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若熙呼吸都变得凝滞,惊愕地瞪着宋秉文,浑身警惕。

宋秉文现在盯着她肚子的目光,带着浓烈的威胁,还有一种会将顾若熙彻底折服的笃定。

顾若熙不喜欢他现在的目光。

非常不喜欢。

透着一种要对她孩子不利的可怕。

顾若熙赶紧双手护住自己的肚子,浑身戒备地盯着宋秉文。

“休想乱来!”她警告道。

“只要将记忆卡给我,我当然不会乱来,我也不想伤及无辜。”宋秉文的话说得不疾不徐,缓缓靠近顾若熙一步,吓得顾若熙赶紧倒退一步。

怎奈何身后就是高耸的大门,冰凉沁骨。

“的孩子,到底是谁的,我很清楚,不要让我公之于众,到时候,席家对降下惩罚,和孩子的性命都难保住。”宋秉文的声音,渐渐凉了下来。

顾若熙收紧呼吸,胸口一阵闷滞。

“,居然打这个主意!也太阴险了!”

青春阳光美少女稻田写真

“阴险?如我这样地位的人物,只怕没有人不阴险。包括,陆少也是!”紧接着,宋秉文一笑,继续补充一句。

“只怕陆少的心思,比我的心思还要阴险。”

“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顾若熙强声喊他。

“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自己心里也清楚,只是不肯承认。”

说着,宋秉文又逼近一步。

顾若熙退无可退,只能对他大喊,“这里是殷家,不要乱来!就是将记忆卡夺走,我也会找到殷凯,告诉他一切!”

宋秉文无奈一叹,忽然缓了口气,“若熙,我和的目的是一样的!我只是想让婚礼在大婚当天破坏,也能帮让殷凯找到乔轻雪。”

“目的不纯!”

“结果是一样的就好。”

宋秉文忽然出手,一把拽过顾若熙抓紧拳头的手。

男人的力气终究比女人更大,直接将顾若熙掌心中的记忆卡夺走。

“还给我!”

宋秉文抓紧记忆卡,连连退后几大步,“虽然我不知道这张记忆卡里具体有什么,但看的紧张程度,一定很重要!”

宋秉文灿然一笑,“日后大家还要和平相处,不要将局面弄得太僵硬,说呢,若熙。”

“宋秉文!到底要做什么!让殷家颜面扫地,就能报复了吗?”顾若熙想要夺回来记忆卡,宋秉文已快步上车。

顾若熙追上去,“宋秉文,将记忆卡还给我!”

然而,宋秉文已经开着车子,对她洋洋得意一笑,悠然远去。

顾若熙气得一阵娇喘,这时候,紧闭的大门打开了。

从里面行驶出来一辆加长的车子,顾若熙赶紧冲上去,张开双臂拦在车前。

她还以为车上的人会是殷凯,没想到只有殷妈妈和她的几个助理。

“伯母,我打不通殷凯的电话,我要见殷凯!”

殷妈妈摇下车窗,对着顾若熙浅浅一笑,“阿凯现在很忙,没时间见。”

“伯母,轻雪和殷凯是真心相爱,不该将他们分开。”

“真心相爱?那是什么东西?”殷妈妈的一句反问,直接噎住顾若熙。

“伯母!他们已经有了孩子,难道真的忍心,让笑笑没有妈妈?”

“小孩子还小,一年两年的时间,就会忘记了,她会记住一直陪伴在身边的妈妈,渐渐忘记原先的妈妈,这一点要对小孩子健忘的天性有信心。”殷妈妈的口气,依旧不急不缓,说得淡淡轻风。

“这会成为小孩子心里的创伤,一辈子都记得,自己的亲生母亲不在身边,会缺乏亲生母亲陪在身边才有的安全感,忍心让笑笑觉得自己是被抛弃的孩子?”

“呵呵……”殷妈妈低低地笑起来,“我更有信心,笑笑会忘记她那个不堪的母亲。”

“何为不堪?一个人的人品,岂能一锤定音?伯母一意孤行,如此武断,难道殷凯和笑笑就会原谅?”

“这是我殷家的事情,顾小姐还是少管为妙!听说顾小姐现在感情亲情双丰收,正是春风得意,还要恭喜。复婚的时候,记得发喜帖,伯母一定送上一分大礼。”

说完这句话,殷妈妈就已让人关上车窗,车子缓缓开了出去。

顾若熙心口郁结,难以发泄,只能哑忍。

赶紧趁着大门还没关上,就要往里面冲,却被守门的保镖拦了下来。

“夫人吩咐,任何人不得进去。”

大门缓缓阖上,清脆的铁门再度锁上的声音,将里面的世界彻底隔绝在一个封闭的空间之内。

顾若熙死死咬住嘴唇。

这个时候,祁少瑾的车子,已经驶了过来。

“若熙!”

“记忆卡已经被宋秉文抢走了,我见不到殷凯,电话也打不通!殷伯母根本不让我联系上殷凯。”

祁少瑾看一眼紧闭的大门,“看情况,他们婚礼之前,我们是见不到殷凯了。”

“那怎么办?殷凯在气头上,固执的以为乔乔为了钱抛弃了他,不对他说清楚,他就会真的和苏婷婷结婚了。”

说到这里,顾若熙的声音顿了一下。

“或许,我们可以从另一方面入手。”

“哪个方面?”祁少瑾凝眉。

“我们去找苏婷婷!”顾若熙双眸亮起来,俏皮一笑,“人称聪明过人的祁少,也有笨的时候!”

祁少瑾也笑起来,“还真没想到,从苏婷婷入手。”

正说话间,报了警的出租车司机,带着警车已经赶到。

拉起的鸣笛声,刺耳呼啸。

“就是他抢走了我的出租车!”出租车司机对着警察,指向祁少瑾。

“我们快跑!”祁少瑾拉着顾若熙,赶紧上了方才顾若熙开着自己的车。

警察蜂拥上来,祁少瑾赶紧将车门锁紧,随手还不忘记帮顾若熙系上安全带。

“发生什么事了?”顾若熙吓得不轻,脸色都白了。

“没事,坐稳了。”

祁少瑾启动引擎,从好几名警察之中飞了出去。

警察吓得连连后退,不敢拦阻,在后面追着喊叫一阵,便都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放弃了追击。

毕竟出租车没有被开走,还在原地,又是惹不起的大人物,警察也就采取安抚受害者,大事化小了事。

顾若熙看着后面越甩越远的警察,噗哧笑了。

“鼎鼎大名的祁少,也有落荒而逃的时候。”

祁少瑾也噗哧笑了,“不想和他们浪费时间。”

“还不承认是逃!”

祁少瑾偏头,看着顾若熙眼睛中明亮的笑容,似坠落在她明亮眸子的水晶般璀璨,有一秒的恍惚,随后笑着道。

“这么说比较有面子!再说……”祁少瑾声音顿了顿,故意扬高几分,“和来一次共患难,也很浪漫。”

“是很浪漫,被警察追,要是追上来了,给定一条抢劫罪,我再带着跑,更浪漫!”顾若熙笑得前仰后合。

祁少瑾也笑起来,眼角尽是笑意。

再没有什么能比,身边这个女人开心,更让他开心的事了。

给苏婷婷打了电话,她直接出门来见祁少瑾。

当苏婷婷看到祁少瑾和顾若熙在一起,脸上浮现的若有似无的笑容,轻易散了个干净。

她是本着那么欢喜的心情,接到电话,直接跑出来,雀跃不已地站在这里等着祁少瑾,却没想到,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

顾若熙看了看祁少瑾,又看了看苏婷婷,率先开口。

“苏小姐,我有事和谈。”

“什么事?”苏婷婷的目光,一直落在祁少瑾身上,好一会才挪开,落在一侧已经落尽枯叶的枯枝上。

顾若熙看向祁少瑾,酝酿一下,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祁少瑾知道顾若熙为难,便道,“确定要和殷凯结婚?”

“已经发布记者招待会,婚礼的场地也订了,婚纱也选好了,明天就去拍婚纱照,请帖也发了,当然要和他结婚了。”

苏婷婷回答的那么淡定,完全听不出来她心底的不愿意。

“知道,殷凯有喜欢的人。”祁少瑾道。

“知道,我什么都知道!”苏婷婷看向祁少瑾,“而且我们的婚姻,将是一场没有感情,为了家族利益才联姻在一起的无爱婚姻。”

“既然知道,还答应与他结婚!”祁少瑾皱眉,不明白苏婷婷为何对自己怎么好像有一股子恼火。

不答应他提出的要求的人是苏婷婷,这个女人没有理由怨他。

“我们现在联系不上殷凯,他觉得轻雪背叛了他,我们现在有证据证明,轻雪一定是遇见了危险,才会失踪。”顾若熙道。

“们是来找我帮忙的?”苏婷婷挑眸浅笑,目光依旧若有似无地看向祁少瑾。

她正在时刻关注着祁少瑾的反应。

“现在能联系上殷凯的人,就只有了。”顾若熙也看出来苏婷婷对祁少瑾的微妙。

“如果我不想帮忙,们也不会强迫我吧。”苏婷婷巧然一笑,双手环胸,好整以暇地等着祁少瑾的回答。

祁少瑾黑眸紧紧一缩,他最讨厌被人威胁。

“苏小姐,帮了这次忙,我们大家都会感激。”顾若熙现在将全部的希望都放在苏婷婷身上。

“怎么感激我?”苏婷婷终于看向顾若熙。

“想我怎么感激?”顾若熙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