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之主带着永恒之乡的高手,去了长生界。

这是一个导火索,瞬间引燃了整个太虚界,万灵喧哗,议论纷纷。

很多人都关注向天帝城,当听到天帝城里传来了浩荡的钟声,大家不由振奋,一些可能会跟着柳家前往长生界的高手,都激动的涨红了脸。

而这时候,大家都开始思考了起来。

“太虚界,四大霸主中,永恒之主和天帝都去了长生界,那北疆的九幽冥祖和南域的月神呢?!”

“他们就无动于衷吗?他们就不想去长生界吗?”

众人议论,急忙关注月池神宫和九幽冥教,甚至很多人都递了帖子带了重礼前往拜访,希望可以搭个顺风车,去长生界。

九幽冥教的柳三海带着一群老魔头和狠茬子,热情接待了来自太虚界各地的修士,收礼收到手软,承诺只要有机会,就带他们去长生界,宝物越多的人,机会越大。

而去月池神宫拜访的人也很多,可大家都被堵在了大门外。

牛婆婆压力山大,她是月池神宫的第二高手,威望极高,如今太虚界各族强者齐至,用意为何,她心知肚明。

“求老前辈开恩啊,行个方便,让我等拜见一下月神大人!”

“是啊,只要可以去长生界,我们愿意倾尽家族宝库!”

清纯麻花辫少女董沐阳室内白丝私房写真图片

“求牛尊者帮忙传个话,您的大恩大德,都在这枚星空戒指里了!”

众人围拢了牛婆婆,各种塞宝物,牛婆婆的兜兜里装满了星空戒,戒指中是宝物,她激动的心神颤抖。

宝物,她不是没见过,可这么多宝物,她的确动心啊。

而且,她本人也想知道月神到底是什么打算,如果也有办法去长生界的话,可否带着她一起,毕竟她是月神大人的心腹啊!

这般想着,于是大声向四周众人道:“诸位道友请稍等片刻,老身这就去询禀月神大人!”

众人大喜,目送牛婆婆走上了月池神宫大殿。

然而,片刻后,却听到月池神宫大殿中,传来了一声凄惨的嚎叫声。

众人大吃一惊,以为牛婆婆遭难了,他们急忙逃遁,但瞬间察觉不对劲,因为他们没有感受到恐怖的气机弥漫。

于是众人悄悄地潜伏回来,有修为强大的一批高手,甚至潜入了月池神宫。

在四大霸主中,月池神宫的防御和警戒是最差的,若是天帝城,别说潜入核心区域了,就是你刚有这个念头的时候,一觉醒来,人已经在暗影军的刑狱大牢老虎凳儿上了。

几个高手潜入了月池神宫,吃惊的发现,月池神宫的宝库大门敞开着,大殿中间摆放了一个巨大的祭坛传送阵,上面刻满了神秘的符文。

而月神大人,不见了!

牛婆婆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瘫坐在地上。

“牛婆婆,月神大人的人呢?去哪儿了?”众人厉喝询问,“难道她早在很久之前就悄悄的离开了吗?!”

牛婆婆茫然摇头,一脸凄然道:“我也不知,我也不知啊!”

“哼!月神肯定是早就去了长生界,比永恒之主还早!甚至在四大霸主区域举行的大比之前就离开了!”有人猜测。

“没错,我听闻天帝城的杨狠人带着使团,前来拜访月神的时候,就没见到她本人,而是这个牛婆婆接待的。”

众人议论着,又将目光落到了牛婆婆的身上,认为牛婆婆肯定知道一些什么。

牛婆婆脑海里一片混沌,心中无限凄然,她视月神为恩主,不相信月神会弃她而去,怎么滴也要带着她才对啊。

刚才的一声惨叫,就是她不敢相信这个事实而发出的痛心大叫。

看到牛婆婆不说话,众人大怒,纷纷斥责,并要求牛婆婆归还刚才的礼物。

牛婆婆也是太虚境的强者,虽然只是太虚境初期,却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惹得起的,她回过神来,闻言大怒,一掌落下,拍死了一大片人。

鲜血弥漫,碎肉纷飞,众人骇然后退,惊恐逃离。

“诸位,不要慌,本座九幽冥祖来也!”一声长啸,从天边传了过来。

而后便是震耳欲聋的呼和声:“九幽冥祖,天下第一,修为盖世,万古无敌!”

众人一惊,抬头望去,只见天空中,浩浩荡荡的仪仗队来了,走在前头的人,肩头扛着九幽冥教的大旗。其他人,手里拿着小喇叭,边走边吼。

而在最中间,一个轿子里,柳三海这个九幽冥祖被一群属下抬着,一身黑色披风,带着煞气而来。

他的座下,是韩老魔,王腾,叶凡等十大九幽冥教的巨擘。

众人正在被牛婆婆追杀,此刻看到了九幽冥教的高手,急忙喊道:“恭迎九幽冥祖法驾,九幽冥祖救我们啊,那牛婆婆抢了我们的宝物,那本来是我们要献给您老人家的!”

牛婆婆看到九幽冥祖驾到,如果月神还在,她自然无惧,可此刻却慌了神,再听闻众人的声音,她脸色大变,二话不说,就要逃遁离开。

柳三海一挥手,一个夺魂幡飞了出去,化作阴云阵阵,邪恶的气息弥漫,牛婆婆一声惨叫,一下子就被卷了回来。

四周众人骇然,刚才杀他们如切菜的牛婆婆,在这个九幽冥祖的手里,竟然撑不过一招。

而九幽冥教的徒子徒孙们,则立刻熟练的拿起小喇叭,再次大吼了起来:“九幽冥祖,天下第一,修为盖世,万古无敌!”

柳三海哈哈大笑,带着恶鬼面具,面貌狰狞,黑色披风一抖,尽显大佬气概。

事实上,牛婆婆是当年月神南歌月用秘法提升的修为,她的太虚境,只能算是伪太虚境,哪里会是柳三海这等真正太虚境高手的对手。

从牛婆婆的身上,搜出了大量的星空戒指,柳三海看也不看,撒手就丢给了身侧的十大巨擘属下。

他有小德子,这些宝物,他完看不上。

“属下感谢老祖恩赐!”叶凡,王腾,韩老魔等人激动的大声回应。

四周众人看的无比羡慕,九幽冥祖虽然残暴了些,嚣张了些,但是对手下还是很厚道的,但瞬间众人又心中郁闷。

那可都是自己等人的宝物啊,看着韩老魔等人在那里喜不自胜的捣鼓星空戒,众人一个个不由心疼的闭上了眼。

“走,去游览一下月池神宫,这个**人的房间,本座今夜要睡在这里,感受她的骚味儿!”柳三海大笑,一群属下都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走近月池神宫的大殿,一队九幽冥教的高手迅速围成了一圈,凶神恶煞,严禁其他人靠近,只有柳三海带着十个巨擘手下进入大殿中。

入目中,就是那个巨大的祭坛和传送阵,上面那复杂的法则符文看的韩老魔等十人眼花缭乱,头晕目眩,心中不由感慨,月池神宫的月神,不愧是四大霸主之一的存在啊!

这个祭坛和传送阵,就足以让他们难望其项背了!

扭头,忽然发现自己的老祖九幽冥祖正眸光璀璨的盯着祭坛看,同时手指头不断的掐来掐去,脑袋上下点着,嘴里喃喃自语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韩老魔见状兴奋了,急忙问道:“老祖,莫非您……”

话还没说完,身边的王腾立刻“嘘”了一声,传音道:“莫要打扰老祖推衍!”

“老祖一定是看懂了什么玄机,我猜这个祭坛传送阵,肯定和长生界有关,说不定老祖参悟透了,可以带我们去长生界呢!”

霎时间,十个老魔头都兴奋了,激动了,一个个乖乖的束手而立,大气不敢喘一声,纷纷紧张而期待的盯着柳三海。

而柳三海,这时候已经快眩晕的要吐血了。

事实上,他根本看不懂这个阵法和祭坛的奥妙,但是,这不影响他装比啊!

他修为高,截听到了属下的传音,不由更加奋力的装比,装出一副老祖我能看懂的样子,而且已经看出了其中玄妙的模样。

身为一群老魔头和狠茬子的老大,他必须时刻保持强大而威严,否则如何御下。

坚持看了一炷香的时间,柳三海感觉自己脑袋都要爆炸了。

南歌月当年就是长生界的长生天,哪怕后来被人算计修为掉落,但她布置出来的阵法和祭坛,也不是柳三海这个太虚境中期的家伙可以看得出奥妙的。

柳三海感觉可以了,这个逼,已经装的够长的了,于是猛然长吸一口气,拍了一下膝盖,哈哈一声大笑,道:“这个祭坛和传送阵,果然是通往长生界的!”

韩老魔等十人闻言大喜过望。

柳三海继续道:“老祖我刚才用秘法推衍,以这个传送阵为媒介,隐约看到了长生界的一角画面!”

此言一落,一群老魔头大惊失色,急道:“老祖,您竟然如此牛批!”

“是啊老祖,属下对您万分敬仰啊,您的修为神通,竟然达到了这般地步,属下对您高山仰止啊!”

待十个老魔头都拍了一句马屁后,柳三海这才面色悠悠的一叹,道:“哎,长生界,其实不去也罢!”

这句话,吓了十个老魔头一跳,“老祖您可不能这时候打退堂鼓啊,我们还等着跟您去长生界祸害呢!”

“是啊,我们九幽冥教,一定要威震长生界才行啊!”

柳三海脑海里想起了老祖宗曾说过的话,说长生界的柳家正在和敌人大战。

于是,他叹息道:“老祖我刚才看到了一角长生界的画面,那里正爆发着大战,硝烟弥漫,战火燃天啊!”

一群老魔头闻言,都脸色变了变。

若是如此,那去了的确危险的很啊,他们虽然自大,却也不傻。

可是,不去长生界,又非常不甘心,没看到永恒之主和南歌月都去了长生界吗,而且传言长生界宝物遍地,机缘满山,走个路都能撞到大造化,他们早就对长生界向往至极了。

“老祖,要不我们等个一段时间再去?比如,等个一千年,三千年?!”韩老魔眼中精光一闪,这般说道。

其他老魔头也急忙应和,认为这个主意好。

柳三海当即点头道:“这个主意是不错,但这个祭坛和传送阵怕等不到那个时候啊,估计很快就要彻底消散了!”

一群老魔头急忙看向祭坛,果然,祭坛上的符文,在渐渐变得黯淡,祭坛上的边角,也在消失。

大家脸色都变了,不断的挣扎,犹豫。

柳三海扫了一群属下一眼,道:“既然如此,我们是非去长生界不可了,而且不能再等了,得尽快!”

“另外,虽然那边正在爆发大战,但我们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弱鸡啊!”

“大家别忘了,我们九幽冥教,还有一座大靠山呢!”

说着话,柳三海用手指捅了捅天空,一脸敬畏而神秘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