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想了半晌,道,“就目前的情况,一直卧床到五个月,且在最好的医疗监护下,或许有保住的可能。”

“只要有可能!”顾若熙终于看到了希望。

“目前在国内,拥有最好医疗设备的医院,就是康寿医院,且在全球,也名列前茅。”

康寿医院!

心口紧紧一抽。

“好,我现在就安排转院。”

田丁丁一直哭,哭得顾若熙心烦意乱。

“别哭了!”

上了救护车,田丁丁一动不敢动的躺着,见顾若熙嫌烦,赶紧憋住了哭声,眼圈却通红的,看着好生可怜。

不过一个刚刚二十出头的女孩子,面对第一个孩子要流掉,那种害怕,顾若熙曾经亲身体会过。

那个时候,小王子早产,才七个月,她摔了一跤,大出血。

当时,她以为这个孩子,肯定保不住了,吓得半条命都没了。

白桦林微闭双眼更显妩媚

那个时候,她跟田丁丁情况差不多,身边连个最亲的人都没有。

顾若熙软下声音来,“医生说了,好好养着,不会有事的。”

田丁丁委屈地扁着嘴,点点头。

她本就有点害怕顾若熙,现在顾若熙成了黑帮家族的千金,未来的准女主,心下就更忌惮,多一句的话,都不敢说。

到了康寿医院,很快就安排好了病房。

最好的病房,最好的妇产科医生,让田丁丁享受了皇后一般的待遇。

田丁丁这一刻才明白,她腹中怀着的不仅仅是她的孩子,也是顾若熙和顾若阳两兄妹的命根子。

顾若熙起身,要出门去和医生谈话的时候,田丁丁一把拽住顾若熙的手。

“曼蒂姐,只要我躺到五个月,我的孩子,肯定就没事了吗?”

田丁丁期盼地问着。

“嗯,医生是这么说的。把心放在肚子里,这个孩子,我就是倾其所有,也会保住!”

顾若熙只是给田丁丁吃一颗定心丸。

但田丁丁却更记住了,那一句“倾其所有”。

田丁丁笑起来,乖乖点头,“我一定好好养着。”

到了走廊,顾若熙问主治医生。

“保住的希望有多大?”

“现在看各项数值,都不太乐观,只能先治疗看看。最主要,还是看孕妇的心情,这在对于保住孩子方面,有很大关系。孕妇的心情,直接影响到胎儿。”

“我希望们用尽所有努力,务必百分百保住这个孩子。”

“顾小姐,我们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

顾若熙站在走廊里,康寿医院的一切,她并不陌生。

尤其19楼……

曾经陆羿辰在这里住院,曾经她被祁少瑾的裸照逼得无处躲藏的时候,就徘徊在这里。

她还清楚记得,陆羿辰当时住的病房,就在前面隔着两间。

他当时还骗她,是阑尾炎手术。

脚步,不知不觉,竟然走到那间病房的门外。

通明的窗口,向里面看,病房里干干净净,阳光充足,依稀好像还是五年前的样子,他曾经在这里住着时的熟悉。

但熟悉的,也只是感觉。

五年的时间,病房里的很多东西,都已改进,也重新装修,和五年前大不相同。

这里的一切,更加豪华,是最有钱的人,才能住得起的地方。

顾若熙不禁感叹,没想到自己也有一天,当年压得自己差点丢了性命的医疗费,康寿医院恍如高高在上天宫般的存在,现在也能轻轻松松让在乎的人,直接住进来,还是最好的病房。

席老给了她一张,怎么刷都刷不爆的卡。

如果,当年她就有这张卡,那么她和陆羿辰……

呵呵。

他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为什么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维,想到他。

顾若熙低头浅笑,唇边是苦涩的味道。

妈妈走了,也带走了,属于陆羿辰的一颗肾脏。

这些年,一直都想不通,为何陆羿辰当年要为妈妈捐肾。

那是一个器官啊,即便如陆羿辰所说,只是因为,不想看到她一个女孩子,为了母亲的换肾手术到处奔波,将一件奉献的好事,说成是一笔最值得的投资。

可这并不是说服的最好理由。

转身向着田丁丁的病房走,几个护士脚步匆匆地从身边擦身而过,去了田丁丁隔壁的病房。

随后几个医生也赶紧奔去那间病房。

顾若熙停下脚步,站在一旁,不挡住焦急的医生和护士。

侧头,正好从窗户,看到里面人影幢幢的病房。

不知里面的患者什么病,大致也能从惶急的医护人员看得出来,应该是病重了。

刚刚经历过妈妈的离世,面对生离死别的人,总会触景伤情。

她低下头,加快脚步,往田丁丁的病房走。

身后的走廊,传来凌乱的高跟鞋踩在地砖上的声音。

还有苍老颤抖的声音,哽咽的一声声唤着……

“小雅,小雅……我的小雅……”

顾若熙回头,就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拄着拐杖,脚步蹒跚,在一个漂亮女孩子的搀扶下,快步地走过来。

当顾若熙认出来,搀扶老人的人,正是苏婷婷,当即明白了,住在田丁丁隔壁病房的人是谁。

苏雅!

那个几乎在记忆里,淡忘的人,又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一张脸,渐渐在脑海里浮现。

原来苏雅,一直住在康寿医院。

当年那个深深伤害了她,也伤害了可馨的罪魁祸首。

陆羿辰居然会收容苏雅住在康寿医院,一住就是五年!

顾若熙说不清楚,心里涌起的是什么滋味。

陆羿辰可以那么心狠手辣的对付塔丽,为什么对苏雅就另眼相待?

她不得不怀疑,陆羿辰的心底对苏雅,有着别样的情愫。

心情一下子纠结起来,她低着头加快脚步,不想跟苏婷婷打照面。

“顾若熙!”

苏婷婷疾呼一声,让佣人搀扶爷爷去姐姐病房,踩着高跟鞋,快步追上顾若熙。

“怎么在这里!”苏婷婷凌声质问。

顾若熙穿着平底鞋,当然没有苏婷婷看上去身高高挑,一下子自己的气势就看上去比苏婷婷弱了好几个档次。

“我的家人在隔壁病房,所以我才在这里。”

顾若熙的声音是冷的,凉漠的,让苏婷婷听着很不舒服。

“拜所赐,我姐姐病重了!”苏婷婷怨怼的声音,带着恨意。

顾若熙冷笑,昂起头,目光清亮似冰,“苏婷婷,当初警察见证,是她要将我推下楼,自己不慎跌落,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终究因而起!”

“同学一场,劝别和姐姐一样。”

顾若熙从苏婷婷的身边,擦身而过,回了田丁丁病房。

病房里的隔音很好,外面的丝毫动静,都不会传入到病房中来,但也能想象得到,隔壁病房忙碌到什么程度,连可以看到走廊的窗口,总是有医护人员奔来奔去。

顾若熙给田丁丁安排了两个护工,哥哥肯定要留在病房照顾田丁丁,哪里都不肯去。

病房里面,还有一间卧房,洗手间浴室,电视冰箱等家用电器,也都应有尽有。

“我会找人去顾家把们的东西暂时拿过来,在丁丁腹中孩子彻底稳定之前,们就都住在医院里,哪里都不要去。”

顾若熙还是有些担心席子皓,妈妈的死,肯定和席子皓脱不了干系。

她很担心,席子皓下一步,会对哥哥下手。

顾若熙抓紧手中的手机,闭着眼睛想了许久,最后给席子皓编辑了一条短信。

“我们见一面吧。”

等了许久,席子皓的信息才回复过来。

“难得曼蒂姐想我,等我安排好时间,我再通知。”

“好。”

顾若熙离开田丁丁的病房,隔壁的病房,已经安静下来,不再有人影跑来跑去。

正好看到一个护士要进入隔壁病房,顾若熙就问了一声。

“这位患者怎么样了?”

护士笑了笑,礼貌道,“已经醒了。”

醒了!

顾若熙的手忽然抓成拳,她对苏雅的恨,已经到了希望苏雅一辈子都不要醒过来的程度。

“不过……”小护士话音一转。

“不过什么?”

小护士讪讪一笑,“这是病人的隐私,抱歉顾小姐,我也不好泄漏。”

顾若熙点下头。“谢谢。”

顾若熙等了一下午,也没能到席子皓的电话。

隔壁病房,好像已经没人了。

苏爷爷的身体不太好,苏婷婷先送苏爷爷回去了。

顾若熙忽然就想去看看苏雅,看一看这位恨彼此入骨的仇人。

推开苏雅病房的门,病房里居然没有人。

不得不感叹一下,当年在A市有着第一名媛的苏雅,也在这个时候,沦落得身边已经没有谁真正在乎了。

久病床前无孝子,亲情是可以淡化的。

而最后维持苏雅还住在最好病房的,不过是金钱将养,与感情没有太多关系了。

走到洁白的病床前。

苏雅闭着眼睛,深陷的眼窝,脸色枯槁得好像一下子苍老了十多岁,早已没有了当年的光鲜艳丽,容色绝美。

就连她的满头长发,干枯如稻草地凌乱在枕头一旁。

病房的门,被人推开。

是护工端着洗好晾干的衣服回来,见到顾若熙,一惊。

“是谁?”

欢迎大家来群里,散福利哦,喜欢越越送票,群号,127757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