”护女心切的封行朗直接跟自己的小儿子杠上了,“虫虫,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但你也不能这么违心吧?晚晚可是你的亲妹妹,你不能因为看上了那个小安安,就贬低自己的亲妹妹吧?!咱们得凭事实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