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特,你走一号路线。我和莫里斯走三号路线。我要看看,是不是像那家伙说的那样,在车子多的情况下三号路线会比较好走。”多诺万道。

“明白。”在皮特应了一声后多诺万便关上了车窗很快和莫里斯两辆车汇入到了车流中。

“我们按照来时的路走。但愿别太堵了。”皮特一边说着一边将车调头并往来时的方向开出去。

事实证明,伊尔并没撒谎,皮特走的这条路当离开这片靠近海边的富人区后便变的异常难走,特别是在一些多股车流交汇的路口几乎就是爬行。所以就算皮特他们并没走错路,但当他们到达国际医院时多诺万和莫里斯他们已经在这里等了有一会儿了。

当皮特将车停下后,多诺万立即来到了车边道“看来伊尔那家伙并没胡说,这一路怎么样?”

“感觉?就感觉还不如我一路跑过来。”皮特打开车门下了车并长长的抻了个懒腰,那样子就好像已经坐了很久并且很累的样子。

“哈哈。那你下次得再熟悉下这个备用路线。虽然绕了点,并且还容易走错路,但是速度上确实能够保证。”多诺万说着转过身看向不远处的塞尔达道“我们的人到齐了。”

塞尔达点了点头转头指了指在路另外一侧的饭店道“我们把车停在那里,就在那里晚餐。”

这次晚餐很丰盛,气氛也很不错。一时间就好像大家都是来这里旅游似得,包括一直不苟言笑的塞尔达也和皮特多聊几句。不过在吃饱喝足后,来到供他们休息的安屋却并不那么好了。

这是一座公寓楼,相比他们要抓的那家伙所住的地方完不是一个档次的,甚至可以说完不是一个世界里的。

落脚点是在这栋公寓楼二层的两间相邻的两户。里面不仅破旧狭小而且还阴暗潮湿。陈设也很简单,简单到几乎就没什么东西。倒是窗户上的窗帘显得格外的新,估计是因为这里又要启用了才在最近新买来的。

“就这么个破地方?”马特显得不满的说到。

安静的清纯少女独自承受的孤独

“怎么你还想去大酒店里住?”莫里斯笑着说了一句后看向塞尔达道“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些重要的东西?”

“重要的东西?”塞尔达看了眼莫里斯,片刻后他反应过来道“武器是吗?不,这怎么可能忘记。早就准备好了。马上你们就能看到。”

塞尔达话音刚落,从外面便传来了脚步声,只见迪亚哥拎着两个大包走了进来,在将东西放下后看了眼塞尔达道“帮个忙,下面还有两大袋子。”

皮特看了眼塞尔达道“我和你一起去。”

塞尔达点了点头,在接过迪亚哥递过来的车钥匙后和皮特两人快步来到了楼下打开了迪亚哥开来的这辆车。

车上还有两个大袋子,皮特习惯性的拉开了拉链看了眼,虽然此刻已经是晚上,车子后备箱里的灯光线也不强,但是皮特还是认出了袋子里的枪是ak系列的步枪。

“ak?”皮特问到。

塞尔达点了点头道“奇怪吗?其实并没什么好奇怪的。甚至如果可以的话,上面都想让你们可以做的像俄国人一样,让他们来背黑锅。”

“这不可能。”皮特摇了摇头道“俄国人和这帮恐怖分子之间好像并没那么尖锐的矛盾,除非这个家伙和车臣叛军有着密切联系。”

“说不定他们之间真的有些联系呢。”塞尔达说了一句后便拎起一只包并关上了后备箱。

皮特回到了房间里时,其他人已经开始组装起枪械了。皮特放下手里的包指了指ak道“我们去公寓的人用这个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迪亚哥看了眼皮特拎起脚边的另外一只包递给了皮特道“你们用这个。ups,加装了消音器的。当然保险起见步枪我还是建议你们带着,可以放在车上。”

皮特接过袋子打开看了看,并将里面的手枪部取出放在了地上,将艾利还有奥乔亚叫到了身边,三人分别检查起这些枪。

大约半个小时后,所有的枪都被装好,包括弹匣也都部压满了子弹。迪亚哥在确定没有问题后便看向多诺万道“明天早上我会带早餐来这里。各位不用起太早,那家伙也没早起的习惯。八点我到这里,八点半左右我们从这里出发。”

迪亚哥在丢下这句话后便离开了,而塞尔达则留下了。莫里斯在将属于自己的那只枪收拾好后看了眼其他人道“今晚要轮流安排值班吗?”

多诺万一边摆弄着手里的枪一边道“不管在哪里,只要我们是单独在外都得安排。”说完他看向一旁的皮特道“我和皮特第一班,你和马特第二班。山猫,王子你们第三班,艾利和辣椒,你们最后一班。就这样吧。”

皮特点了点头将自己的步枪交给了一旁的艾利后将一把ups手枪装在了身上,接着便看了眼埃艾利和奥乔亚道“好好休息。明天也许要在那周围盯上一天。”

“说的不错。”多诺万道“到时你们这一队的任务就是顶住目标的公寓那里。其他的将有我们这一队负责。”说完便同样将ups揣在身上后朝着皮特招了下手并开口指了指隔壁的房子道“两个房间,你们自己选。不过各自的武器随身带着,都早点休息吧。”

皮特跟着多诺万来到了楼道里并顺手带上了门。多诺万看了看左右后朝着楼梯走了过去在来到楼下后转头看了眼皮特道“有烟吗?”

“有的。”皮特掏出了随身带着的烟,抽出一只递给了多诺万,两人各自点着抽了起来。

“你知道吗?皮特,我也许不久后就要离开食人鲨小队了。”多诺万说到。

“离开?”皮特不解的看了眼多诺万,“你打算不干了?”

“不是,你理解错了。”多诺万笑了一下道“事实上我要升职了。我以后可能会想约翰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