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B区的门口,聂长华朝着两个看门的工作人员走去。

“我带一位客人进去。”聂长华对着两人说了一句,随后转过身来看着何生,对着何生伸出了手。

何生将手里的会员卡递给了聂长华,聂长华将会员卡递给了面前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用卡在大门上刷了一下,大门的屏幕上方显示了会员卡的信息,随后,大门缓缓打开。

“聂主管,进吧。”

“谢谢。”聂长华点了点头。

“我…我跟你一起进去!”田茵走到了何生的面前,急忙说道。

何生一愣,侧头看着聂长华,问道:“可以吗?”

聂长华没有说话,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随后一马当先的走进了B区。

何生与田茵跟在聂长华的身后。

B区里,装饰与C区差不了太多,只不过这里是以千万为单位的,而且整体面积,没有C区那么大。

C区里最小筹码是五千,玩得人也挺多的,而B区的人则是要少很多,而且赌桌上的赌客,一看都是一群老赌客,有的人左手搂着一个姑娘上下其手,右手也搂着一个姑娘给他点烟递酒,看起来无比潇洒。

“聂主管,这B区人不是特别多啊?”何生转过头对着聂长华问道。

清纯软萌和服少女

聂长华面无表情的答道:“B区的客人大部分都有上亿的身家,人数少是自然的。”

“这样啊。”何生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目光朝着左右两边看了看。

相比C区,B区多了很多包间,C区的房间里,大部分都是工作区,是工作人员待的,而在B区,包间是为客人准备的。

傍晚的时候,小鱼跟何生说了赌场内的规划,但是,小鱼并没有进入B区,她是跟着一个富商来到的C区,那个富商没有带她进入到B区,所以小鱼对赌场内的情况并不是特别了解。

但是,何生却意识到一个问题。

赌场一共有四个门,在地图上,四个门连起来,这就成了一个长方形,而小鱼去的是南门,同样也有ABC三个区域,这么说来,四个门应该都有这样的分区。

按照面积来算,四个门其实分别对应了四个赌场,这么一来,就有了四个区域,四个区域里再分区,那么这么一大片面积,很有可能就能够填满。

这是一个大型地下赌场,而且规划非常严谨。

不出意外的话,四个大区里的A区是相互连通的,而在A区里,兴许还有别的出入口。

“先生你慢慢玩吧,我友善的提醒你,你手里的筹码是不可能完带出赌场的,我知道你手段高明,但在这里,我们同样也有高手。”聂长华语气冷淡的说道:“五千万,这是你能带走的上限。”

何生一愣,像是忽然想到了些什么,笑了笑,咧嘴问道:“聂主管的意思是,否管我在这里赢多少,只要我最后只带走五千万,你们就不会为难我对吧?”

听得这话,聂长华的脸色一变,瞪大了眼睛看着何生:“先生!不要以为你的修为高,便可以肆意妄为!赌场是有规矩的!破坏了规矩,后果你承担不起!”

何生笑着耸了耸肩:“行吧,我会稍微注意点的,嘿嘿。”

“对了,还有个问题。”何生开口问道:“聂主管,你们这儿应该还有A区吧?是玩什么的?”

听得这话,聂长华的脸色一变,看着何生一脸好奇的表情,他心头像是猜到了些什么。

“你想去A区?”

“嘿嘿,就是想去看看。”何生对着聂长华挤了挤眉毛。

聂长华轻笑了一声:“先生,想要进A区,那必须得在C区或者B区累积打卡三十次,一天内只能打卡一次,另外,总消费不得低于五千万。”

听得这话,何生怔了一怔,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意思就是说,我每天到你们这儿赢五千万,得持续三十天,而且最后一天的时候,还得故意输五千万,是这个意思吗?”

这话出口,聂长华的一张脸彻底的阴沉了下来。

见过不讲道理的,就没见过这么不讲道理的!

“先生,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聂长华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来。

何生轻笑了一声:“不干什么啊,我就问问嘛。”

“行了,你忙你的去吧,我自己玩玩去。”说着,何生也不再搭理聂长华了,目光左顾右盼的在大厅里看了看,像是在寻找些什么。

听到何生与聂长华的对话,田茵的眼神变得很是古怪,看这样子,聂长华应该是非常生气,可他这副模样,却完是敢怒不敢言。

按道理来说,赌场里的工作人员向来是很霸道的,像何生这种十分钟赢了一个亿的赌客,估计早就挨打了,可聂长华不但没对何生动手,却还将何生给带进了B区,这让田茵有些想不通。

探着头看了看B区,田茵目光左顾右盼,迟疑了片刻,她悄悄的躲到了何生的身后。

咔嚓!

田茵的手掌里握着一部手机,正在偷偷的拍照。

声音很细微,连聂长华都没有听见,而且,手机有一半是被田茵放在袖子里的,很难被人察觉。

见到何生走远,田茵急忙跟了上去,而聂长华,却是脸色阴沉的看着何生,随后转身朝着B区的工作区走去。

赌场里忽然出现了这么一个人,手法极高,连监控都看不出其出老千的动作,而且此人还是个修炼者,实力不俗。这样的事情,聂长发只能往上汇报!

二十分钟的时间过去了。

何生手里的一个亿,顺理成章的变成了六个亿,面前多了四个银白色的筹码,外加十个千万筹码。

田茵就老老实实的站在何生的身后,一直不断的给何生暗示,想让何生别再继续下去了。

桌上的好几个赌客,都用着充满敌意的眼神看着何生,可何生却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香烟,一副极拽的样子,丝毫没将这些赌客放在眼里。

“喂,你再赢下去的话,待会儿你可就没命了!”田茵忍不住了,小声的在何生的耳边说道。

何生侧头看了田茵一眼,正好撞到田茵一脸粉。

“哎呀,田二姐,你就别管我啦,让我再玩玩嘛。”何生开口说道。

“不行!你要是死了,我也跟着完蛋了!”

“你自己要跟进来的。”何生对着田茵翻了个白眼。

这时,聂长华带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在走来的途中,聂长华还伸出手指着何生。

而见到这两个人出现,田茵的脸色顿时就变得难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