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帆雨问陆千琪,“和杜姿彤什么关系?”

陆千琪不理他。

“喜欢她?”

陆千琪横他一眼。

“草莓代表爱意,知道吗?”

陆千琪脸色一黑,“草莓是一种水果!”

不过他不喜欢草莓的味道,太酸了!但他喜欢看到有人把草莓当成最美味的水果,爱得不能释怀。

“据说喜欢草莓的女生,不失女孩子的温柔,又不失活泼开朗。杜姿彤可不是这种性格,而且看,的草莓果汁,她没喝。”

陆千琪白了叶帆雨一眼。

他还以为,珍妮是女孩子,应该会喜欢草莓。

陆千琪对叶帆雨使个眼神,叶帆雨一脸的生无可,陆千琪继续对叶帆雨使眼神,叶帆雨无奈,只好起身,走到一位还没有喝奶茶的同学面前,将一杯奶茶夺走,换掉珍妮面前不太喜欢的草莓果汁。

班级里瞬间响起一片起哄声。

冬季列车美少女户外随拍清新可人写真

“唔……”

叶帆雨无语望苍天,看来大家要传言他和杜姿彤同学是班对了。

果然有人喊了一声,“这是表白吗?”

珍妮当即小脸通红,小脑袋深深埋了下去。

班级里喜欢珍妮的男生不少,珍妮不禁漂亮,学习又好,优秀的女孩子向来受男生们青睐。

但珍妮向来不爱说话,给人一种冷冷的疏离感,没有几个男生胆敢赤裸裸表白,生怕吓到这个胆小的小白兔。

下课后,严小卉拉着珍妮,一边往宿舍走,一边低声问珍妮。

“叶帆雨是不是喜欢!最近经常从食堂给带饭回来!还都是喜欢吃的,他很了解的口味诶。”

珍妮低着头,连连摇头,怀里紧紧抱着课本。

“我说珍妮,叶帆雨不错的,人又帅,家世也好,学习也好,人缘也好,对人又体贴细致,还很热心,对也好……”

“晚上他订那么多的披萨和奶茶,不会是因为没吃晚饭吧?”

严小卉激动的双眼灿亮,发现在叶帆雨的身上,根本挑不出任何毛病,“哇!他简直就是最完美的情人!珍妮,答应他吧,他真的很好很好耶!”

珍妮摇头如拨浪鼓。

严小卉见她这个样子,便知道她对叶帆雨无感,只好闭嘴。

“那喜欢谁?不会谁都不喜欢吧?”严小卉拉着珍妮追问,珍妮的脚步慢慢停下来。

她缓缓回头,看向路灯铺满的林荫小路上,来来往往的同学中,一道格外显眼的高俊身影。

在那道身影的周边,总是少不了钦慕的目光,他好像自带光环,即便人海茫茫也能一眼认出他……

严小卉顺着珍妮的视线,看到了和叶帆雨一起回宿舍的陆千琪。

严小卉捂住嘴,倒抽冷气。

“天呐,不是喜欢……”

珍妮赶紧脚步匆匆,向着宿舍小跑。

严小卉追上来,拽住珍妮,“千万不要啊!知道吗?最近女生们都不敢围着王子,就是因为食堂里发生的事。”

“那个那个……黑道第一千金席关关!”

“她太可怕了!万青青的眼睛现在还没恢复,还在治疗!”

“一般女生,完全不是那个席关关的对手!这么文弱,可不能自寻死路哇!”

严小卉真的吓坏了,最近她都不敢靠近陆千琪,痴迷他的帅气迷人魅力,也只敢远远地看上一眼,不敢涉足陆千琪五米之内的范围。

陆千琪的世界,最近确实清静了很多,除了缠人的席关关,总是在食堂一天不落地缠着他一起吃饭,其余时间确实没有女生胆敢围着他乱转了。

尤其在食堂吃饭的时候,那些女生一见到席关关,赶紧离陆千琪远远的,生怕落得万青青一样的惨痛下场。

陆千琪很喜欢这样的清静,感激席关关的同时,也很苦恼到底如何甩掉她!

不过相比那些烦人的莺莺燕燕,他倒是更愿意忍受黏人的席关关。

每次看到席关关,蒋明峻都捶胸顿足,大声哀嚎,“怎么又是!能不能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我连勾搭小学妹,小学姐的机会都没有了!”

“就是因为,现在所有女生离我也远远的!我一表人才,堂堂大校草一枚,被害得都没人追我了!”

席关关一敲桌子,神色冷冽,“可以选择不出现在我面前!”

蒋明峻一把抱住陆千琪的胳膊,“休想将我们分开!我们生生世世在一起!”

席关关翻个白眼,随即又嘻嘻一笑,一双漂亮的琥珀色眸子,贴近陆千琪,“小王子哥哥,和明峻哥哥在一起的时候,带我一个呗。”

“少儿不宜,跟着干什么!”蒋明峻狠狠瞪着席关关,就好像席关关是他的情敌一样。

“我已经不小了!我不是少儿了!”席关关站起来,一脸的不忿,“蒋明峻,到底要对我的小王子哥哥,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

席关关的声音很大,以至于食堂里很多人都听见了。

他们瞠目结舌地看向黏在一起的蒋明峻和陆千琪,瞬间大跌眼镜。

“……”

陆千琪一把将身旁的蒋明峻推开,豁然起身,大步离开食堂这个是非之地。

他真是交了一个损友,外加一个智障关!

很快,食堂里传出了一些流言蜚语,瞬间遍布整个高中部。

不管女生们,还是男生们,他们的谈话内容,大致是这样。

“真的诶!我也没听说,陆千琪交往过女朋友!”

“是的诶!他冷冰冰的,好像对女生完全无感!他连校花宁诺绮都不看一眼呢!”

“那个蒋明峻他们从小学就开始一直黏在一起。”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

“呜呜呜,为什么那么帅气的两个男生,居然在一起搞基了,明明还有很多单身的美少女好木好……”

陆千琪和蒋明峻是一对,被大家一传十,十传百,坐实了。

陆千琪现在没心情管这些,因为会考开始了,他能否继续留在A班,只看此一战!

而更让陆千琪期待的是,会考结束,砍掉班级里的两个人之后,保送的转班生,便要来到育英高中的高三A班了。

陆千琪期待已久,心中似有一只小兔子正在蹦蹦跳跳地乱撞,唇角不自觉上扬。

那两个保送生……

应该有她一个吧。

多年未见,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