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便是他们来到玄天宗,正式开始修仙之旅的日子了!

他们这一批自凡人界来的弟子,课业分为两组。

一组有修为的弟子,对于今日的引气入体的法门则不太关注,更多的是询问关于自身修炼上的问题提出疑问,希望得到讲师的解惑。

而另一组为无修为的弟子,进行最基础的也是最关键跨入仙门门槛的引气入体的功法授业。

余晚和余晨虽以有修为,但一直隐瞒未曾暴露,所以,二人无疑是跟无修为的弟子听课讲解。

至于李灏也来了这里,不过是他刚刚引气入体,还是根据余晚的《五行练气诀》而自我修炼的,也是刚刚引气,所以,还是想多听听讲师说得他不清楚或者不注意的地方。

当余家村众人,如打坐一般,坐在修炼场地上的草编的入团,这草团子也不知是什么草编织的,居然散发着淡淡的青草香味,让人静心凝神。

正当余晚如众人一般,对这草蒲团好奇之时,讲师走了过来。

他盘曲而坐在他们前方的正座位置上的草团子,抬眼看向这将近三百人的无修为的弟子。

余晚见他,就像是个年过六十,白发白眉白胡子的老爷爷,一派仙风道骨的样子,这会儿没了琉璃,余晚也瞧不出他实际修为和年龄。

而坐上的老爷子,估计见多了娃娃们的好奇心和多动症,他倒是见怪不怪,并不加以苛责这些幼童们。

但却淡淡开口,虽然他说话的声音很轻,可他每一个字都很清晰的传入众娃的耳朵里,开始了他讲师职业病的唠叨:

青春美女萌妹子图片

“我知你们年幼,心性不定,但你们自入了仙门,便是不同于凡人般的孩子。所以,若想好生存活于修真界,就记得我说的话!并且,我不会再说第二遍!

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听与不听,记多记少,在你们自己,看你们是否愿意认真努力的对待?是否有悟性?

后者不可怕,没有悟性至少勤奋,勤能补拙!而前者若是不愿专修大道,不如趁早放弃。”

“我名为方任,算是你们修仙之路的开蒙之师了,你们便可称呼我为方师傅吧。”

众娃听到方任说话之时,大家齐刷刷的立马安静下来了,见众娃安静,甚至眼神带着渴望的目光看向他,方任不由眼角含笑,微微满意的点点头,继续讲解道:

“今日,所讲是你们能成为修士的关键一步,便是引起入体,可何为引气入体呢?

顾名思义,气乃指天地之灵气,除去金木水火土之五行,还有冰风雷三种变异灵气,五行灵气团颜色为,金为本金、木绿、水蓝、火红、土黄,而冰灵气为冰蓝色,风为白色,雷灵根则为紫色来展示它们的存在。

除去我辈正道所修的这八种天地灵气,还有邪魔外道修炼的魔气和鬼气,魔气为魔修修炼的根本,通常为黑色气体侵袭和腐蚀天地灵气,魔气正如灵气对于我辈修士修炼的根本一样。

而鬼气则是幽冥鬼界已死之人,修炼的根本,以死之人神魂或是肉身可靠吸食鬼气,修炼成鬼修。

修真界,没有鬼气的存在,但却也生出了鬼修,而这些鬼修,多数都是以人修死后的怨气来吸食提升鬼修法力的,鬼气不够,鬼修就会不断抓人修折磨致死,而制造出怨气,再进行吸食的。

所以日后遇到不管是魔修还是鬼修都要小心他们,实力不济时多加防备,有实力之时要除魔卫道!”

“再说入体,便是把天地灵气引入体内,这一点看似简单,但实则难在一个‘引’字上!

在引之前,你要先静心打坐,屏气凝神,气沉丹田,万念入虚空,放松身心,感受自然真意,若能感受同你灵根属性相符的灵气团,在你周围环绕,你能感受到它们的亲近,你便成功了一半,剩下那一半自然在‘引’上!

这引气入体,至关重要的是,灵气会根据你法诀的召唤自你手足阴阳三经,冲撞入体游走身经脉,最终汇入你的丹田,过程虽痛苦,但忍过去你便能成功引起入体了。

不过丹田可以吸入多少灵气储备,就看你自身体质和灵根资质来决定了。若是资质上乘,基本便没什么可担心的。而资质不佳甚至极差的,想要改善自己的资质问题,这就涉及到了洗经伐髓和增灵根。

想要洗经伐髓需要服用洗髓丹,洗髓丹也分三六九等,极品洗髓丹有市无价,视为珍宝,不可多得,而且能修炼出极品洗髓丹的丹师,品阶必须在九品以上炼丹师,方可练出极品洗髓丹成品。而从初级的一品洗髓丹,到高级八品的洗髓丹,还是能做到有价有市的,但洗髓的效果却都是有天壤之别。

而增灵根,是把灵根值洗去杂质增加灵根纯度,从而提升灵根资质,具体情况等日后你们能修炼了,自然而然会体会明白的。

当能修炼之后,还关乎你们对灵气的控制,这就要提到神魂和识海。

神魂寄居识海之中,修为的晋阶修炼重要,但神魂的修炼也是至关重要的,神魂强大才不会被他人神识探查和偷袭攻击,亦可在渡劫之时,扛得住心魔的诱惑。

这些话如今说来,你们听得也苍白,但等你们真正能修炼了,自然能明白我今日所说的话。”

余晚听了方任的一席话,确实心领神会,深有感触,反而更能深刻的体会到方任话中的意思。

方任见天色见暗,便开口道:

“今日便先讲到这,夜里你们便可照着我说的试着引气吧。”

想到什么,方任随手一挥,一枚玉简出现在供桌之上,看向众娃道:“

若是没记住,我把这份法诀收入这份玉简当中,若是还没记住的,便可来供桌之前,将玉简放于额前,便能收入你们识海,牢记在心了。

日后,我每堂课都会把课上所讲内容,以此法留下,以便你们不懂或是不理解之处,无人及时解答,有碍修行。”

余晚觉得方任此法很是人性化,估计也是考虑到三五岁的娃娃们理解能力不够吧,这些对他们来说还太过晦涩。

课堂结束,余晚众人再次去食堂解决温饱之后,便兴奋的各自回房,跃跃欲试的尝试着修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