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封小团团的确是个萌甜可爱的小女娃娃,可却摊上了蓝悠悠这个么嚣张跋扈的妈妈。

万幸的是,在封家上下的宠爱和循循善诱之下,小可爱是善良、童真的,丝毫没有沾染到她妈妈蓝悠悠的歹毒之气。

如果将封小团团独立开来,雪落还是喜欢这个萌甜的小丫头的;可面对蓝悠悠时,雪落一瞬间却不知道怎么去作答封小团团的问话。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封小团团对儿子林诺还是很友善的。

没等雪落构思作答小可爱的话,封团团一旁的妈咪蓝悠悠瞬间便戾气了起来。

“团团,难道还没看出来吗:这个叫诺诺的哥哥,他是来抢走papa封行朗的!要是真被他给抢走了,就没有papa疼了!”

蓝悠悠阳奉阴违。她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挑起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争端。

封小团团怔了怔,眨巴着一双小泪眼盯看着林诺,问得楚楚可怜:

“诺诺哥哥,真要抢走团团的papa吗?团团没有papa疼,会很可怜的!”

“我才不要跟抢什么papa呢!封行朗归好了!我有义父就够了!”

林诺小朋友慷慨的说道。可小内心里还是酸不拉几。他才不会跟一个小P孩子抢爸爸呢。

长相美丽清纯少女走街元气图片

虽然伯父封立昕告诉他:这个叫团团的小奶包是他的亲生女儿,而并非混蛋封行朗的,可小家伙的心里还会酸酸的难受。

“诺诺哥哥真好!”

封小团团甜声说道。小模样无比的萌人。@^^

林诺小朋友扁了扁小嘴巴,没吭声。不会用筷子的小家伙只是用勺子在碗里翻腾着,连最爱吃的肉食也被他拨到了一旁。

雪落真的心疼儿子林诺的小小哀伤。

想想如果自己真的带着儿子林诺回到封家,回到封行朗的身边,这样‘战争’或许每天都会上演。

“诺诺,快吃吧。义父三天后就回来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其实河屯在不在浅水湾,跟她们母子俩能不能回去,并没有很直接的关联。也就是说:即便河屯不在浅水湾,她们母子俩也可以住在浅水湾里不是吗?!*!

或许,雪落说这番话的目的,只是想提醒某人,又或者只是说出了她们母子的处境。

“安婶。”

封立昕放下了碗筷,郑重其事的将安婶叫到了餐桌前。

“大少爷,您说。”

“去把二楼的主卧室收拾一下!该换的换,该丢的丢!那原本就是雪落和行朗房间!”

封立昕以一家之主的身份给安婶下达了这个任务。

“诶,诶,好的,好的,我这就去收拾。”

蓝悠悠整个人都不好了。‘吧嗒’一声,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将手中的筷子砸在了餐桌上。

“我看谁敢动我的东西!”蓝悠悠凌厉一声。

雪落不动声色的给儿子林诺添了一个鲜虾卷儿。

蓝悠悠的声音虽说刺耳,却是雪落想听到的。

准确的说,蓝悠悠这番话,是雪落想听到她说出口的。尤其是当着封行朗的面儿。

或许五年前的那个林雪落是唯唯诺诺的。为了保全肚子里的孩子,她可以委曲求全的跟蓝悠悠玩游击战。只要蓝悠悠不伤害她肚子里的孩子,她什么都能让给她!

与其说,雪落来封家是不放心儿子林诺;倒不如说:雪落也很想看看蓝悠悠在看到她们母子回来封家之后的反应!

对于抢男人,或是抢papa,她是不感兴趣的!

她想她的孩子也不会接受嗟来的父爱!

“悠悠,二楼的主卧室,本来就是雪落跟行朗的婚房……”

封立昕以肯定的言语再次说道。他似乎想用他温柔的坚持告诉蓝悠悠这一事实情况。

“大哥,算了,不就是一张庥吗,就让给悠悠姐睡吧!”

雪落淡淡着说道。还客气的用上了‘悠悠姐’。

这以退为进的口气,实在是用得恰到好处。

听起来好像在说:蓝悠悠霸占的只能是一张庥而已,可惜又睡不到人。

“瞧我老婆多大方啊!幸好只是让张庥而已!我还以为要把我这个丈夫一并给让出来呢!”

封行朗悠声道。不知道是在夸奖雪落呢,还是在自嘲他自己。

蓝悠悠总算是听出来了:封行朗跟林雪落那个白莲花在一唱一和的羞辱她!

是啊,自己霸占了五年的庥又有何用?封行朗还不是不会睡进那个房间?

可是……

“封行朗,说这话就太没良心了吧?要是没的帮忙,我一个人也生不出这么可爱

的女儿团团是不是?”

蓝悠悠烟视媚行的说道。她在看向封行朗的时候,眸子里能流动出晶亮之光来。

这一刻,说实在的,雪落竟然有些同情蓝悠悠来。

封立昕曾从他自己的头上,还有女儿团团的头上各拔下了一根头发交给雪落,并跟她说:如果她不相信团团是他的亲生女儿,她可以让着这两根头发去做亲子鉴定。

雪落当然不会去做什么亲子鉴定。因为她相信封立昕。封立昕完全没有必要跟她说谎。要是被蓝悠悠知道了,只会得不偿失。

而现在,这个秘密却成了蓝悠悠的王牌。最让她引以为豪的王牌。

封行朗并不知道雪落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看上去也在期待雪落的下文:在突然出现了个他封行朗的亲生女儿面前,林雪落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封行朗,这是真的吗?”

雪落故意装着一副惊恐万状的神情追问着封行朗。

女人的‘惊恐万状’,似乎很让封行朗满意。在他看来,那是在乎他这个丈夫的最真实表现。

“如果今晚表现得乖点儿,我可以告诉一个秘密。一定很想知道的秘密!”

封行朗幽深的眼眸里,一片邪肆。竟然想用这件事,成为他跟她交换筹码。

可雪落接下来的一句话,差点儿没把蓝悠悠给气得背过气去。

“啊,这么说来,我这个封二太太岂不是要给团团当后妈了?天呢,这么突然,我一点儿心理准备也没有!也不知道能不能当好这个后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