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接听了严无恙打来的电话,那就暴露了封十五的手机在自己这里;

如果不接严无恙打来的电话,那又打探不到该有的消息!

于是,封行朗按掉了严无恙打来的电话,改给严无恙发信息。

不方便接电话,有事儿你说。

在等待严无恙回信息的过程中,封行朗翻看了一下封十五跟严无恙的聊天记录。

也没什么隐私方面的话题,更多的是御龙城工作上的一些琐碎的事情。

封行朗注意到了严无恙对封十五的用词。

你去弄一下……

你去把……搞一下!

等等,都是对封十五发号施令的口气!

一直以来,封行朗都把严无恙当成一个孩子来看待,却没想到,严无恙已经有了他爹那种使唤人的老大气场。

当然,御龙城是严邦留给严无恙的,他对封十五发号施令也没什么问题;

清纯素颜美女白皙娇嫩香汗淋漓

可封行朗总感觉严无恙言语和语气上有些过了!

毕竟封十五可是陪着他一起长大的,对封十五如此的发号施令,怕是有些不妥!

虽然封行朗也会对丛刚发号施令,但他清楚,自己跟丛刚有过命的交情。

如果丛刚有危险,他也会毫不犹豫的保他、救他!

但严无恙对封十五的发号施令,却让封行朗感觉到了不舒服。

毕竟严无恙要小上封十五几岁。对于一个比他大上好几岁的成年人发号施令,似乎有些嚣张狂妄了。

而封十五回复严无恙的,一般都是好的、我这就去做之类的顺从言语。

看来封十五这小子在御龙城里,也太低调了一些!

被比他小好几岁的严无恙如此的使唤来使唤去,到是毫无怨言。

封行朗眯眸思考之际,严无恙的信息发了过来:

你在哪儿?离开申城也不跟我说一下?你干爹把你打得严重吗?我看过监控了!我干爹是真狠呢!你好歹也是他的义子……

看到严无恙回来的信息,封行朗的面容越发的深沉。

尤其是那句:我干爹是真狠呢!你好歹也是他的义子……

先不去考虑自己是不是真狠,就严无恙这说话的口气,怎么听都觉得有挑拨离间的意味儿!

难道这是他支走封十五的手段?!

于是,封行朗便给严无恙回了一条:义父封行朗的确够狠!无恙,你也小点儿心,我这个义子他能打,你这个干儿子,他也能打!

封行朗这么回复,像是在警告严无恙:义子我能打,干儿子我照样能打!

你就别替我操心了!我可是我干爹的干儿子!

严无恙不想在封十五面前输。所以,他总想在封十五面前表现出高他一等。

果然呢……严无恙这小子有恃宠而骄的嫌疑!

以为自己是干儿子,就不挨打了?

要是敢觊觎他封行朗的女儿,他照打不误!

不过话又说回来,严无恙那小子对女儿林晚表现出来的小心思已经很明显了;

而封行朗大多只是呵斥和教训……还没有上升到要动手打他的地步!

封行朗不免会扪心自问:自己究竟是不是太过偏袒严无恙了?

事实的确如此!

至少在封十五和严无恙之间,封行朗是明显偏袒严无恙的!

也就不奇怪严无恙平日里对封十五吆五喝六了!

好好听你干爹的话,把御龙城打理好!记住了,千万千万不要惦记晚晚妹妹!我就是血的教训!更是你的前车之鉴!

思前想后,封行朗还是决定以封十五的口气,给严无恙发去了一条警告消息。

让严无恙那小子也别打自己女儿的主意。

否则,下一个挨揍的,肯定是他严无恙!

这个就用不着你操心了!晚晚妹妹跟我从小就定过娃娃亲了!你这些天先好好的思过吧!等哪天干爹消气了,我再替你说情,让干爹同意你回申城!

见‘封十五’如此的挑衅自己,严无恙便胆大包天的连‘娃娃亲’都敢说出口来。

或许是封行朗,又或者是林雪落,在严无恙小的时候,也许偶尔间提到‘娃娃亲’这么回事儿,却没想严无恙还真的当真了?!

这让封行朗着实的气愤之极!

刚刚才打跑了一个封十五,现在又来一个严无恙?

这两小子是争先恐后的想往枪口上撞呢?!

都不怕死的么?!

嗯,那就拜托你了!

封行朗还是隐忍住了,给严无恙发了一条低姿态的求帮信息。

好说!谁让我们俩是兄弟呢!

严无恙又回了一条。口气到是挺爽快。

封行朗:“……”

臭小子,还真把自己当老大了呢?!

目中无封十五也就算了,现在都快没他这个干爹了!!

还‘娃娃亲’?打不死你个小兔崽子!!

气愤难平的封行朗,重重的将手机摔在办公桌上。

……

林晚这一整天,都哭得好伤心。

脑海里一直萦绕着十五哥哥被打得皮开肉绽的画面。

是她的刁蛮和任性,害了十五哥哥挨了渣爹的毒打!

封林晚真的很讨厌这样的自己!

只要一下课,她就会跑去卫生间里大哭一场;然后再用水把自己的脸洗干净。

临行放学的时候,还是被老师给发现了。

她只能撒谎说自己在卫生间里不小心摔了一跤,把屁股给跌疼了。

因为说其它地方疼,老师肯定会检查的。

只有说屁股疼,老师没办法检查。

这样她才能顺利的蒙混过关。

这一整个白天,老师讲的课,她是一个字都没能听进去。

好不容易煎熬到放学,她迫不及待的想跟来接她的卡耐接手机打电话给她的十五哥哥。

“晚晚,你是不是又哭了?都让你不要哭了,你还哭!”

封小虫看到眼圈红红的妹妹,一边心疼,一边担心,“要是让爹地看到了,他又要多想了!”

“卡耐,把你的手机借给我给十五哥哥打电话好不好?”

封林晚根本就没空搭理小虫哥的提醒。

原本,她想跟同学借电话打给封十五的,但一直忍到了放学。

“你想打电话给封十五自投罗网呢?”

在学校门口守了一天的卡耐,看起来有些怠倦。

“自投罗网?什么意思?”

封林晚吃惊的问。

“因为封十五的手机,在封大总裁手里。你说你打电话给封十五,是不是自投罗网?!”

丛刚考虑到林晚会偷偷摸摸的给封十五打电话,所以他提前通知了卡耐。

“什么?十五哥哥的手机竟然……竟然在我爹地手里?”

封林晚着实惊愕了,“我爹地怎么可以这么坏啊?他实在是坏透了!”

这一刻的封林晚,再一次忍不住的大哭起来:

“我就想跟十五哥哥说说话……他都不允许!!”

封林晚怒声嚷嚷道,“我真的好恨我爹地!”

“晚晚,你不要再这么任性了!!爹地也是为你好!”

封小虫吼了妹妹几句,“你才十四岁,是不可以早恋的!”

“我不可以早恋?!那你跟安安为什么可以?”

封林晚不满的哼着气,“你们不是也没满十八岁吗?”

“我跟安安是我跟安安,跟你和封十五不一样!因为你是爹地的宝贝女儿,所以任何一个跟你搞早恋的人,都会被挨打!”

见到安安的封小虫,今天情绪还算不错。

但妹妹晚晚的刁蛮,让他真的很头疼。

“我不要做爹地的女儿了!我真的好想自己是孤儿!!”

封林晚任性的嚷嚷出声。

“呵呵!你要不是封行朗的女儿,封十五连看都不会看你一眼!”

这个封小虫,是真能一针见血啊!

如果林晚不是封行朗的女儿,封十五肯定不会跟她有交集!

毕竟御龙城里漂亮的女人很多:而且要身材有身材,要学历有学历!

也不泛一些包装过的名媛千金!

因为能去御龙城钻石级包间的,都是非富即贵的公子哥们!

“不会的!十五哥哥是真心喜欢我的!”

封林晚的声音明显小了很多。

“或许封十五的确是喜欢你的!但前提条件必须得是:你是封行朗的女儿才行!”

封小虫拿过湿巾来给妹妹擦脸,“晚晚,你还是乖乖做封行朗的女儿吧!封十五会回来找你的!这一点儿,你毋庸置疑!”

封林晚默了声,靠在座椅上一句话也不说了。

“晚晚,你小虫哥,还有丛叔叔,都在很努力的帮助封十五在你爹地心目中恢复形象!让你爹地不再误会封十五!”

卡耐将老大丛刚的话意转达给了林晚:

“但这需要你的配合!只有你不再对封十五念念不忘,乖乖的做回封大总裁的宝贝女儿,封十五才有机会重新回到申城!回到你的身边!别无它法!”

这也是老大丛刚的意思。

“你们就这么怕我爹地吗?”

封林晚思考了一会儿,才淡淡的问出一句话来。

“你以为你爹地这么多年来的人脉关系是白积累的?”

卡耐回头看了封林晚一眼,“你爹地想在申城横着走,都没人敢拦的!”

“就因为我爹地是河屯的亲儿子,所以你们一个个才这么怕他的,对吗?”

封林晚哼着气。

“当然不是!”

卡耐微微换息,“我老大丛刚够厉害吧?他还不是对你亲爹唯命是从?你爹地的魄力和手段,超乎你的想像!”

其实有关这一点儿,卡耐一直也是疑惑不解的。

怎么老大丛刚,就对封行朗唯命是从的呢?封行朗也就只会做做生意、耍耍阴谋诡计……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