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还没完。

最让李战担心的一件事成了事实——薛向东和轰炸机师那边的沟通宣告失败,轰炸机师已经对鹰隼大队封锁了消息。这意味着轰炸机师极有可能倒向了红军那边。

如果仅仅是提供场站作为红军的前进基地倒还不算什么,李战最担心的是轰炸机师和御猫飞行团“蛇鼠一窝”协同作战。

一想到好几架带着几十吨航弹的轰炸机在脑袋上下蛋,李战就不寒而栗。

虽然那是改来改去改了几十年的破烂轰-6普拉斯,虽然那是已经改到她亲妈都不认识的图-16超级无敌改进又改进再改进干脆航电发动机换掉版本,在许多人看来是根本不足为虑的老轰炸机,但那毕竟是中型轰炸机,是能够轰平北库战训基地还有剩余弹药的空中弹药库!

别说真的跑过来下蛋,光是听到这样的消息都够吓人的了。

“d日倒计时了,伙计们,打起精神来。他们对我们封锁了消息,我们何尝不是外松内紧保密工作做得很扎实?”

下午再一次召开作战会议,如无特殊情况,这一次作战会议将会是开打之前的最后一次了。

李战穿着蓝色的飞行服,飞行装具已经武装完毕,在会议室里对一众同样副武装的空勤人员、地勤人员说道,“不要忘了,我们是蓝军,以前模拟的是f-16战机以及相应的强敌航空联队,现在模拟的是f-15以及相应的航空联队。他们的战斗力就是我们的战斗力,而且我们要打得更加的出色。”

“过去我一直强调,我们是专业模拟蓝军部队,专业的,不是改个名字换个称呼就是模拟蓝军,我们要从内到外不可能地把模拟做到极致真实。现在我决定,与御猫飞行团的对抗演练中,我们程使用英语通讯!”

尽管大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这一天真的来了依然感到十分的惊讶。去年组建模拟蓝军部队的时候,李战就明确提出了许多详细的要求,其中就包括大队学习专业英语。

这一次,李战很明显的要把鹰隼大队扔在一个营造出来的尽可能恶劣的战场环境中进行方位的检验。尽管御猫飞行团来势汹汹用自己强大的活动能力把鹰隼大队的“战略性大杀器”给活动掉了,但是在李战心里依然没有把该部队视为对手。

粉嫩脱俗少女玲珑迷人

没有谁比李战更加了解鹰隼大队,这支在军打出了声威的飞行大队从无到有从弱到强都是他一手打造出来的,他了解部队的优缺点,知道部队的长短处,甚至知道每一名飞行员的作战特点以及尚不尽人意的地方。

他的时间不多了,必须要充分利用时间再狠狠地捶打捶打鹰隼大队,彻底的夯实鹰隼大队的作战能力,让这支部队继续保持“军专业蓝军部队”的名号。这大概是他离开北库之前能做的少数几件事情之一了。

“同志们,彻底打消幻想吧,这是战争,是我们的战争也是他们的战争更是你们和自己的战争。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我们把自己狠狠的锤炼了一番,到底取得了什么样的效果就让战斗来检验吧!”

李大政委大手一挥,下达了命令,“我命令!”

所有人齐齐站起来神情严肃军姿标准目光坚毅。

“猎猫行动开始!各单位各就各位等候出发命令!”

“是!”

北库初夏的夜晚冰凉冰凉的,可是在停机坪待命的机务官兵们浑身却是火热的,他们动作有力目光镜腿,战机的任何蛛丝马迹都休想逃过他们的火眼金睛。

凌晨零点整,刺耳的让人肾上腺素飙升的紧急拉动号声响起,继而是空袭警报,这意味着部队要进行最高等级的响应。

李战提着飞行头盔从飞行简报室里狂奔而出,参加此次对抗演练的所有飞行员紧随其后。导调部要求基地要保持在正常运转状态,平时工作怎么干就怎么干,空袭警报拉响后部队再从日常转为一等。

鹰隼大队所有的参战飞行员都在飞行简报室待命其实是违反了规定的,但是李战并不在乎。这点小细节如果北库导调不允许的话,101旅旅官兵都不答应的——你算什么蓝军导调。

不到一分钟,所有飞行员就位,十架战机部一次开车成功。

“洞三拐紧急起飞!”塔台指挥是杨静山,他是此次对抗演练的蓝军指挥员,在鹰巢野战指挥中心负责指挥的是聂剑锋,他把飞行参战的机会让给了其他飞行员。

李战迅速滑向起飞线,“洞三拐收到,紧急起飞!”

037号歼-7egg一马当先紧急起飞,从停机坪到跑道起飞线程没有停留。机头对准了跑道中线后,李战直接就加力干了起来。只挂了两枚模拟空空弹的战机非常的轻快,单菊花喷出火红色的尾焰在夜晚是那么多的光彩夺目。

九架su-27sk和su-27ubk紧随其后在极短的时间内部紧急起飞。

李战一头扎进了星星点点的夜空里,爬到六千米高度后调了个头往南飞。

“鹰隼大队,祝你们成功,北库塔台。”杨静山说出了他在此次对抗演练中作为蓝军指挥员的最后一句话。

按照李战坚持设定的前置战场条件,北库基地已经遭到了红军空中部队毁灭性的打击,塔台被摧毁,包括指挥员在内的所有作战席位的官兵“牺牲”。

除了李战率领的九架战机紧急升空躲过了空袭外,其余战机部被摧毁,塔台指挥员杨锦山在下达了紧急起飞命令后,塔台遭到一枚精确攻击弹药的攻击,塔台指挥室里的人部“牺牲”。

也就是说,李战设置的前置战场条件直接把蓝军的指挥部砍掉了,接下来鹰隼大队只能依靠野外指挥所来进行指挥——就是鹰巢。那里用钢结构在平房顶部紧急搭建了一个简易的塔台,条件已经简陋到无法形容了。

037号歼-7egg率领一众小弟su-27双发重型战机向四号公路疏散,数百公里外的夜空里,御猫飞行团的歼-10b打击机群在歼-11b制空战机的掩护下正在朝北库战训基地进行突袭。

北库地区的地面上,在这个夜晚之中同样的有着许多不为人所知的军事单位在执行着各自的任务。其中归北库空防基地体系的雷达站、地空导弹阵地严阵以待。

甚至老陆那边也出了份力——曾经欠了李战一个大人情的陆军某部道尔营根据蓝军这边的安排早已经开进了指定地域,就等着天上飞的那些猫自投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