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凯将乔轻雪关在他家的别墅一楼的佣人房里,碍于可馨现在住他家,又不想强迫乔轻雪去医院,发生纠纷很丢脸,尽量给足乔轻雪时间,叫她自己想清楚,自愿去医院。

他一日三餐地给乔轻雪送饭,乔轻雪每次都趁机往外冲,殷凯都会一把将她捞回来,之后紧紧摔上房门。

乔轻雪早就惊鸿一瞥,看到安可馨在这里了,只是安可馨在楼上,一闪而过,她根本没机会求救。

但心口里泛起的疼痛,依旧锥心刺骨。

殷凯爱着安可馨,虽然没有证实,乔轻雪也看得出来。

女人的直觉,向来很敏感,很准确。

乔轻雪笑起来,极尽轻蔑和讽刺,“喜欢就说出来,藏在心里可不是殷少一向的作风!”

“我的事,用不着来插嘴!”殷凯毫不温柔地将手里的饭菜放在桌子上,“赶紧吃饭!明天我们去医院。我只最后给一晚上的考虑时间,还不注定乖乖去医院,我就会绑着去!”

接着,殷凯稍微缓和下声音,带着诡异的温柔,对她说,“宝贝,要清楚,孩子越大,越难处理,趁着一切还好解决,不要惹怒我。我会给一大笔钱,不会让白白跟我一回,也不会让白白遭受痛苦。我能给的都给,不能给的,也不要觊觎。”

这已是他最大的让步了,可乔轻雪根本半个字也听不到心里去。

“我不去!”乔轻雪一把打翻饭菜,殷凯怒了,一把扼住乔轻雪的脖颈,她终于看到了他眼里的冷血绝情。

“由不得,宝贝。”他狠声咬牙,字字如冰。

长发美女在阳谷废墟的忧郁写真

乔轻雪凄苦地落下眼泪,声音颤抖得支离破碎,“这是的孩子,怎么能这么狠心!因为可馨?因为爱的人是可馨,所以连自己的亲骨肉也可以无情杀害?既然喜欢可馨,就去说出来好了,为何还要来招惹我!为何还要处处留情!”

是他在她彷徨无助又痛苦的时候,一再给了她光芒和希望,却在最后又要亲手毁掉。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方式,来伤害她?

她只是想要个孩子,在孤单的世界里陪着她,他为何不肯成她?

殷凯冷眼望着乔轻雪伤心欲绝地哭着,若是以前,他一定会捧着她的脸,柔声地对她说,“宝贝,我不喜欢女人的眼泪。”

可现在,他只有满目的嫌恶,还有一丝轻易就被他忽略掉的不忍。

殷凯直接转身出去,再度将房门锁上。

乔轻雪哭了许久,最后擦干眼泪,用力去开窗子,窗子却是紧紧锁着的。她抓起一旁的椅子,就用力砸窗户,可高档别墅的窗户,居然这么坚硬,怎么都砸不开。

最后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手抚摸着平坦的腹部,泪水再度决堤。

她不要……不要她的孩子离开她……

这个孩子,给了她部的希望,也给了她对未来的憧憬。她不会让殷凯亲手毁掉,哪怕逃到天涯海角,不再被殷凯找到,她的孩子也不能离开她。

忽然,她的眼底出现一抹光芒,双手缓缓抓住拳头,一计浮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