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何生八点钟就起来了,起床的时候,他从枕头下拿出那块玉牌。

玉牌一到白天,就失去了光亮,但是在夜里的时候,作用却是非常的明显。

昨晚何生与黑虎交手,虽然过程不长,但是对方毕竟是天师,何生的实力能够对其产生压制作用,但何生却仍然有很大的耗损。只不过,一晚上的时间,玉牌便将耗损补充了起来。

这么说来的话,以后自己晚上要是拿着玉牌修炼,最多半年的时间,自己就能够提升到天师五阶。

这个速度,哪怕是放在灵气十足的山中,也是非常恐怖的了。

叮咚!

大门的门铃响了,何生翻身而起,穿着睡衣朝着客厅里走去。

刚到客厅,何生就发现秦静已经将门打开了。

“叶警官?”看着站在门外的叶箐,秦静的表情有些疑惑。

叶箐微微一笑:“秦小姐,我是来找何生的,他起床了吗?”

听得这话,秦静愣了一愣,转过头看着站在客厅里的何生,开口说道:“进来吧,他起来了。”

叶箐点了点头,跟着秦静走进了屋里。

纯白林笑媚的居家时分

看着叶箐从屋外走进来,何生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我说大姐,这么早就跑来串门,你不累呀?”

“来给你送东西的。”

叶箐笑了笑,从身后拿出一个卷起的锦旗,接着,她将锦旗放了下来。

锦旗上有四个大字:热心市民。

何生整个人都懵了,表情更是有些呆若木鸡。

过了几秒,何生的表情变得激动起来:“不是!你们送锦旗给我干嘛?”

“王局说了,如果没有你,我们抓不到黑虎,所以特意让我给你送一面锦旗。而且,今年的市内十大良好市民,也可以颁给你。”

“搞什么呢!”何生瞪了叶箐一眼:“你们嫌我死得不够快啊?”

“什么意思?”叶箐眼神里充满不解,这个家伙,送他锦旗,他还不乐意了?

“我问你!黑虎是不是黑字盟的二当家?”

叶箐点头:“对呀。”

“那他上面是不是还有个老大?”

“对,那个人叫黑龙。”

“你想玩死我呀?”

何生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帮忙抓黑虎,这只是看在警民合作的份上。而且平时何生要找应毅斌办事,他要是多帮助警方,那应毅斌自然也乐意帮他的忙。

可是,之前杀掉黑蛇,再到昨晚活捉黑虎,黑字盟根本就不知道是自己干的,现在好了,一面锦旗送到家,这黑字盟的那位老大要是知道了,那这麻烦也跟着到家了。

“你们就不能对外宣称,黑虎是你们江都警方抓获的吗?万一那黑字盟的大哥盯上我怎么办?你保护我啊?”何生没好气的瞪了叶箐。

听得这话,叶箐忍不住笑了出来,听何生这么一说,她才反应过来何生为什么这么激动。

弄了半天,这家伙是怕人报复。

“你本事那么大,要是黑龙盯上你了,你就顺手帮忙也给他抓了吧,这不挺好的吗?”

“说得真轻松,你去抓个试试?”何生翻了个白眼:“赶紧走,锦旗我不要!”

“必须要!这是我们王局吩咐的。”

看着何生的样子,叶箐觉得很好笑,这个家伙,昨晚还很一副冷面杀手的模样,开口就问自己黑虎是要死的还是要活的,可现在送他一面锦旗,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这家伙也太有意思了。

“秦小姐,这面锦旗,麻烦你帮忙挂起来,这是我们王局对何生的表彰,希望以后我们警民合作愉快。”

说着,叶箐将锦旗放在了茶几桌上。

一旁的秦静还有些呆,木讷的点了点头:“好…”

“我先走了。”说完这话,叶箐头也不回的朝着门口走去。

看着茶几桌上放着的锦旗,何生感觉自己的脑瓜嗡嗡直响。

不是他怕黑字盟,而是在何生看来,黑字盟这边,根本就是没必要招惹的麻烦,黑虎毕竟是个天师一阶的高手,他对这个黑字盟来说肯定非常重要,而自己将黑虎送进了牢里,那黑字盟能善罢甘休吗?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

这面锦旗,算个屁的表彰啊,这简直是送了个麻烦到家里。

何生才不信黑字盟的人查不到自己。

“何生,你昨晚,到底干嘛去了?”一旁的秦静见到何生盯着锦旗发呆,有些疑惑的问道。

何生沉了一口气,无奈的答道:“哎,帮了警方一个忙,抓了一个大罪犯。”

“那不挺好的吗?那为什么送你锦旗你不想要啊?”秦静又问道。

见到秦静鼓着大眼睛看着自己,何生不由得苦笑了一声:“因为这个大罪犯的身后还有一个更大的,这面锦旗送过来,这就代表着,那个更大的或许会盯上我。”

“啊?”秦静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那…那要不要把这面锦旗送回去啊?”

“没用了,警方既然要给我送锦旗,那说明会对外声称是我抓了黑虎,锦不锦旗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件事很多人都会知道是我干的。”何生重重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要早知道警方会这么干,何生昨晚救了叶箐之后,就该直接走的。

干嘛非要抓这个黑虎呢?

这时,何生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一看,脸色顿时一变。

“喂,应先生…”何生接起了电话。

“哈哈哈,何生,锦旗收到了吧?”电话那头传来了应毅斌的笑声。

听得这话,何生的表情变得有些僵硬:“应先生,送锦旗这个事,是你的意思?”

“哈哈哈,也不是,我想了想啊,既然你能将黑字盟的黑虎都给活捉了,那不如再辛苦点,找机会把那黑字盟一锅给端了,这多好啊。”

“我…”何生哑口无言,他就说嘛,警方根本没有必要给自己找麻烦啊,肯定是背后有人搞鬼。

联想到上次被应毅斌坑了一把,答应了扳倒李家,这面锦旗,还真像是他的作风!

“好啦,我打电话来就是通知你一声,就先这样吧。过些天啊,我再让江都市警局给你送良好市民的锦旗过来,你在家里找个地方挂起来。”

何生脸色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