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又忘了一个准则:就是吃完东西之后,不能张嘴说话。

不然就会一个劲儿的想吐,直到把刚刚吃下去的东西如数都吐出来为止。

雪落没敢捂住自己的嘴巴,而是咬住了自己的嘴唇,起身朝洗手间疾步小跑了过去。

目送着雪落的突然离开,众人似乎都有些诧异。

“呵呵,我看那个白莲花,八成是被你哥这副尊容吓得想吐了!”蓝悠悠没心没肺的胡乱猜测道。

可说者无意,听者却有心。

封立昕原本就敏感的自卑心里再一次的被刺疼了。因为这一刻,蓝悠悠歪曲的解释,无疑成了雪落突然离开的最适合理由。

“我家太太不会这样的。她最善良谦和了。”安婶忍不住的为雪落抱不平一句。

“那是一个人受刺激和惊吓后的本能反应!跟善不善良无关!”

蓝悠悠又是一声嗤之以鼻的冷哼。对于安婶这个敢跟她顶嘴的家仆,她实在是没什么好感。要不是做得一手好饭菜,蓝悠悠真想把封立昕把她给炒鱿鱼了。

“蓝悠悠,我哥现在的惨状,难道不是拜你所赐?!”

封行朗以咆哮的方式呵斥住了口无遮拦的蓝悠悠。

夏天悄悄过去 风红色的回忆

“行了行朗,我这身惨状,是我自己咎由自取,跟其他人无关!”

封立昕不单声音在颤抖,连戴着手套的双手也在哆嗦打颤。这一刻,他突然又觉得:自己活着,只会连累更多的人!到不如自己死了,大家都能解脱。

“大少爷……大少爷……慢慢呼吸,慢慢的……不着急,我们慢慢的!”

一直默默吃着饭的金医师感觉到封立昕的异样,连忙丢下碗筷冲到了轮椅边,指导着封立昕情绪激动的封立昕换气呼吸。

好不容易将呼吸机取下大半个月了,金医师当然不想看到封立昕所受的煎熬都付诸东流。

封行朗直接冲过来将封立昕有些僵硬的上身托抱在怀里,拍抚着他的后背。

“哥,慢点儿呼吸,你可以的。我知道你讨厌那该死的呼吸机。”

最终,封立昕还是自己缓回了那口情绪太过激动的气息,但整个人却变得委靡不振了起来。

躺回医疗室的病床,他便闭上了双眼,不再跟任何人做任何的交流。

封行朗的心情压抑到了冰点。

雪落从洗手间里吐完回到餐厅时,餐桌上已经没有了封家两兄弟。只剩下蓝悠悠一个人在漫不经心的拨弄着碗里的饭。

“立昕呢?”雪落问上一句。

刚刚在洗手间里吐得昏天暗地时,她好像听到餐桌里有嘈杂声。似乎还听到封行朗那个暴烈男又吼又叫了。

“被你刺激到了!回医疗室里抢救去了!”蓝悠悠冷哼一声,随带瞟了雪落一记白眼。

“被,被我刺激到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雪落云里雾里的,有些不明白蓝悠悠的所指。

“你刚刚是不是被封立昕的样子吓到了?恶心得你跑去洗手间呕吐了吧?林雪落,不是我说你,你既然想讨封行朗的欢心,好歹在他面前也要装得善解人意一些!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兄奴’!他大哥封立昕比他自己的命还要重要着呢!”

蓝悠悠的这番解释着实把雪落给怔住了。原来自己刚刚突然上涌的作呕感,被他们定义成了自己对封立昕残貌的憎恶?

怎么会呢!自己怎么可能去憎恶封立昕呢!这回冤枉大了!

雪落匆匆忙忙的赶去二楼,想跟封立昕解释或是道歉时,刚好撞上了从医疗室里走出来的封行朗。

男人的那张脸,阴寒得像孕育在黑暗土壤中的邪魔生灵一般,满满的都是暴戾之气。

雪落本能的后退再后退,退到扶手边,退无可退。

“对不起……”雪落喃喃一声。

她也知道,封立昕能用自己的一张残貌面对她,面对大家,俨然是鼓足了心底近乎所有的勇气。

可自己偏偏却在那个时候又害喜了。

雪落的呕吐落在封立昕的眼里,加上蓝悠悠的添油加醋,也就被冤枉成了对封立昕残容的厌恶。

雪落又无法解释:自己只是害喜的症状。

这一刻,在面对暴怒中的封行朗时,雪落是害怕的。害怕他会出手误伤了肚子里的小乖。

那是她的孩子,也是他的。

封行朗从医疗室里走出来之前,一直紧闭着双眼的封立昕开口叮嘱了一句。

“不要去责怪雪落!她是无心的!”

这句话,本是好意。封立昕不想让弟弟封行朗迁怒于只是本能反应的雪落。

雪落真的是百口莫辩了:自己的呕吐,并不是因为看到了封立昕的残容,而是自己害喜的生理症状。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或许就是她林雪落现在最真实的写照吧。

“我知道你是无心之过!”

封行朗的声音淡淡的,好像在教育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可你为什么不小心点儿呢!你明知道我哥现在的心理状况很脆弱,经不起任何人的打击和鄙夷厌恶的目光!”

“对不起……”

雪落能说的,就只有这一声声的对不起。

封行朗并没有继续责怪雪落,而是扣住了雪落的手腕,平稳着步伐朝下楼一路拖拽着而下。

“封行朗,我想跟你哥道声歉!”雪落微颤着恳求的声音。

“我哥不需要你的道歉!”

封行朗的声音并不高,亦不是戾气怒吼,而是一种寒冷到骨子里的声音。

“行朗,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我生病了。着凉了。”

雪落难受极了。她不能说出自己怀了小乖正害喜,可她又极力的想解释什么。

“不是让你呆在学校里的么?又回来干什么?我哥的生命,再也经不起任何的刺激和伤害了!不管这样刺激和伤害是不是无心之失,我都不能容忍!”

“懂了吗?林雪落?”

封行朗的声音很冷很冷,能结出一层冰霜来。

“真的对不起。”

雪落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了。只是机械的重复着这句话。

“我送你出去吧!”

封行朗的声音依旧低沉。低沉得没有一丝温度。

雪落就这么被他扣着手腕一路拖拽过客厅,不动声色的打开客厅的双拼门,一个狠力的推搡,直接将雪落丢到台阶下的雨幕里。

天才本站地址:。零点看书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