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纸牌,就可以斗地主,玩好多游戏了。

那些大人们也挺闲的,要不,再去找谭木匠做一副麻将出来?

麻将可以有,只是现在距离天黑也不远了,她可是明天要成亲的人,还是避讳一点儿比较好。

算了,等改天有时间了再去做这个事情吧。

麻将实现不了,纸牌还是可以的,正巧她翻出了材料。

看着正在玩五子棋的白墨跟李风,白瑾梨对着其他人喊了一声。

“白梦,李贝,李月,过来帮我一个忙。”

“小姑,做什么?你说。”白梦第一个跑了过来。

“表姑,要我帮什么忙呀?”

“表姑,做什么!”

“我打算做一个好玩儿的,需要你们帮忙。李贝,你按照我剪得这个大小,将这些东西剪成五十四张。”

“行,没问题表姑。”得了命令的李贝忙不迭的开始忙碌起来。

扎两羊角辫天真无邪少女一脸纯真小清新写真

“白梦,我一会儿示范一下上面写什么画什么,你按照我示范的那样把其他的画出来。”

“好的小姑。”

“李月,你就在一旁帮忙,把李贝剪好的纸片送到白梦桌前,在把白梦画好的纸片搁到墙角晾着,明白吗?”

“嗯,知道了表姑。”

三个人听完了白瑾梨的话后,按照她的要求开始分工忙碌起来。

“小姑,要不然我们也来帮忙啊。”白墨看着其他三个人都在干活,也停下了手中的棋子看向白瑾梨。

“不用,你们两个先玩儿会,等一会儿其他人玩纸牌的时候,还要吩咐你们去做别的事情。”

听着白瑾梨这么说,两个人也就没有客气,执着黑白双色的棋子开始大杀四方。

至于前院,李婆子白老爷子跟李爱财和方氏她们扯了好半天之后,方氏又问他们,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东西没。

李婆子笑了笑,开口:“不用不用,一切都准备妥了,你们只管坐着就行,明天自有人安排一切。”

“有人安排一切?谁啊?难不成是梨子的夫婿?”方氏打趣的问道。

“嗯哼,没错,你们是不知道,梨子找的这个男人啊,可是真的不错,人长的好看也就罢了,还超级有能力,你们知道吧,他之前做跑商,赚的所有钱都给梨子了,让她保管呢。”

“而且家里的冰鉴啊,也是他让人做的。你们知道吗,上次我们村不是来了土匪吗……”

李婆子又开始飘着唾沫星子开始给他们讲起了上一次的事情。

别看平日里李婆子总是说林沉渊的不好,嫌弃他性子冷啊什么的,但是现在当着其他人的面夸起林沉渊,那也是毫不嘴软。

而且夸着夸着就觉得,咦,好像闺女找的这个男人是真的很不错呢。

“这么好的男人,咱家梨子可真是有眼光,有福气啊。”方氏等人听的咂舌,忍不住开口夸赞着。

“那是,我家闺女自然是个有福气的人,等明天啊你们就等着看吧,梨子的男人已经将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的了。”

听李婆子这么说,李爱财跟方氏等人越发的好奇白瑾梨找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对于李长旺来说,他就是觉得李婆子是在吹牛说大话。

要是真有这么优秀的男人,早就进镇子上或者省城去买房娶大家小姐了,怎么还会看得上农户家的小丫头。

再说了,他这个瑾梨妹妹的名声又不好。

李婆子又是个惯会嘴跑火车的,肯定就是故意说来跟他们显摆的。

当然,这些李长旺也只能心里想一想,他是绝对不敢说出来的,否则他怕被李婆子这个宠女狂魔给打死。

“真好。”李爱财感叹了一声。

“他是好,那是因为我家闺女也不差,你们知道吗?前些天我闺女去秦城参加学院大比,还拿奖了呢。”

“不仅如此,我闺女跟她男人从秦城回来的时候还给我们带了礼物呢,你们看看我这个镯子,怎么样?好看吧,就是我闺女买的。”

“前几天啊,我感觉没意思的很,我闺女还特意让人给我做了一个轮椅用来玩儿,你们知道吗,那轮椅可舒服了,天奇啊,你去把我的轮椅推出来给你舅舅他们看看。”

“……”

说好的聊天,到了最后,程成了李婆子在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夸赞她家闺女如何如何优秀,怎么怎么对她们好。

听的李爱财跟方氏表情都凝固了,所有能用来夸赞人的话都用完了。

为了配合李婆子的夸赞,她们简直绞尽脑汁的想着不重复的夸奖人的话。

同时,她们的内心深处还有些莫名的犯酸。

明明之前的白瑾梨相当的不讲究,各种好处懒做,花样闹腾,让人怎么都安分不了,听到她的名字就害怕的那种。

怎么现在,这个人突然就变的这么优秀了。

乖乖,到底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

哦,听李婆子好像说起过,她家闺女自从有一次无意间从山上滚下去磕到脑袋后,整个人就跟开了窍一样的。

难不成,磕一下脑子就能变成这么乖巧懂事厉害的存在?

方氏又突然想起了之前在他们村白瑾梨一脚踹飞重喜她娘的画面,很快将脑海中飘出来的那个想法给打翻了。

算了算了,白瑾梨的厉害是她们招架不住的。

他们啊,还是安安分分的期待着李贝李月李风他们平安长大就好了。

李婆子一直讲啊讲,讲的口干舌燥,一口气喝了三杯水,忍不住起身跑去茅房了,李爱财跟方氏等人这才觉得耳根子清静了些。

为了防止李婆子回来之后继续跟他们聊白瑾梨,方氏看着白老爷子跟白天奇开口。

“天奇啊,之前听你说可以让长喜跟长旺过来干活,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长喜跟长旺兄弟若是真的能舍得下家里的地,大可过来试试。这会儿厂间的人还没有忙完,要不然我先带你们过去看看?”

如今白天奇也算是厂间的负责人,厂间的招人,日常的生产等等他也是要盯着的。

说起来,白天奇还真是一个不错的人。

一旦他对厂间的事情上了心,处理的也是相当的妥当,基本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而且,他的脑子比较灵活,又时常去问一些白瑾梨问题,从白瑾梨那学来东西跟经验后他就举一反三的应用到厂间的管理上。

还真是一个极好的帮手。

“好啊,那我们过去看看吧。”李长喜点头。

这事情李爱财他们回去后跟他们哥俩说过,他们合计了一下,觉得是真的比种地赚钱。

只是这事情到底能不能做得来,他们心中没底,正想着等过来参加白瑾梨成亲仪式的时候顺便看看情况呢。

若是他们也能做,那就按照白天奇说的那样,将家里的地盘出去,他们都来这边干活。

等赚到一些钱之后,不仅可以让家里的生活得到改善,还能送几个孩子都去学院读书。

等时间久了,他们再攒钱买辆牛车或者驴车的,以后来往白家也更快更方便一些。

“一起过去看看吧,我听梨子说了,老宅那边已经安排好了,你们今天晚上就住在那边。”白老爷子也站起身来。

“呵呵,那可真是麻烦你们了。”方氏不好意思的笑着。

“没事,不麻烦,都是自己人。”

“老大媳妇啊,你去喊一下李风李月她们吧。”白老爷子开口。

“知道了爹,我这就去。”张氏点头,随后去了白瑾梨的屋子喊她们。

屋子里,白梦等人刚在白瑾梨的现场教学下制作好了纸牌,并且按照她教的方法玩儿了两把斗地主,正觉得上劲儿开心呢,就听到有人来喊她们。

小孩子正是玩心重的时候,一时间都不想动身出去。

“好了,纸牌可以改天再玩,正事要紧。走吧,带你们去看看我家老宅。”

白瑾梨收了纸牌,将几个人赶了出去。

除了白天意,张氏,白梦跟白墨在家看家之外,其他人都去了老宅那边。

白梦跟白墨在院子里收拾着东西,顺便还准备去后院喂鸡喂猪。

白天意看着张氏开口:“这几天你辛苦了,爹娘他们一时半活儿回不来,要不然你去屋子里休息会儿?”

“爹娘若是回来看到了,肯定会说我的,没事。”张氏摇头。

“去吧,我记得你今天应该来小日子了,去躺会儿吧,我帮你装个热水瓶。若是爹娘回来了,我提前跟你说一声。”

不由分说,白天意拉着她将她按在了床上,还去准备热水瓶了。

张氏躺在床上眯起了眼睛。

她往日来小日子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多么痛苦,完比不上白瑾梨那种。

但是有人这般惦记着,关心着,感觉还是不错的。

眯着眼睛躺着,没一会儿张氏就泛起了瞌睡。

此刻,一个蒙着脸的黑衣人嗖的一下从墙外面跳了起来,他步伐很轻,一看就是个会轻功的。

在白家转了一圈之后,成功找到了白瑾梨的屋子,嗖的推开房门闪了进去。

翻箱倒柜了一阵之后,他成功的看到了躺在衣柜里的大红色嫁衣。

那人快速从怀中掏出一个药瓶,打开对着嫁衣上撒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