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初云的声音很大,以至于在电话里,也让大家听得清清楚楚。

陆羿辰的脸色当即就变了,什么叫他不同意,“我们还不同意!!”

陆羿辰霍地从沙发上起身,对陆唯惜低吼一声,“给我回房间去!不许再见席圣昱。”

陆唯惜一把抓住席圣昱的手,深深凝望着席圣昱。

佣人们围上来,强硬地将他们分开,送陆唯惜上楼。

“圣昱!圣昱……”

“唯惜,唯惜,唯惜……陆叔叔,我和唯惜是真心相爱!我爸爸不同意是他的事,请不要将我们分开!”席圣昱在佣人的手中挣扎,大声喊着。

“住口!席家和陆家,宿怨太深,们不合适!”陆羿辰丢下这句话,便让人“送”席圣昱离开。

席圣昱在门外吵了很久,不住敲门,到了深夜,许是真的累了,这才离开。

顾若熙看了看窗外,一把拉上窗帘,问躺在床上看报的陆羿辰。

“两个孩子从小就有感情,不应该将他们分开!”

“什么感情?陆家和席家,本就不合适!”陆羿辰生气道。

梦幻清纯美女粉嫩吊带娇艳妩媚写真图片

顾若熙知道,在陆羿辰的心里一直有个疙瘩,当年他们的女儿,若不是因为席初云,现在也和唯惜这般大了。

“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就不要再纠结了!唯惜很好,对我们也孝顺,这就足够了!”

“若熙,看看席初云的态度,当即怒吼,好像我的女儿嫁给他们家,唯惜了他的儿子似的!”

“我陆羿辰的女儿,绝对不能受这样的委屈。”

顾若熙轻叹一声,给陆羿辰倒了一杯水,放在床头,“如果席家答应呢?”

陆羿辰喝了一口水,沉默了。

顾若熙轻轻一笑,“上一代的恩怨,不要牵扯到孩子身上!和我之间,不也是一路走来,很幸福吗?上一代是上一代的事,我都有亲身体会。”

陆羿辰当年能原谅席老的所作所为,为何就不能放下对席初云的成见?

陆羿辰沉默了。

过了稍许,他起身,“我去看看唯惜。”

陆唯惜被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不睡觉,听见有人打开门,赶紧冲上来。

“爸爸……”

陆羿辰看到陆唯惜红肿的双眼,心口轻轻一疼。

“唯惜,爸爸也是为了好。”

“爸爸,我和圣昱是真心相爱!”

“懂什么叫真心相爱吗?们分开了十年,原来的人早已不是原来的样子!们有彼此了解过吗?”

“可是……我们从小相识,他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

“那只是小时候!唯惜仔细想想,现在选择和他结婚,不是一时冲动?爸爸也是担心一腔热血,最后不尽人意。”

陆唯惜渐渐沉默了,缓缓低下头,转身回到床上,躺下去,盖上被子。

她觉得爸爸说的也有道理,有些事,尤其是婚姻大事,确实应该好好考虑考虑。

陆羿辰见她冷静下来,也转身退了出去。

没想到,席圣昱离开不久,竟然又回来了,还带来一个扩音器,站在楼下大喊大叫。

“陆唯惜,我爱,我要娶,我要做我的新娘!”

“陆唯惜,我爱,我爱……”

现在已经是午夜,席圣昱对着扩音器大喊,吵得整栋陆宅都无法安心入睡。

陆羿辰和顾若熙在床上翻来覆去。

“这个臭小子!谁给他的胆量!”陆羿辰翻身起来,就要冲出去教训席圣昱,被顾若熙拦住。

“让他闹吧,也正好考验考验他,到底有多少诚意。”

陆羿辰凝眉。

“如果只是一时冲动,闹个一两天也就退了,那样唯惜真的和他不适合。如果他一直坚持,不肯离开,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陆羿辰浓眉深锁,“还是觉得他们很合适?”

“唯惜一直都很听话,唯独在席圣昱这件事上对我们敢出生反驳,足见他在唯惜心里很重要。既然孩子愿意,我们又何必一直阻挠呢。”

陆羿辰觉得顾若熙说的有道理,陆唯惜毕竟是他的女儿,他也舍不得见陆唯惜伤心难过。

席圣昱足足喊了一晚上,声音都哑了,还在一直喊。

早上的时候,许是他真的喊累了,休息了有一个小时,也让大家得以片刻安宁,便又对着扩音器大喊了起来。

“唯惜,唯惜,我爱,我要娶……”

年轻人的战斗力,向来所向披靡,干劲十足。

席圣昱又足足喊了一个白日,能有片刻安宁,也是因为扩音器没电,回车上充电。

顾若熙站在楼上,苦不堪言地看着外面,见席圣昱站在车前喝水吃面包,不禁哭笑不得。

这个孩子,是在车上准备了足够的口粮,打算打持久战了。

陆羿辰出门去公司,席圣昱见到陆羿辰,便将扩音器对准陆羿辰,大声喊。

“我要娶唯惜,谁都不能阻止我!我要娶唯惜,我爱她!”

陆羿辰恨不得将这小子的脖子捏断,指了指席圣昱,“最好能在这里喊十天半月,我算厉害。”

席圣昱顿时信心满满,满身力量的继续大声喊,“唯惜,唯惜,我爱,我要娶做新娘。”

席关关见席圣昱在外面大闹,跑出去阻止过,结果席圣昱根本不听劝,依旧锲而不舍继续大喊。

接连的三天三夜,席圣昱闹的不停不休,也会回车上睡个一两个小时,然后就继续站在门外大喊。

用席圣昱的话说,“我不相信,让们和我一样不眠不休,们还能坚持到底!”

他要用这个办法,将陆羿辰的底线击溃,动摇心念,同意他娶唯惜。

陆唯惜本来还能忍得住,渐渐的开始无法冷静,在房间里不住来回徘徊。

她想要出去见席圣昱,怎奈门口有人守着,她根本出不去。

席圣昱在门外,已经喊了四天了,嗓子已经哑得快要发不出声音,陆唯惜一阵心疼。

她终于坚持不住,趁夜推开窗子,用窗帘编成绳子,从三楼顺了下去。

陆唯惜知道家里的保镖巡防路线,也知道家里哪里有监控录像,轻易避开,打开紧锁的大门,赶紧闪身出去。

“圣昱!”

“唯惜!”

席圣昱和陆唯惜紧紧拥抱在一起,陆唯惜随着席圣昱赶紧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