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妈妈的眉头骤然一沉。

乔轻雪也看出来,殷妈妈对这件事的敏感,心口顿觉咯噔了一下。

“阿凯没有出过重大车祸。”

殷妈妈匆匆丢下这一句冰冷的话,转身大步离去。

乔轻雪一个人站在光可鉴人的大厅里,看着殷妈妈的身影离开医院,眼前渐渐模糊了。

她缓缓抓紧颤抖的手指,还是不能安定不住乱跳的心房。

她不知道该如何去评断这件事,但殷妈妈眼里的慌乱和逃避,她清楚看到了。

殷妈妈在说谎!

毋庸置疑!

乔轻雪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的楼上,也不知道如何走到殷凯的身旁,看着殷凯趴在床上,不住喊疼,也没有一点反应。

“轻雪,轻雪,我好痛,好痛,给我吹吹,吹吹……”

他像个孩子一样在撒娇。

荷塘姑娘

“快点,要吹吹。”

如他那样一个八尺男儿,撒娇起来的样子,还是蛮可爱的。

乔轻雪生硬地俯身下去,对着殷凯包扎满是纱布的后背,轻轻地吹了两口。

“用力吹,我感觉不到。”

乔轻雪便用力给他吹了两口。

殷凯浓眉高挑,没想到乔轻雪会这么听话,便变本加厉地继续使唤乔轻雪。

“我口干,要喝水。”

乔轻雪便去倒水过来。

“太烫,想谋杀亲夫哇!”殷凯看出来乔轻雪的不开心,故意嚷着嗓子乱叫。

“这女人,不会这么想当寡妇吧!”

“烫死我了,好找下任是不是?个喜新厌旧的女人。”

他还以为,乔轻雪一定会和他吵,分散一下乔轻雪不开心的情绪,可没想到乔轻雪竟然不跟他吵,也不嫌他呱噪,安静地在热水里兑了一些凉白开进去。

“……”

殷凯扁扁嘴,安静喝水,偷瞄了乔轻雪两眼。

“……还在担心我?”

殷凯翻个身坐起来,还对乔轻雪舒展了一下肩膀。

“其实我没事了,也不是很痛,不要担心。”

乔轻雪深深望着殷凯,抬起手轻轻梳理了一下殷凯有些微乱的短发,掌心捧在殷凯棱角分明的侧脸上。

她本想说点什么,最后只是弯着唇角笑了笑。

殷凯握紧乔轻雪的手,“吓到了,我很抱歉!我……”

殷凯顿了顿,声音无比郑重。

“再也不会让置身在这样的危险当中。”

他用力亲吻乔轻雪的手。

乔轻雪心口一酸,眼角潮热,拥抱住殷凯。

顾若熙和陆羿辰站在病房外,陆羿辰神色沉郁,一言不发。

顾若熙看了陆羿辰一眼,清润的眸子里,多了一些惶惑。

“这场车祸,没那么简单吧。”

陆羿辰眼角微紧,低头看向身侧的顾若熙,“别胡思乱想。”

他不想顾若熙担心。

“羿辰,我了解。沉闷的脸色,足以说明心里对这场车祸充满了怀疑。”

陆羿辰看着顾若熙不说话。

“大家都说,这么大一场车祸,货车司机竟然幸免于难。货车上的巨大玻璃碎片,刺穿了整个驾驶位,若不是货车司机早就有所准备,从驾驶位闪身避开,怎么会幸免!”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货车司机,故意制造了这一场车祸,他在发生车祸之前,就已经从驾驶位逃开了。”

“若熙,不要多想。”陆羿辰还在宽慰她。

顾若熙猜的没错,现在货车司机已经偷偷离开了医院。陆羿辰找遍医院,包括货车所在的公司,也没再找到那个司机。

那个司机已经逃了,足以证明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虽然没对我说过们之间的计划,但我也看得出来,和殷凯都不会轻易放过宋成安这个罪魁祸首。”

“且不说宋成安对可馨做的事,之前他几次刺杀,断然也不会在今后轻易对罢手,们要联手对付宋家对吧。”

“所以,封锁丽莎姐还活着的消息,想借用丽莎姐打压宋秉文,让宋家陷入一片混乱当中。”

“现在宋秉文一蹶不振,家族事务也无心照应,正是们出手的好机会。”

陆羿辰抓紧顾若熙的肩膀,“若熙,这些是男人的事,只当全然不知就好。”

“羿辰,真的非要兵刃相见吗?真的非要闹到这种地步吗?”

“羿辰,知不知道,我很担心啊!”

“现在是殷凯……幸亏殷凯和乔乔命大,只是轻伤。那么下一个,是不是宋成安又要在不知不觉中对出手了?”

“不会的!相信我。”

“羿辰……”

顾若熙扑到陆羿辰的怀抱里,眼泪不知不觉掉了下来。

她怎么能不担心,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愈加觉得现在的幸福弥足珍贵。

“羿辰,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才能帮到?”

顾若熙抓紧陆羿辰的手,决定和他站在统一战线,一起面对即将袭来的风暴。

陆羿辰想了想,“现在要做的就是,照顾好丽莎姐!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丽莎姐还活着的事。”

顾若熙点了点头。

陆羿辰没想到,不远处的席初云,听见了他和顾若熙的谈话。

虽然席初云听的不太清楚,但也听见了他们提及了丽莎。

席初云转身,无声地从楼梯间下楼。

慕容兰已经开始准备出院回家修养了,一直躺在医院,她浑身都不舒服,终于可以回家陪伴关关,心情无比欢快。

护士正在帮忙收拾东西。

席初云推门进来,对护士说,“我太太暂时不出院。”

席初云打发护士出去。

慕容兰惊异地睨着席初云,“医生已经说,我可以出院了。”

席初云沉思着,没有回答慕容兰。

“关关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慕容兰道。

“华姨会照顾好关关。”

“我是妈咪,我陪着她,她才开心。”

“这么多年,没陪着她,她也过得很好。”席初云口气阴冷。

“……”

慕容兰心头一紧,眼底渐渐浮上一层霜冷。

“怎么能……”慕容兰咬住嘴唇,“正是因为这么多年没有陪在关关身边,我才更应该陪着她!我已经可以出院了,为何又要继续住在这里?”

“我说还没完全恢复,便安静住着!”他口气霸道。

慕容兰是倔强性子,最受不了被人命令。

尤其席初云还用这种强势压人的口气,更让她难以接受。

“我已经好了!”她娇喝一声。

席初云看了慕容兰微微隆起的小腹一眼,这个女人修养了一段时间,肚子长得也很快。

慕容兰正要和他争辩,争取可以出院,席初云已经转身出去,还将门关紧。

慕容兰用力敲门,席初云依旧不给她开门。

“席初云!什么意思!”

席初云看向幽深的走廊尽头,琥珀色的眸子渐渐飘忽起来,薄唇微启,低喃了一声。

“难道那个女人,还活着?”

身后还传来慕容兰“砰砰砰”的敲门声。

席初云忽然打开房门,慕容兰敲门的拳头,差一点砸在席初云的身上,被席初云一把握住她纤细的手腕。

“小兰,安静一点。”

慕容兰见他神色严肃,眉心一沉。

“小兰,我想让去证实一件事。”

“什么事?”

席初云俯身在慕容兰的耳边,说了一句话,惊骇得慕容兰张大嘴,猛抽一口寒气。

“什么?丽莎……”

“嘘。”

慕容兰赶紧捂住嘴,不让声音外泄出来。

……

慕容兰去乔轻雪那里找顾若熙,顾若熙却不在。

“若熙可能去顶楼办公室了!有什么事找她?可以给她打电话。”乔轻雪道。

慕容兰赶紧摆手,笑着说,“我也没什么事,就是找她聊聊天。我上楼去找她,正好活动活动,这几天一直在病床上躺着,感觉骨头都僵了。”

“也是,孕妇多运动运动,对孩子也好。”

“轻雪,我看气色很差,一定是没有休息好!又受到了惊吓,要注意休息。”

“嗯,谢谢小兰。”

“都是朋友,说什么谢谢。”

慕容兰便去顶楼找顾若熙,可顾若熙并不在楼上的总裁办公室。

慕容兰看向对面走廊的尽头,那里有几个黑衣保镖将那里守得密不透风,慕容兰眼底掠过一丝狐疑。

她一步步走过去……

还不待慕容兰靠近那里,黑衣保镖已经走过来,将慕容兰拦下。

“这里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慕容兰笑道,“我在找人。”

“抱歉,这里没有要找的人。”

护士赶紧跑过来,搀扶住慕容兰,“席太太,怎么到这里来了!我送回去。”

“我是来找若熙的!”慕容兰故意扬高了声音。

“总裁夫人不在这里,我带去找。”护士急匆匆拉着慕容兰就走。

慕容兰心里的疑惑更深,眼角微微眯起。

忽然,慕容兰一把推开护士,护士站立不稳,直接倒在身后两个保镖的怀里。

慕容兰就趁此机会,加快脚步,一个闪身,直接越过保镖的阻拦,向着走廊尽头,那一间房门紧闭的病房奔去……

“站住,快点站住———”

保镖赶紧大步追,不住大喊。

慕容兰依旧脚步不停,匆匆狂奔。

她要看看,那间病房里到底隐藏了什么。

丽莎姐……

是不是,真的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