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气得都快呼吸不了了。觉得是时候跟封行朗捅破这层窗户纸了,“我的目的,就是想逃避你封行朗的纠缠!我是你嫂子!有你这种小叔子这么对待自己嫂子的么?”

又以嫂子自居?这女人怎么没被笨死的!

“住回封家伺候我。”封行朗的怒意淡下去了一些。

“我不!要伺候,我只会伺候你哥封立昕!你找其它的女人伺候你吧!”雪落连白眼都懒得赏给封行朗。

“可我偏要你伺候!直到你把我伺候舒服为止!”

如此的浪漫之夜,如此的良辰美景,被这个倔强的女人给搅和了。

“做梦去吧!”雪落不甘示弱的顶了男人一句。

其实当时的雪落是后悔的。为了跟这个暴戾的男人逞口舌之快,却将自己陷入了不可预知的危险当中。这深更半夜,孤男寡女,而且还在如此偏僻的山林地区……

要是男人心起歹念,把自己丢在这荒郊野岭,那她林雪落岂不是要自作孽不可活了?

“封行朗,太晚了,我们回封家吧。”

雪落小心翼翼的提醒着男人。她当然不会说回学校了,那不是找死么?

“今晚不回封家!”封行朗沉沉着声音,听着另有诡计。

粉色小碎花淑女恬静而美好

“不……不回封家?那……那你要带我去哪里啊?”雪落的心里直打鼓。

“去看日出。”

“……”

看……看日出?好文艺的提议!这暴戾的男人竟然也知道感悟生活?领略大自然的美好?

男人暗沉的黑眸里,是不动声色的清冷。如同猜不出的谜一样,神秘而幽深。

目的地,就一片临海的观景台。

听说有人要投资这里开发旅游市场。

封行朗将车泊好,并没有下车,只是想自己驾驶室的座椅调整得更为舒适。

然后,他突然探手过来,将雪落的身体抱起,放坐在了他自己长腿之上。

雪落本能的挣扎,他的劲臂就会随之收紧!

毋庸置疑的威严!

封行朗用动作向她传达:这一刻你林雪落,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宰不宰你,得看我的心情。

识时务者为俊杰,雪落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见封行朗并没有了什么过分的动作,也就半推半就的依在了他宽厚温暖的怀里。静静的聆听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声,一声一声的!

男人很强壮,也很健康。

他的怀抱很有安感。可雪落体会到的,却只有忐忑不安。

“行朗,你说你大哥的身体,会好起来吗?”

雪落是机智的,更是聪慧的。她知道这个时候跟男人做争辩和挣扎,都是危险的。

而什么都不说,在这幽闭的空间里,也会滋生潜在的危险系数。

所以,跟封行朗聊他大哥封立昕,无疑是最安的。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还能迫使他冷静下来。理智的不去做对不起他大哥的事儿!

“一定会!”男人笃定的声音,好似发自喉咙的深处。

可伴随他和包裹他的,却是深深的忧伤和落寂。

感受着男人的伤感,雪落便不忍心继续这样的话题。

雪落不再询问什么,两个人只是温情的偎依着。倾听着哗哗作响的海浪,嗅着彼此的气息。

岁月如此静好!

世界如此静谧,连咆哮的海浪也跟着安静了起来。

这一刻在雪落的心间,有很多的为什么,很多的凭为什么要去责问眼前这个沉思的男人,但雪落却终究还是统统的没问出口。

都说月亮会惹祸,而这哗哗作响的海浪声更会惹祸。

雪落不愿去想明白,为什么自己会默认男人的怀抱;也不去自我剖析,这样的怀抱究竟道德不道德!

而现在,雪落只是顺从了自己的心,沉浸在这片刻的温馨暖融的拥抱着。

聆听着男人的心跳声,将时光之门紧闭,去做片刻的恋人。

什么东西像羽毛般,带着温湿滑过自己的脸颊,自己的耳廓,自己的颈脖,还有……她的唇!

他微微启唇,用线条清冽的双唇粘住了雪落樱花色泽的唇,像是一个饥了多日的狼看见一只小白兔似地,紧紧地囚她在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