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乔从席家的满月宴回来,乔妈妈便积极热情地迎上来。

“乔啊,回来了!”

乔妈妈那张充满灿烂笑容与喜庆的脸,就好像在迎接出门已久的女儿一样。

夏紫木不禁脸色一暗,心底深深鄙夷。

“宴会怎么样?顺利吗?有没有被摄像头一直包围?害怕了吧?没见过那样的场面!不过没关系,今后这样的场面会很多。”

乔妈妈赶紧拉着康乔进门,让她坐在沙发上休息,又让佣人倒水过来。

“那种宴会,一般都吃不饱,我已经让厨房准备好了宵夜,一会吃一点再去睡。”

康乔有些受宠若惊,抱着水杯低头喝水,默不作声。

乔妈妈赶紧拿了一张帕子放在康乔的膝上,免得不小心脏了康乔一身昂贵的碎钻礼服。

夏紫木本想直接上楼,不想看到乔妈妈谄媚的嘴脸,但乔沐风站在原地没有动,她便也跟着没有动。

她不希望留给乔沐风和康乔在一起的机会。

她必须看紧乔沐风。

漫漫无边葵花地里的阳光美少女图片

乔妈妈笑呵呵地坐在康乔身边,“乔啊,在宴会上席太太都当众宣布什么了?”

康乔困惑摇摇头,“没宣布什么啊。”

“就没有说……”乔妈妈指着康乔身上昂贵的礼服,“与义结金兰的事?”

康乔摇摇头。

乔妈妈的态度当即就变了,“她给准备了这么昂贵的礼服,难道不是为了当众宣布和义结金兰?”

“没有。”

乔妈妈哼了一声,从沙发上站起来,低头望着沙发上的康乔,瞬间变成了居高临下的傲慢态度。

“呵!席太太说的好听,一直当是救命恩人,拿当亲人,感情只是说一说给我们听的!”

“也不是,关关忽然不见了,宴会结束的有点匆忙。”康乔小声解释。

乔妈妈双手环胸,口气刻薄,“我算明白她的意思了,给准备一身名牌礼服,就是为了镇压我们,感情在她眼里,也没有那么被重视。”

康乔更深低下头,有些灰头土脸。

乔妈妈一扭身,背对康乔,冷冷扫了一眼夏紫木。

乔沐风不想再听下去,举步上楼。

乔妈妈赶紧对乔沐风说,“沐风啊,书房已经收拾好了。”

“我搬回房间睡了。”乔沐风头也没回,轻飘飘道。

夏紫木也跟着上楼。

乔妈妈又赶紧说,“沐风啊,吃点宵夜再睡吧,每次去宴会都吃不饱。”

“不饿。”

乔妈妈按住心口的位置,小声嘟囔,“一个个没一个顺心如意的!”

乔沐风回到房间,直接去了浴室。

夏紫木换好睡衣,站在浴室门外,想要开口说点什么,但听到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又没有力气开口了。

她在浴室外等了许久,乔沐风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出来。

他没看夏紫木一眼,轻飘飘与她擦身而过,丢下一句话。

“我用完了。”

夏紫木一手放在浴室门上,想要推门进去,又转身看着裹着浴巾,赤裸性感上身的乔沐风。

乔沐风走向阳台,将窗子推开,点燃了一根烟。

夏紫木心口倏然一紧,小声说,“沐风,刚洗完澡,不适宜吹风。”

乔沐风没有说话,深深吸了一口,吐出白蒙蒙的雾气,缭绕在他潮湿的碎发上,纠缠不散,犹如沉压在他心底的愁云。

夏紫木扶了扶齐肩的短发,仰起头,深深吐息,这才有力气发出低弱的声音。

“之前很少吸烟……”

说完,她又低下头,她知道他心底的苦闷。

“对不起,沐风。”

乔沐风夹着香烟的手指,轻轻一抖,望着远处深浓的夜色,淡淡的星光笼罩这座灯火辉煌的城市。

清风拂面而过,碎发轻浮,他一双温润的桃花眸里,隐约泛起一丝涩意。

“紫木,是个从来不会承认自己做错的人。”

他声音很低,伴着从窗口吹进来的清风,飘入夏紫木的耳畔。

空气中似乎夹杂了花园里盛开的郁金香花香,那是夏紫木最喜欢的花,他们结婚后,乔沐风为了哄夏紫木开心,请专人在花园里选了一块地,设计了一片美丽的郁金花园。

“这一次,我真的错了。”夏紫木小声说。

乔沐风怔了怔,依旧望着远处漆黑一片的夜空,过了许久才问她。

“指哪件事?”

“部。”

“包括慕慕?”

“……”

夏紫木沉默了。

“也包括嫁给我?”乔沐风轻声问。

夏紫木猛地抬头,不知何时,乔沐风已经转身过来,她正好对上他那双有些暗沉没有光彩的瞳眸。

夏紫木心口一酸,不禁眼眶微热,“沐风,说带我去荷兰,还作数吗?”

乔沐风浓密的睫毛微颤,幡然想起了曾经对夏紫木的承诺。

他们婚后没有度过蜜月,他承诺她,等有时间,他带她去荷兰,看那漫山遍野郁金香花海……

“沐风,嫁给,我怎么会后悔。”夏紫木笑了笑,挥散眼角的潮湿。

乔沐风又转身对着窗口,留给夏紫木一个高大秀挺的背影。

他又点燃了一根烟,用力吸了两口。

夏紫木不禁有些心寒,在他的世界里,她已经渐行渐远了吧。

他只是在维持这表面的平静,还有这个家庭岌岌可危维持下去的千钧一线。

在乔沐风的世界里,追究圆满,他不会允许离婚的事,在他的世界里发生,虽然他也曾经动摇迷茫过。

但只要心里还有一丝进行下去的必要,他便不会轻易放弃。

就好像当年他喜欢顾若熙一样,不管和顾若熙之间的机会多么渺茫,他都不肯放弃。

夏紫木黯然转身,声音很轻,“看来,有些东西,只有我一个人正在坚守了!”

“沐风,我怎么舍得一直为难。”

“有些决定,若在的心里早已做好了准备,又为何总是没有勇气说出口呢?”

“到底……”

“在犹豫什么?”

夏紫木更想知道,在他的心底,到底是什么让他一直坚持,真的只是为了追求他一直想要的圆满吗?

“也或许,在等待我坚决提出口,因为一直觉得对我亏欠。”

夏紫木低着头,不敢回头再看乔沐风一眼,她真的没有那样的勇气,更不想看到乔沐风决绝冰冷的背影。

她没有看到,乔沐风已经熄灭了手中的香烟,缓缓转身,看着夏紫木低落伤感的背影。

他忽然有一种,想将夏紫木拥入怀中的冲动。

这个女人,或许从开始,他只是因为亏欠,才一直与她在一起。可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点点滴滴积累成多,犹如滴水穿石,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当初的愧疚吗?

“紫木……”

乔沐风叹息一声,接着又道。

“慕慕……未必就是错了。”

夏紫木没太听懂他的意思,回头看他,他却逃开了她的目光。

“那是我的孩子,虽然我有些刻意避开他,但在我心底……依旧很喜欢他。”

“虽然错了,但看到慕慕可爱的小脸,又很感激。”

若不是因为夏紫木的一意孤行,慕慕不会来到这个世界。

乔沐风语塞起来,他说不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很纠结,很挣扎,也很复杂,堵塞在心口,让他整日沉浸在一团苦闷的漩涡之中,找不到正确的出口。

乔沐风深吸一口气,“我真的接受不了,慕慕是因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我更接受不了,在我的婚后,我的生命里又有了别的女人!我感觉自己……”

“很脏!很差劲!”

对一个自我要求很高的优秀男人,这是他这辈子都抹不去的污点。

“紫木,一直说比我自己还了解我,能明白我的感受吗?说一说,我现在应该是什么心情,我又如何走出来?”

夏紫木咬着下唇,声音很小,“就当没发生过,不可以吗?我都没有去介意……”

乔沐风冷笑一声,“没发生过?每次看到慕慕,都会提醒我,我的妻子曾经故意灌醉我,将别的女人送上我的床!我是有多愚蠢?竟然接连两次,都没发现!”

“紫木,这不仅仅是算计,而是背叛了我对的真诚。”

“我那么相信!连在怀孕期间错洞百出,我都没有怀疑!而如何待我?”

“……”

夏紫木彻底沉默了。

“但我也感激!我也很羡慕若熙和轻雪,有儿有女,一家和乐!我也一直都想有个自己的孩子,我们的孩子!但是……我有了我的孩子,却不是的。”

夏紫木哭了,眼泪簌簌往下掉。

乔沐风忽然没了声音,眼睛里只有夏紫木挂满泪珠的一张俏脸。

“沐风,我……”夏紫木挥起手,一下一下抽打自己,“是我没用,是我没用……是我的错……”

乔沐风大步奔过去,一把握住夏紫木纤细的手腕。

他这才惊讶发现,这段时间这个女人竟然瘦了这么多。

“紫木,够了。”他甩开夏紫木的手,不让她继续伤害自己。

夏紫木扑到乔沐风的怀里,紧紧抱住他。

“我知道,心里很痛苦,觉得我现在肮脏不堪,不肯再愿意相信原谅我!我也不肯原谅我自己,麻痹自己告诉自己一切都不是真的!以至于我害怕会有这一天的发生,知道一定不会原谅我,才会一直强迫康乔瞒住这件事,才会做了很多阻止康乔与见面,伤害了康乔……”

“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现在不求的原谅,我只希望能好好的,不要继续这样子,我真的很心疼。”

“沐风,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我们重新开始,我真的舍不得!”

“我……”

乔沐风张了张嘴,目光暗沉下来,脸上透着一股决绝的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