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的封行朗听了小儿子所说的这番话,那叫一个心里不舒服啊!

悔不当初自己给小儿子取小名叫什么‘虫虫’!!

现在好了,连自己的孙子都要跟丛刚姓虫了!

关键当初‘丛刚’的名字,还是自己随口给他用上的!却没想丛刚摒弃了之前的‘颂泰’,一直坚持着用封行朗给他取的‘丛刚’!

封行朗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于是,接下来,封行朗恶狠狠的说道:

“放心!我下地狱之前,一定会把丛刚这个家伙给顺道带走的!”

想让丛刚留下独自带他封行朗的小孙孙,门都没有!

看着封行朗跟自己儿子赌气发狠的模样,丛刚却没有丝毫的怒意。甚至于封行朗说出那句会把他顺道带进地狱,他都没有一丝的生气意味儿。

可封小虫接下来的一句话,便让封行朗给彻底炸毛了。

封小虫犹豫的一会儿,有些艰难的说道:

“爹地,如果真的很需要有人下地狱去伺候……那……那还是把妈咪带走吧!”

睡衣少女Helen丽盈可爱小清新图片

到不是封小虫忤逆,只是他觉得:妈咪更适合去伺候爹地封行朗!

“臭小子!……刚才说什么?”

当封行朗听到小儿子竟然让他带走妻子林雪落,也不肯他顺走大毛虫子时,整个人都暴怒了起来。

“小虫……快跑!”

丛刚看得出封行朗是真怒了。而且封行朗又舍不得打自己亲生的孩子,自然就会憋得很辛苦,所以丛刚让小虫子开跑。

而且还能让某人运动一下,来减少赘肉的堆积。

得令后的封小虫,撒腿就朝厨房门外跑去;

“臭小子,给老子站住!要爹地早死,爹地能忍!!但含辛茹苦十月怀胎生的妈咪,竟然也舍得她早死?!”

怒不可遏的封行朗,便开始去追已经跑掉的小儿子。

以封行朗的体能,肯定是追不上小儿子的;封小虫一边跑,还能一边等着亲爹封行朗。

“爹地,小虫也舍不得妈咪的……但非要带走大虫虫……安安会伤心的!”

封行朗:“……”

这倒霉孩子,是真被丛刚那狗东西给养歪了且喂熟了!

“臭小子,早知道爹地就不把这个白眼狼送来给这只死虫子养了!!”

才在客厅里兜了两圈儿,封行朗便已经累得是气喘吁吁的。

“不要这么小气嘛!反正跟妈咪还有大诺诺和晚晚妹妹两个孩子的!大虫就只有安安和我!”

封小虫放慢速度,等着粗声喘气中的渣爹继续来追自己。

可封行朗却停了下来!

一来,是因为他真的跑不过小儿子;二来,是因为他要比小儿子诡诈上太多!

“臭小子,我会让后悔说这话的!”

说完的封行朗,转身就朝厨房小跑过去。

“爹地……要干什么?”

感觉不妙的封小虫疾呼一声。

最担心什么,偏偏就来什么。

封小虫知道渣爹够渣够坏,却没想到他是绝顶的渣,绝顶的坏!!

跑回厨房的封行朗,直接朝丛刚奔了过去。

丛刚当时在想:要让这家伙运动上十分钟,是真难!

当丛刚意识到来者不善时,封行朗已经朝他冲了过来,然后用手臂勒紧了他的颈脖,并用一只手掐卡着他的脖子!

“臭小子,不是舍不得爹地带走这死虫子么?”

封行朗以狠话要挟着小儿子,“那爹地索性就早点儿送他上路得了!”

“爹地,好卑鄙啦!冤有头债有主,生小虫的气,为什么要迁怒大虫啊!”

封小虫果然就软下了刚刚忤逆自己亲爹的模样。

丛刚默声站着一动不动,也没有丝毫的反抗,相当配合封行朗以他为人质教育忤逆的封小虫。

“臭小子,忤逆我,我可以容忍;但妈咪十月怀胎那么辛苦才把生出来……不可以对妈咪出言不逊!”

封行朗的确护犊子,但他也是有底线的。

三个孩子可以忤逆他这个亲爹,但却不可以忤逆含辛茹苦生下他们的妈咪。

“小虫知道错了啦!”

封小虫连声道歉,“以后再也不忤逆妈咪和了!放开大虫好不好啦?”

“我偏不放!”

封行朗赌气的勒紧丛刚的颈脖,“死虫子,平日里就是这么教育我儿子的?让他忤逆自己的亲生父母?!”

要说封行朗这欲加之罪,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

刚刚在三楼阳光房,丛刚为了阻止小虫子去踹他自己的亲爹,还甩了他一跟头;却被封行朗昧良心的一通好骂好咬!

现在竟然又怪起丛刚没好好教育他儿子孝顺父母!

封行朗贴紧着丛刚;甚至于能感觉到他口中的气息都如数的吐在丛刚的侧脸上。

“大虫一直教小虫要好好孝顺亲爹和亲妈的啦!”

封小虫急切的想为丛刚开脱,“是小虫自己忤逆……不要怪大虫啦!”

一个过肩摔,丛刚就能反控制住施暴的封行朗;但丛刚却没有这么去做。

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我选择只晚一天死……这总可以了吧?”

丛刚说得很平静。

平静到像是一种承诺。

“这还差不多!”

听到丛刚这么说,封行朗的怒火这才平息了下去。

“们两个听到没有:是这只毛虫子自己选择只比我多活一天的!我可没有逼迫他!”

封行朗很满足的松开了对丛刚的卡掐。

丛安安的心好疼!

爹地竟然选择只比小虫子爸爸多活一天?那岂不是说,小虫子爸爸是要出意外死掉了,自己的爹地也要跟着死掉?!

“小虫,安安……们现在该知道我活着是多么的重要了吧?”

封行朗好不得意的去捏儿子不可置信的脸颊,“从今天开始,们就好好祈祷让我长命百岁吧!嗯哼!”

丛刚深深的凝视了封行朗一眼,唇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如果……如果我给生了小孙子……我爹地是不是可以不跟一起死?”

丛安安含着眼泪问道。因为她知道,爹地丛刚承诺出来的话,一般都会做到。

“这个嘛……还是可以商量的!”

封行朗微微吁出一口浊气,“虽然我很想让爹地陪我一起下地狱……但我也不能自私到跟自己的亲孙子去抢人是不是?我可以考虑考虑!”

微顿,封行朗冷不丁的回头看了丛刚一眼;

四目对视的一瞬间,丛刚明显的心虚了!

“虫子,如果我哪天意外身亡,就不用跟着了……替我好好照顾小虫和安安!以及他们俩的孩子!我没想得那么自私!”

丛刚微垂了一下眼睑,笃然:“有我在,不会让有意外的!”

“又吹牛皮是吧?那上次某耳其事件是怎么回事儿?”

一想到这事儿,封行朗就来气,“我说就应该引咎自尽!”

“从今往后,如果我再让出意外,我这条命就赔给!”

丛刚温声说道。很平静,也认真。

“行,老子我记下了!”

跑饿了的封行朗,吃了一口有些冷凉下来的烤肋排。

“冷了……热下再吃!”

丛刚拿走了封行朗跟前的餐盘,以及封行朗嘴里正啃着的肋排。

“冷就冷点儿……让我吃了得了!”

封行朗伸手来抢,却被丛刚单手扣住了手腕。

封行朗尝试着想扭开丛刚的手,却发现自己竟然连丛刚的一只手指都掰不开!

丛刚的那只手,像是焊接在他的手腕上!纹丝未动!

靠!难不成这狗东西的手,是铁质的?

手机的振动,中止了丛刚对封行朗的扣卡。电话是柯本打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