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明敏独自送了曹诚光一段,曹诚光向她摆了摆手道:“你回去吧,不用担心我,我就算在土地里也一样能够恢复。”

曹明敏咬了咬嘴唇,眼前有些发红,突然她展开臂膀抱住了曹诚光,含泪道:“光光……”

曹诚光被她抱在怀里只觉得浑身酥软,这久违的幸福,难以形容的幸福中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尴尬,低声道:“别这样,你同事和学生都看着呢。”

“我不在乎!”

曹诚光心说你不在乎我在乎,知道的明白咱俩是老相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抱孩子呢,我虽然个小,可也是个有自尊的男人,曹诚光道:“你先把我放下来。”

曹明敏这才知道他的意思,将曹诚光放下,自己蹲下去道:“光光,你一定要等我出去。”

曹诚光笑道:“傻丫头,我去去就回,最多六个小时,回头我给你带点吃的回来,健力宝好不好?”

曹明敏眼圈一红,曹诚光失踪了太长时间,离开现实社会太久,已经不知道现在流行的饮料是什么,可难得他还能够记起自己喜欢喝的饮料,曹明敏点了点头,小声道:“好!我还想吃烤肉季。”

“等你们出去,我带你去吃好不好?”

曹明敏用力点了点头:“一定!”

****

营救的进程比预想中要顺利,按照目前的进程,一周以内应该可以打通这条隧道。更让人欣慰的事,他们重新取得了和工程部之间的联系,工程部找到了应急线缆,恢复通信的同时也恢复了供电,他们分出一半的人员前往坍塌的另外一面,从里向外展开掘进,这样一来隧道的清理疏通进程还会大大提前。

青涩稚嫩美女户外清纯唯美赏花图片

从事发以来屈阳明都未曾合眼,安崇光让他去卧铺车厢休息,因为营救工作还会进行几天,在工作中两人已经建立了一些默契,有些事情就算不说心里都明白。

曹诚光这次回来明显比上次更有底气,得意洋洋地将手机递给了安崇光:“全部平安无事。”

安崇光接过手机仔细研究着那张照片,清点了一下人数,顺便辨认一下照片中的每一张面孔,对于失踪的这些人,安崇光早已倒背如流,人数的确是三十九个,可安崇光的目光落在一个身材高大的白发壮汉身上的时候不由得一怔,他伸手指了指道:“这个人是谁?”

曹诚光看了一眼道:“王猛,应该是学生吧,我听别人都这么叫他,你还是让屈阳明出来,他比你熟悉。”

“就这些人?”

曹诚光望着安崇光道:“你什么意思?你们说过困在地狱谷里面一共有三十九个人,你查查不多不少刚好三十九个,怎么?该不是想翻脸不认账吧?”

安崇光笑道:“怎么可能,曹先生,目前里面什么情况?”

曹诚光道:“全体状况不错,不过中州墟里面的情况不太稳定,动植物大片死亡,就像是经历了一场浩劫的末世。你们最好抓紧营救,我担心不久以后还可能会有地震,这样吧,你来下命令,让工程部的往中州墟掘进,争取先打通这边的路,把人从中州墟里救出来。”

“已经开始了。”

“什么?”

安崇光道:“已经开始营救了,应急电力和通讯都已经重启,工程部已经开始营救工作了。”

曹诚光道:“你效率倒是挺高的。”他舒展了一下手臂道:“现在谈谈我的事情了。”

“什么事情?”安崇光笑眯眯道。

曹诚光望着安崇光道:“需要重复吗?神密局的新任局长大人该不会出尔反尔吧。”内心中忽然产生了不祥的预感,他从椅子上跳了下去。

安崇光道:“我已经帮你申请了,上头也答应给你减刑。”

曹诚光怒道:“我要得是自由,不是什么狗屁减刑!”

“有些事我说了不算。”

曹诚光点了点头,忽然冲出了车门,他早就料到事情没那么容易,可他认为在营救行动没有结束之前,自己对他们还有用处,这些人不敢轻易对自己下手,可安崇光的态度却让他有些心惊,曹诚光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变得没那么重要了,他感到了危险。

只要冲出车门,只要他的脚沾到地面,别说安崇光,就算是他们现场所有的人都加起来也不可能困住自己,曹诚光矮小的身躯已经飞出了车厢,他发出一声得意的大笑,笑声却戛然而止。

一张大网从车顶洒落,曹诚光的身体还未落地,就被这张大网兜在其中,身体如同粽子一样被困在网里。车顶站着两位年轻人,他们都身穿黑色的制服,包裹严实,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安崇光向两人欣赏地点了点头:“把他装到金属箱里,即刻送回天坑。”

曹诚光有生以来还从未如此恨过一个人,他尖叫道:“安崇光,我草你十八辈祖宗!你出尔反尔,毫无诚信。”

安崇光示意

手下用胶带封住曹诚光的嘴巴,来到他的面前,轻轻拍了拍曹诚光的面孔道:“你所做的一切补偿不了你当年的罪孽,其实就算给你自由,你也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中生存下去,回到你原来的地方对你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曹诚光一双眼睛变得血红,如果他能够获得自由,他想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杀掉安崇光。

屈阳明被吵闹声惊醒,出来的时候,曹诚光已经被带走,他向安崇光道:“我好像听到了曹诚光的声音。”

安崇光点了点头道:“已经完成了使命,送他回去了。”

屈阳明皱了皱眉头:“给他自由了?”

“岳先生不会同意,你也不会同意。”

屈阳明没说话,从安崇光的话中他已经明白了曹诚光的去向,心中居然产生了一些同情,虽然他认为自己不该产生这样的想法。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要亲自向岳先生汇报一下这里的进展。”

****

历经五个小时的艰苦跋涉,所有人在周兴荣的引领下顺利到达了三号基地,三号基地的规模和训练营不能比,只是一座孤零零的小屋,确切地说这里是中州墟的一个补给点。

周兴荣打开小屋的房门,里面有不少的应急物资。压缩饼干、罐头、饮用水,还有一些武器和帐篷,这里的物资足够他们撑上半个月的时间。

众人一起动手在小屋周围的空地上搭建了五顶帐篷,也转移出一部分的应急物资,这是为了避免地震。其实完全可以搭建更多的帐篷,但是考虑到安全起见,还是集中居住,张大仙人来此之前所说的大家一起睡通铺果真变成了现实,只不过没有男女混住。

他们搭建好营地之后,黎明终于到来,中州墟的天空也是灰蒙蒙一片。

曹明敏独自一人站在一棵枯死的大树下向周围的旷野中眺望,距离曹诚光离开已经过去了八个小时,仍然没见他回来,她意识到很可能出了事情,内心充满了不安,像极了当年曹诚光不辞而别离开时候的心情。

白小米来到她的身边,小声道:“您在等他?”

曹明敏笑了笑,双臂抱在一起道:“应该回来了。”

白小米道:“他过去一直都在天坑,您不知道?”

曹明敏摇了摇头,忽然明白白小米说这句话的意思,这古灵精怪的女生是在婉转地通过这种方式暗示自己,曹诚光很可能又被送了回去。

曹明敏紧张地咬了咬嘴唇,她了解安崇光,安崇光这个人表面和蔼,可在原则性的问题上根本不会让步。他不可能给曹诚光自由的,曹诚光其实也明白这一点,或许也早就有了应对计划,只不过他在发现自己被困其中之后,改变了原来的计划。

曹明敏内心感到一阵歉疚,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曹诚光肯定不会如此卖力,也许他早已趁机逃走了,是自己害了他。

张弛正和其他人一起忙着在营地周围扎起临时的围栏,围栏做得很简单,就是将干枯的树干栽入地面,然后在利用绳索和铁丝将彼此相连,在营地周围形成了一圈临时的防护网,这东西主要是为了防止野兽的侵入,毕竟张弛在训练营就遇到了十多只鬣狗,未雨绸缪总比临时抱佛脚要好得多。

王猛工作的非常卖力,甄秀波主动给他送了瓶水过去,王猛朝她笑了笑道:“奶!”

甄秀波红着脸纠正道:“我不叫这个名字,我叫甄秀波,你记住,甄秀波!”

王猛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波!”

甄秀波叹了口气好像也不怎么好听,爹妈当初为什么要给自己取这个名字?

王猛咕嘟咕嘟将一瓶水喝完,随手将水瓶扔在了地上,甄秀波捡起,向他道:“不可以随便扔垃圾。”

王猛一脸茫然地望着他。

甄秀波想给他演示一下,可周围也没有垃圾桶。白小米走了过来,向她道:“慢慢来,他很聪明,我觉得用不了一年他就能和正常人一样。”

“人家本来就正常!”张大仙人从一旁走了过来,找甄秀波要了瓶水,一口气灌了半瓶。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