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况怎么样?”凌然给予的礼貌笑容是标准笑,没等几个老外反应过来,就径自来到了霍从军的床边。

   这时候,因为英语不好而躲在角落里的马砚麟和苏嘉福才站出来,由马砚麟道:“患者指标正常,给患者被动活动了四肢,现在就等患者苏醒以后再做体能康复……”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各种报告递给凌然,其中大部分都是费力克斯和凯伦看过的。

   两人也都盯着凌然,想要看看他是如何评价的。

   ICU里的医生和护士们,也都感觉到了莫名的紧张的气息。

   一名中国医生,在几名外国医生的审视下的发言,自然是需要慎之更慎的。暗地里,大家更期待凌然说出发人深省,振聋发聩的言语来……

   在旁的马砚麟更是挺胸抬头的望向了凌然对面的凯伦和费力克斯。

   他刚才看到了两人轻描淡写的表情和动作——老霍的手术做的有多艰难,马砚麟是深有体会的。现在有机会了,他甚至恨不得附身于凌然,助他正面对抗来自美国克利夫兰心脏中心的专家!

   这时候,就见凌然缓缓开口:“哦,那就行……”

   说完,凌然就将报告交还给马砚麟以归档。

   马砚麟和ICU的医生都意外的看着凌然,鼻子嘴巴和眼睛拧成两个字:就这样?

   凌然一无所觉。

   甜美清纯女孩的公主梦

   他对自己的手术是极有信心的,这么积极而长时间的准备是前所未有的,效果也是好的出奇。

   完美级的心脏搭桥术,还是心脏不停跳的搭桥,在虚拟人的辅助下,借助全面而系统的检查和准备,得到好的手术结果和预后,才是理所应当的。

   因此,到ICU来看望霍从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凌然确实只是探望而已。

   该做的,在手术前和手术中都做完了。至于现在,固然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和可以做,但其实都不是很需要凌然来做了。

   ICU的医生们会根据即时的状态,给出标准的反馈,对于霍从军这种状态稳定的病人来说,随便拉一个普通的ICU医生就能搞定。

   凌然了全部的报告,看了霍从军的状态,再向几名老外点点头,转身就走。

   保险是有必要的,但过期的保险等于是一张废纸,并不需要太过于在意了。

   凯伦和费力克斯也略感意外。

   他们原本都摆好了姿势,等着凌然来点什么虎狼之语了。

   事实上,他们常年在各国开飞刀,很知道各个国家的医生的尿性,尤其是第三世界国家的医生们,总是很在意某个时段的表现,总是试图向来自顶级医院的顶级医生们证明点什么。

   凯伦和费力克斯都很清楚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医生,而且,他们也很擅长应对这种情况。

   世界的运行自有其规律,那些排名靠后,甚至不在各类医学排行榜上的医院的医生,并不是因为有人遮蔽了他们的天才和技术,就是单纯的弱。

   当然,凌然的表现略略有些不同于这些弱鸡国家弱鸡医院里的弱鸡医生,但并不奇怪,毕竟,他比弱鸡要强多了,强的太多太多了。

   凯伦不由跟上了凌然的脚步,道:“你不要做一些特别的安排吗?”

   “什么特别的安排?”凌然站住了。虽然对于过期的保险,他弃之如履。但如果延保了的话,他也不介意继续使用。怎么说,这都是牵连着霍从军的性命的工作。

   凯伦迟疑了一下,道:“你过来看病人,不就是为了做一些调整吗?我看你什么调整都没做……”

   她说话的时候卷舌音很强烈,也是越说越有气势的样子。

   “病人状态尚可,即使要修改用药,也要观察一段时间。”凌然说到这里,重新确认道:“你认为需要做什么调整?”

   凯伦等的就是这句话,脸上露出笑容来,用稍提高的音量,道:“你们给病人的用药太保守了,药量基本都应该加大。”

   凌然松了口气,“哦”的一声,道:“原来如此。”

   “但你不准备改是吗?”凯伦一眼就看出来了,长得帅的男人的表情是很容易看出来的,连带着第六感也会增强。

   凌然也很习惯这种情况了,因此,哪怕板正着脸,凌然依旧很自然的道:“减少用药是个人经验。”

   “个人经验?怎么说?”凯伦问。

   “手术做的顺利,损伤小,就可以适当的减少用药,以期提高预后。”凌然毕业到现在,花了不少时间摆弄英语,说的虽然不是很流利,但完成对话没有问题。

   凌然一边说话一边走路,此时已经快出了ICU。

   凯伦听的则是大摇其头:“你自己觉得手术做的顺利,但并不意味着病人的损伤小,这不是减少用药的理由。而且,从药量上来说,我们的用药比你还要多五成,预后依然非常好。”

   凌然奇怪的看了凯伦一眼,道:“你们阻断动脉和放置分流栓的时候,明显损伤了血管内膜。另外,你们选择的靶血管也有问题,手术时间相对较长,增加用药才是正确的。”

   他的手术做完了,回头就看了凯伦和费力克斯的手术录像。怎么说都是顶尖的心脏外科医生,凌然也想知道他们在云医的手术室内的操作情况。

   凯伦则是愣了片刻,配合凌然的表情,才算是听明白,他竟然在说自己和费力克斯做的手术不足。

   如果是平时,凯伦会更有理智一些,可是被凌然这样说,凯伦不禁一阵气急,怒道:“你不要以为自己长的帅,就可以想说什么说什么,你吹牛吹错地方了。”

   “你可以重看录像。”凌然并不与之争执,再向两边笑笑,就往出去了。

   ICU的护士们自然上前,帮着凌然,将凯伦阻拦下来。

   “凯伦,我们先回去休息。”费力克斯也怕再产生冲突,连忙劝说。

   “我要说服他!”凯伦气的浑身抖。

   “我们回去看录像好了。看了录像以后,再跟他对峙。”费力克斯向雅克示意了一眼,趁机拉着凯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