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弛道:“得嘞,两位息怒,来的都是客,给我这个主人一点面子,你们吵吵不要紧,玩命也不要紧,可毕竟是在我房间里,你们闹那么大动静,别人怎么看我?你们不在乎影响,我还在乎名誉呢。”

白小米和芮芙两人齐刷刷将目光投向他,这臭不要脸的还在乎名誉。

张大仙人举起双手道:“我错,我错了,要不你们俩接着聊,我把房间让给你们。”这货起身就走。

白小米和芮芙两人看到张弛逃了,两人彼此对望,目光中充满了敌视。

张弛溜到门外,远离战场纷争无疑是他现在最明智的选择,他去酒店健身中心锻炼,刚好遇到了同样在里面锻炼的马达。

马达看到张弛赶紧凑了上来,笑道:“哥,约您吃顿饭真困难,明天晚上有空吗?”

明天晚上是章启明安排,听说之后,马达苦笑道:“您这人缘真好,走哪儿都是朋友。”

张弛道:“咱们回京城喝还不是一样。”

马达叹了口气道:“哥,上次那事儿真不赖我,我知道自己没帮上什么忙,可我绝没有害您的意思。”他也明白自从天坑任务之后,他和张弛,甚至和这群朋友之间都产生了隔阂,虽然表面上没什么,可事实上自己已经被排除出了张弛的核心朋友圈。

张弛笑道:“过去的事情都翻篇了,别聊了,我也没往心里去。”

马达道:“您是没往心里去,可其他哥们都怪我,现在都没人搭理我,哥,等回去了,我攒个局,您给我一个面,把兄弟们都叫来聚聚行不?”

张弛点了点头道:“成,人我帮你约。”

圆脸和服少女笑靥如花唯美摄影图片

马达笑了起来。

张弛在健身房呆了一个小时,感觉白小米和芮芙应该回去了,这才下楼回了房间,打开房门,看到两人果然已经不在房内,张弛长舒了口气,总算清净了。

准备洗澡睡觉的时候,床头电话响了起来,张弛以为又是骚扰电话,拿起电话,听到一个男子的声音道:“张弛吧!”

张弛道:“是我。”

“听说你今天从我弟弟手里骗走了一百万,够能耐啊。”

张弛马上意识到对方应该是陈天阁的哥哥陈天启,看来为弟弟出头来了。

张弛笑道:“哟,陈大公子消息够灵通的啊。”

“张弛,我给你十二个小时,明天上午十一点之前,把钱给我原封不动的送回去,还有这一天我算你十万块的利息,一分都不能少。”

“您这话我怎么有些听不明白啊?”

“小子,别装傻,不该拿得钱千万别拿,对你没好处,明白吗?”

“听明白了,您这是在威胁我啊,陈天启,你们家好歹也是大户人家,做事情得讲究个诚信,我凭自己本事赚的钱凭什么要给你?”

陈天启呵呵笑道:“我再提醒你一句,这里是沪海。”

张弛道:“沪海怎么着?沪海是你们家的?”

“好,你等着吧。”

陈天启挂上了电话,张弛对着电话骂了一句草,什么玩意,他真没把陈家兄弟看在眼里。

陈天启的报复很快就到了,第二天一早他就派律师找上了门,律师开门见山地告诉张弛,张弛昨天从陈天阁手里赢走的钱属于非法所得,不受法律保护,如果张弛坚持将这笔钱据为己有,他们就会进行起诉,不惜和张弛法庭相见。

张弛本以为陈天阁这种富二代最重脸面,而且一百多万对他们陈家来说只是毛毛雨,愿赌服输,应该不会再厚着脸皮要回去,可没想到陈家还真能干出这样的事情,律师都找来了,引经据典,吓唬自己把钱还回去,不然就要跟自己上法庭,追究他的法律责任。

张弛又不是律师,知道人家说得没错,自己和陈天阁之前的对赌应该不受法律保护,不过张弛也不害怕,他向对面的刘律师道:“刘律师,我手头有协议啊,陈天阁都是摁了指模的,你们要是坚持打官司,那就打呗,你们乾龙集团都不怕信誉受到影响,我有什么好怕的?”

刘律师笑道:“张先生,钱是个好东西,谁也不会嫌钱多咬手,可有些钱能拿,有些钱是不能碰的,打官司对你有什么好处?我不怕告诉你,你手头的协议没有任何约束力,而且我可以证明,昨天你拿走的那一百多万完全是违法行为。”

张弛听出来了,他说得婉转,但是实际上是在威胁自己,他可以把昨天的事情变成一起犯罪事件,张弛呵呵笑道:“你还打算污蔑我抢劫啊?”

刘律师道:“张先生看来不懂的法律,现在的法律讲究证据,我来这里之前,已经搜集了所有的认证物证,陈先生也不打算把事情闹僵,只要你把钱和该付的利息交还回来,这件事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张弛道:“听您这意思,还对我网开一面了。”

刘律师笑道:“张先生,身为一个旁观者,我劝您一句,没必要闹到法庭上去,你就算有时间,你有足够的钱去应对这场官司吗?而且一旦闹上法庭,局势就由不得你来掌控,到时候后悔就晚了。”

张弛道:“我这人最不怕就是别人威胁我,刘律师,您回去帮我告诉陈天启,让他别掺和我和陈天阁的事情,他想打官司,我陪他打,谁还没有几个律师朋友啊!”

刘律师笑了起来:“张先生这么年轻就这么倔强,可惜啊!”在他眼中张弛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年轻人,根本不懂得人间险恶。

张弛道:“不送!”

刘律师走后,他想了想,还是给叶洗眉打了个电话,叶洗眉听完事情的前因后果,让他不用担心,告诉张弛事实上,就算是打赌,也不能单纯地认为就是赌博,口头打赌在法律上一般可以归结于民法中的赠与合同。

根据赠与合同的生效要件判断,由于其赠与效果并非赠送人所真实意愿,加上如果认定其本身行为有效的话,也不符合社会风俗的需要,所以在民法诉讼中,单纯的口头打赌所形成的的赠与关系是无效的。

如果没有完整的合同或其他证据能证明双方赠与是完全自愿的情况下,打赌这种常见的行为实际上是得不到法院支持的。但是,如果已经给付了的,法律不干涉。

张弛手里有协议,而且他在健身房中全程录像,叶洗眉让他把所有资料都传过去,看完之后,就认为就算打官司,他们获胜的几率也很大。

张弛请教过叶洗眉这位专业人士之后顿时信心倍增,笑道:“洗眉姐,那我就放心了,要不你替我跟他们打官司。”

叶洗眉道:“我律师费可很贵的哦。”

张弛道:“多贵啊?我这可是一百多万的官司,你们律师不是抽成的吗?”

叶洗眉道:“小,太小了,我才不接这种。”

张弛道:“你还嫌我小啊?过去你怎么不这么说?”

叶洗眉啐道:“你想哪儿去了。”

张弛笑道:“得嘞,那你说要多少律师费。”低下声音道:“要不我给你付个几百亿,分期偿还。”这律师费绝对是天价。

叶洗眉的声音变得柔媚起来:“我不要分期,我要一次付清。”

张大仙人叹了口气道:“你是白骨精转世吗?我给得起,你受得起吗?”

叶洗眉忍不住笑了起来:“讨厌,放心吧,你把刘律师的电话给我,我跟他谈谈。”她这会儿已经看过了张弛提供的资料,认为不至于闹到法庭上,对于刘律师这种专业人士,还是她出面应付比较妥当,要让刘律师知难而退。

张弛看到白小米朝自己走了过来,赶紧跟叶洗眉道别,叶洗眉提醒他别忘了律师费,张大仙人答应回京之后马上付费。

白小米今天裙子有点短,她属于晒不黑的那种,肤色的白度堪比欧美人,而且肤质特别细腻,白的发光那种,常言道一白遮百丑,更何况白小米的颜值本来就很高,只是她利用灵能掩饰,最近她开始对容貌进行微调,变得越来越美,脸上的雀斑也消失了。

张大仙人还因为刚才叶洗眉的那通电话处于情绪高度饱满中,二郎腿飙得很标准,毕竟是大庭广众,得注意形象。

白小米在他对面坐下:“早!”

张弛笑了笑:“早!”发现白小米今天领口开得有点低,也是有料之人,估计是昨天被芮芙的言语刺激到了,今天刻意打扮了一番,要和洋妞争艳。

白小米道:“听说有律师找你。”

张弛愣了一下,这消息也太灵通了点,白小米莫非在自己身上装了个窃听器?

白小米道:“别误会,沪海第大律师刘清源谁不认识。”她招了招手,刘清源的茶杯还没收走呢。

白小米要了杯咖啡,张弛仍然翘着二郎腿。

白小米道:“是不是又惹麻烦了?”

张弛笑道:“我能惹什么麻烦?”

“你可没少惹麻烦。”

白小米看了看周围,小声道:“昨晚她找你干什么?”她仍然关心吉野良子的事情。

张弛道:“真没说什么,就是简单吃了顿饭。”

白小米道:“你可要多加警惕,现在那些境外组织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什么手段都能使出来,金钱、女人,他们无所不用其极。”

张弛笑道:“你太看轻我的革命意志了。”

“就你还革命意志,张弛,我这是为你好,你在生活上犯点小错误可以,但是不可以轻易触及红线,这跟红线就是国家利益。”

“我懂!”

白小米的咖啡来了,她喝了口咖啡,看似漫不经心道:“那,你账户上的一百多万是从哪儿来得?”

“你调查我?”张大仙人一听就火了,她居然知道自己账上多了一百多万的事情,这就证明自己的私人账户始终处于监控之中,监控自己的应该是学院,张大仙人一生气,腿放下来了,腿一放下来,一不小心就从地下弹了一桌子。

咚!

桌面震动了一下,幅度有点大,白小米的那杯咖啡飞溅出来,好好的白裙子被热咖啡洒了几个点子。

两人都愣了,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白小米的脸刷得红了,一直红到了耳根。

张大仙人应变也是相当得快,在桌子上拍了一巴掌道:“你居然监视我?”

白小米咬了咬嘴唇,吃了个哑巴亏,这不要脸的家伙连敲了两下桌子,一次桌底一次桌上,这声音明显不同。白小米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白裙子,这咖啡溅起的两个点子部位有点尴尬,左右对称都在高处。

白小米低声道:“你给我等着!”她拿起一张报纸起身匆匆走了,得赶紧回去换衣服。

白小米这边才走,芮芙又扭着过来了,向服务生招了招手,示意换杯子。

张弛哭笑不得道:“我说你们这精神也太好了,大清早的就来把我给轮了。”

芮芙道:“听起来你好像很期待似的。”

张弛道:“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你想要的东西我这里没有。”

芮芙道:“没有嘛?”

张弛点了点头道:“真没有。”

芮芙叹了口气道:“我是看在咱们朋友一场的份上好心提醒你,有人想对你不利。”

张弛道:“说明白点。”

芮芙道:“强龙不压地头蛇。”

张弛一听估计十有**她指的是陈家的事情,笑道:“不是猛龙不过江。”

芮芙道:“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她站起身来,来到张弛身后,俯下身,一阵香风袭来,附在张弛耳边小声道:“大清早的搭什么帐篷啊?”

张大仙人低头一看,玛德,露馅了。

芮芙甜甜一笑:“只要你跟我合作,我请你住套房。”她说完婷婷袅袅向外面的花园走去,张弛发现安崇光坐在外面,暗叹了一声,芮芙还以为自己是因为她搭帐篷呢,这洋妞自我感觉太量好了,我几百亿的律师费都付得起,还在乎你的条件。住套房?咋地?我就爱帐篷,套房我嫌大!