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轻雪靠在房门口,深呼吸了好半天,才平复心情。

   手轻轻抚摸在自己稍微有点变化的小腹上,已经快3个月了。她的宝宝,这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宝宝,在这世上她唯一的血脉至亲……

   “宝宝,不要怕,妈妈会保护。”

   洗了一个苹果,拿起柜子上那本孕期知识的书,靠在床头,一边吃苹果一边看书。听人说,孕期保证一天一个苹果,孩子生下来皮肤会很白。本不爱吃苹果的她,每天都在坚持吃一个。

   正看到前3个月孕期的注意事项,不能生气,不能剧烈运动,不能房事……屋里的灯忽然暗了,刚交电费不久,不该欠费才对。

   乔轻雪在抽屉里翻出手电筒,开了门,发现楼道的灯,也暗着。

   大概是哪里出故障,停电了吧!

   乔轻雪有些不安,自从5年前爸爸妈妈出了车祸之后,她就格外怕黑,晚上睡觉时也要点一盏小夜灯,才能睡得着。

   手电筒的电量,显然坚持不到天亮,光芒已经很暗了,站在窗口看见前面的单元楼,都亮着灯,为何偏偏她家这一单元,集体停电?

   乔轻雪眼中,掠过一丝恍悟,匆忙拿起手机拨通殷凯的号码。

   “殷凯!居然给我们整个单元停电!”接通的瞬间,她就气得喊了出来。

   电话那头传来殷凯开心的笑声,“本少爷有个毛病,就是睚眦必报。谁惹我生气了,我就让对方比我更生气才痛快。”

   清新美好的妹子一个人的时光

   “幼不幼稚!”她依旧怒火膨胀。

   “嗯,现在心情很好。宝贝儿,不早了,早点睡吧,晚安。明天见!”殷凯很开心地挂了电话。

   乔轻雪生气地将手机丢在一边,将手电筒放在床头,盘腿坐在床上,双手紧紧抓在一起。习惯电器时代的现代人,本身对停电就会有一种茫然若失的不安。何况乔轻雪,更是习惯了开灯睡觉,才能有安感。

   殷凯正是知道她这个毛病,因为他们曾经在一起时,晚上睡觉,她不让殷凯关掉床头灯,她说她会睡不着。

   乔轻雪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手电筒也光荣的耗光部电量。

   早早起来,想煮点饭吃,这才想起来家里没有电。去洗手间洗漱,水龙头竟然也没有一滴水。

   一把关掉水龙头,对着镜子,练习深呼吸,慢慢吐息,将所有的愤怒都吐息出去,缓了好一会,心情总算平复下来。

   “好,没水没电,我还可以出去吃早餐,小区下面有很多早餐店!”她对着镜子说。

   换好衣服出门,去楼下经常去吃的那家马大姐包子铺,平时这个时间,马大姐包子铺门口已经放着一大摞热腾腾的屉子,招揽顾客,今天的店门口却很安静。

   进了门,屋里也冷冷清清的没有一个顾客,甚至连往常包子的飘香味儿都没有。正好奇要询问,马大姐伸个懒腰,揉揉脸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对乔轻雪挥挥手。

   “今天不营业。”

   乔轻雪转身出门,便去下一家的烧饼店。以前奶奶活着的时候,她和奶奶都很喜欢吃这家烧饼店的豆沙馅儿烧饼。可没想到一向只有过年歇几天的烧饼店,居然也关门。

   好!

   她可以去吃稍微贵些的小笼包蒸饺。可一连走了附近好几家,居然都关门停业!再走下去,就出了这一代,是一片平房区,更没有卖早餐的地方了。

   乔轻雪后知后觉有些反应过来,问了一家面条店的老板娘,这才知道,是有人,在昨天晚上,给他们每人分了五千块钱,条件只有一个,就是今天部停业。

   五千块钱对于这一代的小店铺来说,可是好几天的收益。不但可以休息,还有钱拿,谁都乐意关门。

   “我看那人就是精神病,要不就是傻子!”老板娘乐呵呵嘟囔一句,在门口挂上今天停业的牌子,关上门继续睡懒觉去了。

   乔轻雪站在冷冷清清的街上,笑了一下,接着又笑了一下,最后笑声连声一片,笑得肩膀一阵乱颤。

   有钱人,就可以这么任性?

   殷凯将整条街买下来,都掏得起腰包,何况区区每人五千块。总和加起来,还不够财大气粗的殷少爷,给一个女人的分手费。

   “好啊,好啊。”

   他有钱挥霍,不信能买下整个世界。

   耍这种把戏,就以为她会生气?她才没那么笨!

   但还是怒气气冲冲地环视四周,找寻殷凯可憎又可恶的身影。清晨人影冷清的街上,根本没有殷凯的影子。

   乔轻雪走了两步,又回头,还是没有看到殷凯。可还是觉得,他一定就在附近,正虎视眈眈地盯着她,看她的笑话。

   努力深吸一口清晨的新鲜空气,告诉自己不可生气,这里吃不上早餐,别的地方总可以。

   上了公交车,便去学校附近,那里还有很多早餐店。

   不信殷凯能把那里的早餐店,也部都买下来。

   走进以前经常光顾的那家面线店,付了钱端着热腾腾的面线,到座位上。不知哪里来了一个十七八岁的痞子少年,飞扬跋扈地坐在她旁边的座位,一脚踹在乔轻雪的桌子上,一碗面汤便溅出大半碗,乔轻雪赶紧向后躲避,这才躲开热汤烫在身上。

   “!”乔轻雪瞪向旁边那个流里流气的少年,一头染的鲜亮的紫发,不人不鬼。

   少年的拳头用力一敲桌子,凶恶地大吼一声,“看什么看?找揍啊!”

   乔轻雪用力摔下筷子,吃饭的心情部被破坏,离开面线店便给殷凯打了电话。

   “闹够了没有?”

   殷凯懒洋洋地打个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怎么了宝贝儿?一大早上就兴师问罪,谁又惹生气了?”

   “别跟我装糊涂!我知道一切都是做的!都30岁的人了,能不能不要那么幼稚!”

   都说男人比女人晚成熟,他足足大了她7岁,居然还是这么幼稚!

   “不要生气,动了胎气怎么办,必定怀的是我殷凯的种。不过我在家睡觉,想着放一天假,又来招惹我,不会是看不到我,就想我了吧。”

   “现在立刻马上可以去死了!”乔轻雪一把挂断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