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着午后的阳光,袁朵朵深呼吸再深呼吸。

自己去看自己的女儿,用得着如此顾忌这、顾忌那的么?

自己这是要卑微进尘埃里去了吧?

他白默过他的生日,自己看自己的女儿,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冲突!

怎么他生日自己就不能去看自己的女儿了?有什么好回避的!

一边坚强着,却一边卑微着!

袁朵朵感觉现在的自己,就像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

自己不用流着眼泪微笑着假装坚强!

袁朵朵似乎想起了白老爷子说过的话:做真实的自己就行了!

袁朵朵今天是一定要去看女儿豆豆和芽芽的。

因为她今天给自己制定了一个任务:一定要教会豆豆和芽芽给自己打电话!

那样女儿们想自己的时候,又或者受委屈难过的时候,就可以给她这个妈咪打电话了!

可爱mm比基尼搭配呆萌表情萌出新高度

袁朵朵骑山地车的速度不慢,偶尔时速能达到50码之多;刚要开着玛莎拉蒂驶出白公馆的白默,就看到袁朵朵骑着一辆亮黄的山地车,像一阵风似的飙了过来!

那马尾辫迎风而起,扑面而来的青春靓丽的气息。完不像两个孩子的妈咪。

“袁朵朵,你它妈的作死啊!骑这么快!”

白默启下车窗,对着急刹在他玛莎拉蒂车前的袁朵朵大声的斥骂着,“撞坏本太子的车,你赔的起吗?”

“不是还没撞到吗?!你叫什么叫!”

袁朵朵顶上白默一句,“就你嗓门大啊!像个泼男似的!”

“袁朵朵,你差点儿撞上了本太子的车,你还有理了?”

白默随即下了车,一把揪过准备逃离的袁朵朵,厉声问:“说!你来干什么?”

然后又自问自答道,“你是来给我过生日的吧?袁朵朵,我们都已经离婚了,你这么纠缠着我有意思吗?别试图让我对你愚蠢的行为有所感动!本太子不吃你这套!”

“……”这男人不傲娇会死吗?

“抱歉了!本姑娘是来看我女儿们的!”

随后,袁朵朵故意惊讶道,“啊?今天是你生日啊?天呢,我早就忘到南极洲了!”

“袁朵朵,你别装了!你会不记得我的生日?!给我带礼物了吧?快拿出来!”

白默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扯袁朵朵背包,“不用看也知道:你买的那些地摊货,根本上不了本太子的眼!”

“白默,你干什么了啊?我没给你带什么礼物!因为我根本不记得今天是你生日!”

白默哪肯相信袁朵朵的话。一股脑的将袁朵朵背包里的东西都倾倒在了玛莎拉蒂的引擎盖上;随之散落了一地。包括那惹眼的女人用品。

“白默!你神经病啊!”

袁朵朵立刻蹲下来捡拾被白默散落一地的东西,“都说没给你带礼物了!”

等袁朵朵捡好东西抬头时,却发现白默一直沉默是金的盯着她;一张隽秀的脸阴沉沉的。

“袁朵朵,你果然不爱我!当初你肯嫁给我,想必真是为了白家的家产了!”

“……”这祸害又怎么了?没给他带礼物,他竟然就翻脸了?这婚都离了,还谈什么爱不爱?

真够可笑的!

“随便你怎么想!也随便你怎么说!我是来看豆豆和芽芽的!约法三章过,你不得干涉我来看女儿们!麻烦你把路让开!”

袁朵朵不想跟这个祸害多说什么。她今天来,只想教女儿们学会给自己打电话。

“袁朵朵,你不是已经从老爷子那里拿了很多离婚补偿了吗?怎么还把自己打扮得这么寒酸?我们家的保姆都比你穿行得好!”白默冷嗤。

“我乐意!你不爱看,就别看!又没人逼你!”

“以后别来看豆豆和芽芽了!我可不想让她们有个跳艳舞去博男人欢心的低等妈!”

“白默,请你尊重我!”

袁朵朵瞪向白默,“我凭我自己的技能和劳力赚钱,我很光荣!”

“以后不许去跳舞了!听到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