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一边,刚刚吃完清粥加肉馅包子的秦轲正在和公孙离小声交谈着,一旁的蔡琰则是把玩着有些不情愿但在食物诱惑下还是做出各种可爱动作的小黑,偶尔插几句嘴。

“虽然我也很想帮你,但就现在而言,你给的线索恐怕还不够救你的帮主。”秦轲对着公孙离说道,“除了‘姐弟’这两个字,你还听到过别的东西吗?”

公孙离颦着眉毛,双手紧握着腿上的铁伞,思索了许久,终究还是摇头道:“我对蛮语并不懂,那群把货物交给我们的蛮人又基本是在跟副帮主薛洋交代的事情,具体细节我一概不知,只能听见他们用中土语说了好几次“姐弟”。但我想,既然那群蛮人专门把这个词独立出来,不但重复了好几遍甚至言辞里还带几分恭敬,至少这个词必定含有什么意义。”

秦轲点了点头,但依旧还是一头雾水,只能是低头念叨了两声:“姐弟……”

这难道是在说人?一对姐弟?不……既然他们言辞恭敬,如果这个姐弟两个人,那也不应该是这种说法。蛮人不通中土语言,说起话来自然口音不正,甚至这个词就不是姐弟。芥蒂、结缔、结缔、借……

一时间秦轲觉得头大如斗,转头看向蔡琰道:“你怎么看?”

蔡琰正把手中的一点肉丁送进小黑的嘴里,随后眨了眨大眼睛道:“你该不会以为我是神仙,就靠甚至都还摸不清的两个字就能知道这幕后到底是谁吧?”

“也是。”秦轲对此倒是并不例外,要是蔡琰真能单凭这点就抓到线索,那就不是凡人,而是神仙了。

而公孙离低着头,也是有些羞愧地道:“对不起,我知道我这点线索委实不能算作线索,所以才不敢去校事府,只敢来找你们。”

不过蔡琰还是给出了一些建议道:“就我现在而言,‘姐弟’这个词还在其次,既然知道把货交给双刹帮的是一群蛮人,那就查一查在那些日子里,进城的蛮人商队一共有多少支,其中又有多少去过双刹帮管辖的地方,然后专门细究一些可能形迹诡异的。毕竟公孙姑娘……”

“叫我阿离就好。”

“唔,阿离姑娘。”蔡琰点了点头道,“反正阿离姑娘你曾经见过那几个蛮人,如果到了面前,总能认出来到底谁哪些曾经在那天出现过,顺着这条线,或许就能查到一些东西。”

李佩怡居家显清秀

公孙离越听越觉得这件事情可行,一时间也是激动起来:“蔡姑娘果然厉害,若真是如此,或许真能救帮主……”

但蔡琰却不得不先泼一盆冷水:“先别高兴得太早,就建邺城这样的大城,有蛮人商队来往是再常见的事情,虽说相比较普通商队而言比较好区分,可按照你说的,这事儿已经过去近半月,谁知道那些蛮人是不是还在城中?要知道一旦他们出了城,就算是官差去追也很难追回来。而就算他们还在城中,层层筛查之下成为漏网之鱼也是常事,毕竟这种做法太过繁杂,总不能把所有蛮人都抓起来然让你检验。”

她说的都是事实,但无奈公孙离现如今就像是抓着一根救命稻草,只能是挣扎着求生,一时间她咬着嘴唇,突然站起身来,对秦轲和蔡琰两人恭敬行礼道:“无论如何,还请二位帮我。老帮主待我很好,我不能看着他就这样被斩首示众。”

秦轲动作很快地搀扶公孙离起身,诚恳地道:“你先别这样,事情我们肯定是会帮的,就现在来说,薛帮主应该不会短时间内就上刑场,我们先循着着条线查一查,有结果再通知你。”

公孙离眼眶微红,点了点头:“多谢公子。”

等到公孙离离去,秦轲看向蔡琰,小声道:“你刚刚拉我衣角做什么,是不是还有话不方便说?”

“你真打算帮她?”蔡琰问道。

“有什么不对么?”

蔡琰却摇摇头道:“就我现在看来,薛家很难排除嫌疑,所以我很怀疑你帮她帮到最后会不会有结果。别问为什么,你没听她说这件事情是副帮主薛洋负责的么?薛洋是薛弓的亲弟弟,他现在流窜在外,很有可能就是畏罪潜逃。而如果真是如此,就算最后证明了薛弓并不参与此事,可薛家还是要因为连坐为薛洋陪葬。”

毕竟,荆吴的律法在前,薛家私藏的盔甲已经远远超过了死罪的数量,除非薛家人人都是清白无辜,否则只要任何一人与此有关,最终无论是大理寺还是校事府,都会把薛家全家处死。

秦轲想到这个关节,一时间脸色有些难看,但心中依旧存着善意的他终究还是沉重地点了点头:“我总归是要查这个案子的,如果结果能如阿离姑娘的意自然最好,但如果不能……那至少也尽了力,话说这连坐的罪名真的就没有转圜么?”

“有,只要薛家爵位够高,譬如朝中功臣,自然可以削爵来免掉一部分罪过。不过你觉得薛家有这个东西么?”蔡琰翻了个白眼。

当然,对于秦轲的回答,她还是满意的,所以最后她又露出灿烂的笑容,两颗小虎牙看上去格外可爱:“不过听到你这么说,我就放心多了,就怕你烂好人性子又发作,总想着帮人家免罪。”

“我又不是以前……”秦轲有些羞赫地道。

“总之,现在可以双管齐下,一边是找薛洋的踪迹,抓到他,或许很多事情就水落石出,一边,则是查一查那群蛮人商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到底跟哪家有所联系,毕竟盔甲这东西要在建邺城内使用,无论是沧海唐国,都不可能在短短时间内攻到建邺,所以更可能是内乱,不太可能是外敌。”

其实蔡琰和高易水大概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虽然两个人看上去都很胡闹,但高易水出身江湖,摸爬滚打以至于洞察人心,自然能在其中周旋而游刃有余。

而蔡琰出身世家,熟读经书,思维冷静、广博,往往能把庙堂之事看得清楚明白,并且从中抽丝剥茧,找到一根线头,只不过,在之前更多是高易水在主导谋划,所以蔡琰并不过分出彩。

不过今天,秦轲听完了蔡琰的话,一时间也是感慨万千,心想自己真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先后居然能有两位“谋士”为他一人出谋划策。

而更幸运的是,现如今这位小谋士,依旧陪在他身边。

于是他牵起蔡琰柔软的手,咧嘴笑了起来:“那走吧,我们先去校事府看看案卷。”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