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渐暗,天蝎城中,灯火如繁星。

混乱黑街里,灯红酒绿,各种武林人士出没,身带刀剑,人流如织,卖货郎,地摊客,各种叫卖声此起彼伏。

巷子里,柳家胡同中,十几个柳家族人拿着一份份传单,四散而去,满街发放。

“好消息,好消息!”

“柳家族长的千金柳美美比武招亲,比武招亲!”

“无门派家族限制,无户口要求,无年龄限制!不要房也不要马车”

“只要你武功高,只要你够强,哪怕你是七十岁老大爷,都能成为柳家的乘龙快婿!”

……

此消息一出,混乱黑街骚乱,继而震动!

震级,三级!

比武招亲,不限制年龄,七十岁老大爷也可以?!

各路江湖高手炸了!

超清纯可爱美女生活照 嘟小嘴卖萌可爱迷人

一些仰慕柳美美已久的人,更是激动的鼻孔飙血,举剑剁手。

“比武招亲,为毛不限制年龄?难道不知道天蝎座最多就是那种老不羞的老家伙吗?”

“柳美美,那可是混乱黑街的第一美人啊!”

“岂止是混乱黑街第一美人,她还是天蝎城佳人榜第五,身材一级棒!”

“那柳家疯了吗,比武招亲,竟然不限制年龄!”

酒馆里,一群喝酒的老头子却兴奋的拍手。

“柳家那女娃啊,我记得,的确是个难得的极品尤物啊,嘿嘿嘿,老头子我有福气了!”

“老张你就别凑热闹了,你都八十岁了,娶了也只能干瞪眼,不如让给我!”

“老李你吹啥牛比,老王我当年江湖人称“玉面郎君”,今年六十七,腿好腰好身体好,吃馍馍儿香,合该由我享用此尤物!”

“哈哈哈……”

……

一群糟老头子在议论,大笑。

他们头发花白,满口大黄牙,甚至大部分都秃顶了,但说话声音极大,声波很强,酒馆窗户上的苍蝇扑腾了几下,簌簌而落。

它们都脑震荡死了。

四周,很多年轻的江湖人气得瞪眼,却吓得不敢质疑一声。

因为这几个老头子,无论是背景还是武功,都极为强大,每个人都纵横江湖数十年,杀人如麻,眼睛都是红的,身上流露出的气机,非常可怕。

“哎!柳家是傻了么,如果真的招了这几个老江湖做了上门女婿,那可真是要把整个柳家往火坑里推啊!”

酒馆里,众人叹息,低声议论。

混乱黑街外,督王府门口,一个灰衣武者急速冲进了府邸门口,经过重重门厅和检查,来到了一座阁楼外。

阁楼九层,督王府的少府主依窗而坐,正在抚琴。

灰衣武者疾步跑来,在楼下躬身行了一礼,将手里的一张传单递给了楼阁的白衣守卫。

白衣守卫带着传单上楼,将传单呈上。

少府主轻瞄了一眼传单上的内容,手指头一颤,琴弦“啪”的一声。

断了!

“笔墨来!”

声音落下,白衣守卫端来了笔墨纸砚。

少府主沉思片刻,笔走龙蛇,很快写好了,但瞬间又撕掉了。

白衣守卫不敢抬头,躬身换了一张纸。

少府主继续写,继续撕……

最后,他猛地折断了笔,抬头看向混乱黑街的方向,眼眸深处泛起了一抹追忆,冰冷的脸上罕见的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半年前,他认识了她,在天香寺上香的路上,他导演了一幕英雄救美,想要亲近她。

结果,被她识破,甩了他一巴掌。

那小老虎一样的眼神,小辣椒一样的泼辣,小刺猬一样的敏感,以及对他毫不顾忌的指责,让他第一次有了一种特别的感觉……像极了来自姐姐的爱!

可惜啊,姐姐去世好多年!

而她,那个丫头,是个野丫头片子,更是个小辣椒。

没有高贵的气质,没有显赫的身份,只是衰落的柳家族长的女儿。

却敢对他这个督王府的少府主“动手动脚”,丝毫不像其他女人一样,看到自己就往上贴那种。

从此以后,他心里有了她,却始终在克制,甚至想忘了她。

因为督王府的威严与身份,不允许他婚姻自由,更不会让他与这样一个衰落家族的女子开花,结果。

前几天,柳家遭遇灵猴宗、剑王宗以及其他家族的围攻,他都忍住了。但今天,看着这份比武招亲的传单,他无法淡定了。

“比武招亲,竟

“哎,这妮子……算了,我还是亲自去一趟吧!”

说罢,纵身一跃而起,仿佛大雁掠空,从九层楼阁落下,几个起落,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白衣守卫眼中光芒一闪,捡起了地上的纸团,疾步向督王府的正厅而去。

油灯下,正厅里,督王府的主人威严而坐,看着白衣守卫呈上来的纸团字迹,眉头深深地拧在了一起……

“去查查这个柳家……”

“遵命,府主!”

……

混乱黑街,柳家祠堂里,油灯跳动。

棺材里,柳凡躺尸。

他的目光多次扫过族长柳涛,心中感到万分的诧异。

老奸巨猾咒,真的太强了,柳涛完全成了一只老狐狸,一下午都笑眯眯的样子,颇为高深莫测。

几位长老询问他为何要把柳美美比武招亲,他不愿透露原因,只说天机不可泄露。

柳美美哭着跑来,跪地请求他改变决定,他不但没有改变主意,还打了柳美美一巴掌,吩咐族人将柳美美关押,严加看守。

“族长好狠的心!”

族人震动。

五位长老沉默。

柳凡惊诧,他现在也有点看不透柳涛的深浅了。

“为了柳家的强大,真的不择手段,连亲身女儿都愿意牺牲吗?!”

“还是他有其他打算……”

柳凡看不懂,想不明白,感觉自己的智商跟不上中了“老奸巨猾咒”的柳涛了!

祠堂里。

柳涛和五个长老一起,祭拜了柳凡,而后打开了柳凡的棺材。

“来吧,一个个上手,摸老祖宗!”

柳涛说道,脸上一直挂着狐狸般的笑容。

这笑容,让大长老心怵,让二长老不敢当面吃手指甲,让三长老不敢随意闻耳屎,让五长老和六长老觉得紧张。

“我先来吧!”

看到没人动,大长老柳大海第一个走了出来,开始摸柳凡。

良久后,他收手,满脸喜色的退后。

通过刚才的上手摸老祖宗,他终于感悟了全套的《三阳炼体诀》的行功之法,只要以后勤加修炼,突破鱼跃境不是没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