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羿辰一家只是在祁少瑾这里住了一夜,便将祁少瑾折腾够呛。

昨天晚上都很晚了,陆羿辰说要给小唯惜洗衣服,顾若熙不会用祁少瑾家的全自动,祁少瑾只好亲自示范怎么用,最后直接变成祁少瑾亲自洗。

祁少瑾当时很生气,拿着小唯惜的新衣服,质问陆羿辰。

“是故意的对吧!衣服这么干净,洗什么洗!”

“小孩子皮肤娇嫩,新衣服必须洗过才能穿。难道新买的衣服,不需要洗过再穿吗?”

祁少瑾唇角抽了抽,“从没洗过!”

“学着点,对将来有孩子有好处!”

一语点中祁少瑾的软肋,他咬了咬牙,只好继续忍。

“好,我就当拿家唯惜练手了!”

陆羿辰耸耸肩,一脸的无所谓,“欢迎练手。”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陆羿辰便喊祁少瑾起床。

祁少瑾一看表,才四点钟。

雪地里的可爱小精灵

“干嘛?起这么早干嘛!”要知道,他昨晚洗衣服洗到十二点多才睡。

“我们要带唯惜去看海上日出,唯惜肚子饿了,是不是应该给唯惜煮点东西吃?”

“厨房什么都有,们不会自己动手吗?”祁少瑾恼了。

“我们是客人。”陆羿辰道。

“熟得不能再熟了,们算什么客人!!”

“少瑾,将来有了孩子,孩子早上肚子饿了,难道让孩子饿着?何其残忍。”

接着,陆羿辰又补充一句。

“况且,梦涵的手艺比若熙好,唯惜很喜欢。”

李梦涵被吵醒,睡眼惺忪地推门出来,打个哈欠,“我去做饭。”

祁少瑾拉住李梦涵,瞪着陆羿辰,咬得牙齿隐约作响,“梦涵,回去睡觉,我去准备早餐。”

陆羿辰笑起来,“要快,不要错过日出的时间。”

祁少瑾一边去厨房,一边咬牙嘟囔,“看日出,看日落,真会享受啊!可耻,可耻!!”

陆羿辰双手环胸,跟着祁少瑾,“生活需要享受,才能品味其中乐趣。”

祁少瑾又对陆羿辰咬了咬牙,“们家的房子放了一夜,差不多了吧!吃完早饭,该走人了吧。”

陆羿辰想了想,道,“我发现,家阳台观景的角度,比我家要好。”

“陆羿辰,不要太过份!”

陆羿辰见祁少瑾气得脸都绿了,开心地笑起来,“我主要担心们两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太寂寞。”

“很荣幸地告诉,一点都不寂寞!”

陆羿辰笑着道,“小心面包火候,不要烤太久,会硬。”

祁少瑾狠狠拉开烤箱,将面包片放进去,又将冰箱里的牛奶放入微波炉。

“吃过早餐,快点走!别来打扰我们!!”

“看心情。”

“!!”

陆羿辰笑起来,“家里少个佣人,也不用这么辛劳。”

“我们的二人世界,想怎么过,是我们的自由!”祁少瑾向来孤僻惯了,不喜欢家里多一个外人。

陆羿辰不再打趣祁少瑾,“我去看看唯惜起床没有。若熙向来懒床,早上起不来,我得为唯惜穿衣服洗漱。”

祁少瑾狠狠白了陆羿辰一眼,磨得牙齿咯咯作响。

最近为了不让梦涵下厨操劳,祁少瑾特意练习了厨艺,虽然还不会做饭,但是简单的营养速食,又热又烤的还不错。

祁少瑾带李梦涵来海边养胎,哪里会想到遇到陆羿辰这家不速之客。

他们看完日出,在海边陪着唯惜捡了贝壳,约莫中午十分,肚子饿了,便又回来了。

陆羿辰将从海边钓来的两条大鱼放在厨房。

小唯惜跳着拍手,“吃爸爸的鱼,吃爸爸的鱼。”

陆羿辰揉了揉小唯惜的头,“马上,我们就能吃鱼,先去房间洗个澡,休息一会。”

小唯惜嘻嘻一笑,拉着顾若熙的手,上楼去洗澡。

祁少瑾站在厨房门口,望着水桶里的两条大鱼,一脸的为难。

“陆羿辰,什么意思?”

“知道喜欢吃鱼,特意耗费了两个小时钓来送给。”陆羿辰轻轻踢了一下水桶,两条鱼在桶里活蹦乱跳,“很新鲜,很肥,口感一定很棒。”

“我,不,想,吃。”祁少瑾的脸色已经铁黑。

“少瑾,不知道吗?”

“什么?”

“备孕的女人吃鱼最好了!”

祁少瑾嗤之以鼻,心下却想着,他家梦涵已经怀孕,不是备孕阶段,“梦涵不想吃!”

“怀孕的女人吃鱼,对孩子更好了!多吃鱼,对胎儿的大脑发育最有益。”

陆羿辰摸着下巴,“也不知道,是不是若熙怀孕的时候,吃鱼太少,所以小王子总是交白卷。”

祁少瑾的眼底,隐约闪过一道光芒,成功被陆羿辰捕捉到,心中某个猜测更加肯定。

陆羿辰指了指鱼,“中午我们吃鱼。”

祁少瑾的唇角抽了抽,咬着牙,“我不会做。”

“原来如此。”陆羿辰摇摇头,“那么将两条鱼宰了,我来做吧,让和梦涵借一借若熙和唯惜的光。”

祁少瑾气得捏紧铁拳,“是厚颜无耻硬赖在我家,别说的我要对感恩戴德似的!陆羿辰,知不知道,这一点真的很讨厌!”

陆羿辰无谓道,“我不需要喜欢。”

祁少瑾斗不过陆羿辰,直接罢工,“没杀过鱼,不会杀。”

“我也没杀过,总不能让若熙和梦涵下手吧!觉得她们两个谁杀过?”

答案当然是她们两个也没杀过。

两个首屈一指的大男人,被“杀鱼”难住了。

李梦涵和顾若熙站在厨房门口,也是一脸的为难,她们也不敢狠心下手。

“这一刻,我很想徐阿姨。”顾若熙道。

“我见过市场鱼贩杀鱼,先将头敲晕。”

祁少瑾拿着勺子,对着鱼头敲了几下,鱼儿反而更加活蹦乱跳。

干净的厨房,被鱼儿溅了一地的水。

小唯惜吓得躲在顾若熙身后,捂住眼睛,低声呜呜哭。

别看祁少瑾一向目中无人桀骜不驯,实则十分胆小,到了真正的时刻,还是陆羿辰更能手起刀落,心狠手辣。

最后,还是陆羿辰出手,收拾了两条鱼,直接下锅。

祁少瑾笑着搂着李梦涵去楼上看台,“梦涵,我们去晒一晒太阳,等着吃饭吧。”

陆羿辰狠狠白了祁少瑾的背影一眼,心中忽然有个想法,这一次是不是被祁少瑾算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